教育 | 旅游 | 女性
健康 | 房产 | 汽车
供求 | 论坛 | 摄影

跟随《走西口》走西口

2010-07-23 21:03:13 来源: 作者: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西口落日 肇始于三百年前的这场迁徙,根源在于晋陕两地的贫瘠。“河邑山多地少……或赴蒙古租种草地,春去冬回,足称勤劳。”(《河曲县志?道光本》)。“河邑人耕商塞外草地,春夏出,岁暮而归。

      

西口落日

     肇始于三百年前的这场迁徙,根源在于晋陕两地的贫瘠。“河邑山多地少……或赴蒙古租种草地,春去冬回,足称勤劳。”(《河曲县志?道光本》)。“河邑人耕商塞外草地,春夏出,岁暮而归。但能经营力作,皆足糊口养家。”(《河曲县志?同治本》)。就地理而言,这场路途不过六七百华里的迁徙波及晋西北的河曲保德偏关三县,雁北的朔县、平鲁、左云、右玉、山阴五县,陕北的府谷、神木、榆林、横山、靖边、定边六县。这场从内地至塞外、从季节性至永久性的迁徙,既有因贫困被迫无奈,也有贸易的利益驱使。这种迁徙,从生活上解决了数十万晋陕移民的温饱,在艺术上产生了悲悲切切的二人台《走西口》。

      起点:河曲县巡镇齐家也村

      我是在乙酉年正月十四的晚上到河曲的。下车后,想找一个便宜的旅馆先安顿下来,一连问了三家,标准间的价格都在100元上下,再向前走的时候,便看到了牌楼,三五成群的人向那边走,我背着沉沉的摄影包也向那边走。天黑,我失了方向感,只以他人的方向为自己的方向。走过几个卖吃食的小摊儿,转过牌楼,咿咿呀呀的二人台腔腔远远地传来,我向前望去,古戏台上一男一女两个人在唱着。这时方向感重新回到我身上:这是到了黄河边上古戏台了。暗夜中,戏台背后,黄河对岸的陕北寂静一片。

      第二天,我才真切地看到了渡口周围的环境:坐北朝南的古戏台前修了一片广场,戏台对面的禹王庙也已翻修过,庙堂里香烟缭绕,不断有善男信女上香许愿。1990年代刻的一米来高的西口古渡小石碑被弃置在禹王庙东侧墙根,在禹王庙背后,一座四米来宽、一米来高的毛石碑横卧在那里,上刻四个大字:西口古渡。河曲人用这种凿石为史的方式炒作他们的“西口古渡”,是想以此开发他们的文化资源,吸引对走西口有兴趣的各方人士,带动当地经济发展。这是生活在码头上的人的精明。不过,另外一些古建筑如旧城的西门、关楼,城内的牌楼,却是一片破败的景象,让人看了不免感慨。

       在寻访当年走西口的路线之前,我想选择一个有走西口人的村子,在河曲这样的村子很多,我选了距县城30里远的巡镇,村子未定下来,我先到巡镇问一下镇政府。

      去巡镇的路上,看见黄河盘绕了三四个大弯,车站是在巡镇外面一个路口,下了车,步行数里到镇政府,无人,在二楼会议室见一青年看电视,一问,他说干部都去县里开会了。只好失望地离开镇政府。又想到旁边的巡镇中学,想去问问校长。可到了学校,校长也去县里开会了。出来时,碰上一位老师,问他走西口的情况,他说齐家也村有走西口的人。

      在镇上叫了辆面包车,五六里路司机要25元钱,他说山路不好走,有雪。

      在齐家也村找到一个唱二人台的,带我到了村南边,指着两处荒弃的院子说,那就是走了西口的哥儿俩的院子,哥哥叫樊永全,弟弟叫樊欢全,现在内蒙五原县卫生局工作。

      拍完了这两处被遗弃的房屋,唱二人台的又带我来到另一家,也是两兄弟走西口,是家中的老三和老四,这几天回河曲来探望大哥二哥。兄弟俩叫樊三田、樊贵田,在内蒙五原县新公中镇韩六疙旦村西永联四队落了户。樊贵田探亲期间住在大哥家,那是一所住过好几代人的土坯四合院,被岁月风雨剥蚀得瘦骨嶙峋。樊贵田的大哥看上去身体还好,大嫂是个瘫子,歪在床上看着我笑。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母亲的一封家书
下一篇:平平淡淡二十年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忻州论坛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