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 旅游 | 女性
健康 | 房产 | 汽车
供求 | 论坛 | 摄影

穿裙子的女老师

2014-05-17 04:50:01 来源: 作者: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那时候,我正在宁武阳方口读初中,教我们语文的是一位年轻的女老师。她长得窈窕清秀,虽然不是明眸皓齿、亮得耀眼的那种美女,但她高挑的个子、柔顺的披肩长发、光洁细腻的皮肤让她整个人显得那般年轻,那般美丽。




 
  过十字路口的时候,不慎被一个带小孩的女人撞了一下,疼得我一下子从车子上掉了下来。看看对方有点儿惶恐有点儿愧疚的样子,我摆摆手说:“没事儿,你快走吧!”她或许是急着送孩子去上学,什么也没说就赶快离开了。我目送着她,看着她蓝色的牛仔裙绷成一条笔直的形状,倏忽间就在视线中消失了……这蓝色的牛仔裙,一下子把我的记忆带回了十几年前……
  那时候,我正在宁武阳方口读初中,教我们语文的是一位年轻的女老师。她长得窈窕清秀,虽然不是明眸皓齿、亮得耀眼的那种美女,但她高挑的个子、柔顺的披肩长发、光洁细腻的皮肤让她整个人显得那般年轻,那般美丽。女老师姓赵,我们当面叫她赵老师,背后却大言不惭地叫她“小老师”,有时甚至干脆称呼她为“小女女”。我的好友强李子有一次甚至当面脱口叫了她一声:“小老师!”她也没恼。谁让她长得那般温婉,那般可人呢?
记忆中的小老师喜欢穿裙子,每条裙子都能在她的身上演绎出一番动人的风景。我常记得那年夏天,小老师穿着一件白色的百褶长裙,款款地走进教室的情景。那件裙子长及她的小腿,虽然没什么花色,但由于质地轻薄,行动之间飘飘欲飞,如九天玄女般让人几疑马上就要飞去,所以就特别吸引了我的眼光。我手里握着语文书,却在书后一眼一眼地偷看美丽的女老师,她行动间裙子扑起的褶皱,她做手势时腰间垂下来的闪光链子,她弯腰写字时背后绷直的柔软轻纱,每一样都让我着迷。许多年后,我一直对裙子始终保持着孜孜不倦的热情,不能不说这是受了赵老师的影响。

  小老师穿裙子的时候,其实是我上课最容易走神的时候。我常常把身子低下来,偏着脑袋悄悄打量她光洁可爱的俏脸,打量她盈盈一握的细腰,打量她甩来甩去的马尾辫子,在心里深深地迷恋着她。这个时候,我往往很安静,不再像往日那般抢着回答问题,也不再眉飞色舞地跟同学争论些什么,表现得跟其它女生一样安静。这异样的状态有时会引来老师疑惑的一瞥,但她迎来的往往是我微笑的眼神,所以她只是示意我一下就继续往下讲课。
我初中三年换了两任语文老师,前一任是个岁数比较大的男教师。他个子高大,人长得又瘦,脸上的皱纹就跟波浪似的一层赶着一层。因为姓孙,也因为学了周立波的《分马》那一课,所以调皮的孩子暗地里叫他“老孙头”。“老孙头”是个很认真的老师,他努力学习年轻教师的模样,想跟学生们拉近关系,但往往得不到应有的效果。倒是我的作文,三番五次地被他拿到讲台上去念。小老师则完全是另外一种教学风格,她博学,读过很多名著,又长得好看,穿得时尚,那个时候,在我的小小心灵里,她简直就是我崇拜的偶像。
  每次小老师讲课的时候,若是要用什么成语,她总会把语速放慢,期望我们自己接上去。而我,往往就等着那个机会,嘴巴极快地抢先喊出来。她很欣赏这种师生互动的环节,我也极其喜欢,但其实大多数学生都扮演了听众的角色,没法参与。偶然的一个机会,小老师跟我们讲起了外国名著。而那时,也正是我迷恋那些作品的时候。于是,我们彼此惊喜地对视着,在课堂上将一本接一本的作品喊出来,什么《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牛氓》、《简·爱》、《巴黎圣母院》、《悲惨世界》、《茶花女》,什么敲钟人卡西莫多、痴情的茶花女玛格丽特、坚强的保尔·柯察金……这都让我们谈兴大发,有种找到知己之感。小老师没有想到,她大学时读过的书我初中时已经开始接触了。她很欣赏我的读书热情,也诱导我去书中寻找更加广远的世界。她所提过的作品,我好多都有所涉猎,但看得囫囵吞枣走马观花,所以有时就答得张口结舌牛头不对马嘴,尤其是那又长又拗口的外国名字,我干脆给改得面目全非。但当我答得很精彩的时候,老师就用鼓励的目光热情地看着我,似乎从眼神里都能飞出许多表扬的话来。可是,有一次,老师问我:“你看过《复活》没有?”我犹疑不定地回答:“是短篇小说《复活节的晚上》吗?”老师摇了摇头:“不是,是托尔斯泰晚期的作品。”我挫败地低下了头,眼睛看着她垂到脚踝的裙子说:“没有。”老师笑了笑,说:“托尔斯泰的作品也是不错的,以后可以多看看。”后来,我真的找来《复活》,认真地读了一遍。那年,我才十五岁,对于女主人公卡秋莎的不幸遭遇,打心眼里同情。而且,到故事的结末,我都不肯原谅那个忏悔的聂赫留道夫……
  1997年5月4日,我们学校在操场上开“五四运动会”。那天阳光灿烂,风和日丽,天气非常好。但由于节令不到,好多老师还穿着厚厚的外套。当小老师走到台前的时候,我的眼前忍不住一亮——她穿了一件白色的长袖衬衣,下身是一件及膝的天蓝色牛仔裙,整个人打扮得青春靓丽,分外惹眼。我看见好多同学都呆呆地看着她,忍不住用胳膊肘戳了戳身旁赛跑的队员:“哎,看到没?那是我们语文老师!”她头也不回地说:“我知道!”我从她的语气里听出了酸溜溜的味道,忍不住得意地笑了起来……很多年过去了,过“五四”那天老师说了什么话,我已经全然忘记了,但小老师的穿着打扮,还深深地留在心中。
  初中毕业后,我到外地去读书。想到以后大概很难再见到我的小老师了,心里不禁有许多伤感。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我毕业后的第一年,竟然是回到我的母校作代教。而我的小老师,竟然成了我的同事。每每与她坐在一个大办公室,看到她和煦的笑脸,心里都有种不真实的感觉。有一次,校长散学后召集老师们开会,小老师却没有按时到场。但是,有人却酸溜溜地说风凉话了:“人家在忙着找对象哩,再怎么说,人生大事也比学校重要吧……”我听了这话,心里非常难受,这才意识到小老师岁数不小了。按如今的话说,她那年28岁,已经算是“大龄剩女”了。好在岁月并未在她的脸上留下什么痕迹,她看上去依然光彩照人,宛如二十出头的小姑娘。
  一年后,我离开了母校。再次听到小老师的消息,已经是她被人津津乐道的爱情故事了。小老师与一个比自己小十岁的男人相恋了,俩人本是同事,起初只是业务上的正常往来,但偏有好事者频频造谣生事,让他们颇为恼火。后来,在不尴不尬的接触中,俩人反而被对方吸引,竟然真的相爱了。小老师的男友我见过,是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粗犷男人,身高体阔,看上去足有三十多,一点儿也不像个二十出头的小后生。我们的小老师呢?依然纤细漂亮,青春逼人,俩人站在一块儿,倒也相得益彰,非常和谐。老师结婚的时候我没有得到消息,倒是偶然在公交车上见到她。听说她已经结婚了,那天在街上买了一个巨大的红色水桶,说是要拿回去当水缸用,言语之间幸福之情溢于言表。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到过美丽的小老师,她还爱穿裙子吗?还像过去一样爱读书爱辩论吗?还像过去一样我行我素卓尔不群吗?或许有一天,我回到家乡,还会在闹市间见到她身穿长裙婀娜行走的身姿吧?
 

相关热词搜索:裙子 老师 女老师

上一篇:河曲县教育局创新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
下一篇:河曲:帮扶结对 情洒山区校园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忻州论坛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