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网事 | 教育
社会 | 民声 | 三农
供求 | 部门 | 聚焦

河曲:明星杜全居

2013-07-23 04:41:38 来源: 作者: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西口情歌》塑造的是河曲的历史人物,讲述的是河曲人当年走西口的故事,唱的是原汁原味的河曲原生态民歌,片中如果没有一位河曲人出演重要角色就多多少少显得有点缺憾。

 

 

  《西口情歌》塑造的是河曲的历史人物,讲述的是河曲人当年走西口的故事,唱的是原汁原味的河曲原生态民歌,片中如果没有一位河曲人出演重要角色就多多少少显得有点缺憾。杜全居就是弥补这一缺憾的河曲人。
  杜全居是河曲土生土长的民歌手,早年毕业于河曲民歌二人台艺术学校,二十多年来一直活跃在河曲民歌二人台的舞台上,是2007年度中国原生态民歌大赛铜奖获得者。


  杜全居第一次接触《西口情歌》是在2010年河曲春节晚会的录制现场。那年的河曲春晚是有史以来河曲规模最大品味最高的电视晚会。一场强劲靓丽的晚会伴随着新年的钟声在河曲的桃源谷大酒店拉开了帷幕,好像预示着河曲的来年必定要迎来一场新的文化盛事。而这一年的盛事却让杜全居这个幸运儿撞了个准。2010年1月29日,前来洽谈《西口情歌》拍摄事宜的卢昆、燕治国、赵建平等领导应邀出席河曲春晚演出晚会,杜全居在晚会上一曲《红嘴唇唇一笑扰乱哥哥的心》打动了在场所有的观众,这无疑让他悄悄步入了《西口情歌》民歌配音的最佳人选的队伍。
  春节刚过,在三月淅淅沥沥的小雨中制片人赵建平带领着导演肖齐和剧组的工作人员又一次踏上了河曲这块土地,在翠峰宾馆的歌舞厅里导演肖齐第一次约见了河曲的民歌选手。那天晚上,杜全居是带着感冒来的,尽管嗓子有点沙哑,但他还是唱了几首民歌,他的演唱再次得到导演肖齐的认可,肖齐对杜全居说:“我接这部片子原本心里没底,听了你的歌,我很有信心,我相信这部片子一定能够拍好。”导演的话有点过谦,但却冥冥之中仿佛为杜全居预指着什么。到了五月份,剧组一行在河曲青少年活动中心选演员,杜全居一进门就被导演肖齐认了出来,肖导很热情地询问他:会拉二胡和四胡吗?他说:不会。肖导又说:片子里有许多小人物,可能要你演一个小角色的。杜全居干脆地说:只要我能胜任我就上。
  导演答应的是小角色,音乐总监刘铁铸看准的却是他在民歌方面的天赋。在未来河曲之前,刘铁铸的夫人大妮出于同学之情,就打电话托付他,让他照顾前来河曲制作音乐的丈夫。刘铁铸老师腿脚不利落,又患有糖尿病,夫人担心他的身体,就打电话给同学杜全居。全居担负起照顾刘老师的重担,刘老师却把《西口情歌》里音乐的千斤重担压在了他身上——剧组决定让他在《西口情歌》里担任第一主唱,蒲父的唱段,总共有140多首河曲民歌,其中有40多首河曲民歌需要他来配音。
    从第一天进驻翠峰宾馆和刘老师学歌起,他便同时担负起了教其他演员唱河曲民歌的任务。在《西口情歌》的拍摄中能得到如此重要,杜全居已经觉得自己够幸运的了,对直接出面演重要的角色他想都没敢想。杜全居没敢想,而有人却敢大胆地想,杜全居后来撰写的博客文章中这样写道:
  10号下午6点钟,我正和刘铁铸老师输液,忽然接到王书东书记的电话,让我到忻河宾馆。我说我陪刘老师输液了,他让宣传部的人来陪刘老师,让我赶快去。我就和侯巧梅、王永茂去了。一进门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我们国家的大牌明星斯琴高娃老师,只因她的面孔太熟悉了,还有傅艺伟老师和剧组的制片、导演及我们可爱的女儿蒲棒儿的扮演者王鸥、陈龙,再就是我们县里的父母官们,四大班子的领导有王书东书记、杜永进县长、李志伟主任、李挨恒主席等。我们就坐在高娃老师的对面吃饭,一张很大圆桌,能坐20多人。就在晚宴吃到一半的时候王书记说话了,让我们开始唱河曲民歌,让我开头,我就站起来唱了,首先唱的《红嘴唇唇一笑扰乱哥哥的心》,又接着唱了《难活不过人想人》。等我唱完了斯琴高娃老师发话了,对导演说,“蒲父这个角色你还用在全国选啊,他就是最好的,你在全世界也找不到了,因为他是本地人,他对本地的生活也了解,他是最好的人选。”接着傅艺伟老师也说,“他主要是唱的河曲民歌好,蒲父就是个流浪艺人,以唱为主的,在这个戏里蒲父是主线。”高娃老师也说了,就用他吧!我当时还不知道傅艺伟老师扮演的是蒲母,这时候我看到导演在点头,好像是同意了,接下来永茂、巧梅唱了好几首,我在这个时候开始考虑是不是我还真能演电视剧……
  飞来的喜讯让杜全居喜忧掺半,演电视剧他可是大姑娘坐轿头一回,难道事情就这样定了?他心里七上八下打着鼓,总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还真如他想的,在他即将试装的时候,他意外的接到导演的电话:蒲父的角色没人敢临阵换将。他的事算是黄了。杜全居觉得自己就是唱二人台民歌的,能配音就不赖了,他原本就没有过多的奢望。也许是导演肖齐觉得有点对不住他,还是让他演了宁武知县的小角色。
  6月13日剧组转场到碛口拍戏,12日晚上为准备转场他和剧组的工作人员一直忙到深夜。在翠峰宾馆的大厅里他再一次遇到了王书东书记。王书记说:“全居啊,你不要回家,等一会我有话对你说。”他嘿嘿一笑说:“王书记,我好几天不回家了,就在这里陪刘老师!”杜全居在他的博客中写道:
  ……过了大约一小时,王书记从楼上下来了,到了我们的房间109,他先和刘老师谈了一会,后来把我叫回去问我能不能演蒲父这个角色,我说不能,他说为什么,我说,第一我没有看过剧本,第二我也不知道人物的性格。王书记马上让秘书给我拿剧本,让我一晚上不能休息,把剧本看完,说他明天上午一上班就过来和我谈。他们一走我就开始看剧本,看的累了就到卫生间冲个澡,到了天亮我才看完,共25集,厚厚的两本呀!一晚上把刘老师惊得没有休息好,等到八点半王书记来了,问我怎么样,我说剧本好像是照着我写的,我可以试试,剧本人物做的一切,我就是没有经历过聘女儿和那种艰苦的日子。王书记说那就定了。当时就给赵建平打电话,让我上,把别人退掉。我当时想王书记就有这么大的权力啊,是不是真的让我上呀?过了一会就有人叫我了,和我谈报酬的事,我说你们想给了给上点,不想给了就不用了,人家说那么就好说,就让我试服装,试镜头,完了就安排下午一点坐车到碛口……

 

相关热词搜索:河曲 明星

上一篇:父亲的出诊箱
下一篇:与时间赛跑的河曲“电视人”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