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 旅游 | 女性
健康 | 房产 | 汽车
供求 | 论坛 | 摄影

河曲:12岁绝症女孩的无声呐喊

——走近孝心少年杜雨

2014-06-30 04:12:53 来源: 作者: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面对逆境,这个12岁的孩子勇敢地挺起了自己的胸膛。她从小就尝尽了人世间的艰辛,用自己的小手小脚帮妈妈撑起了这个家。我们没有听到她天真快乐的笑声,也没有听到她的豪言壮语,然而,她的表现却让我们肃然起敬。或许,我们只能从无声的呐喊中看到她那颗光明乐观的心灵



 

  “我要上学!我要快点长大!我要帮妈妈撑起这个家!”这是12岁的小杜雨心中无声的呐喊。
  杜雨是山西省忻州市河曲县刘家塔镇沙咀村人。当小杜雨还在懵懂无知的婴儿时代时,命运已经向她露出了狰狞的笑容。那是2004年10月份,小杜雨才一岁零九个月。连日的高烧不退让爸爸妈妈慌了神,赶紧把她送到了河曲县人民医院。医生给小杜雨做了血常规检查,他叹息一声,对这对年轻的父母说:“孩子的检查结果不太好……你们还是赶紧送她到太原或北京做进一步的诊断吧!”年轻的夫妇已经顾不上仔细揣摩医生话中的含义,抱起孩子就往外跑。一段时间过后,确切的诊断结果也出来了,听到医生吐出“白血病”这几个字,杜雨的爸爸妈妈如闻晴天霹雳,瞬时呆在那里了。

  看着哭闹不休的孩子,杜雨的妈妈泪如雨下,她心疼地将孩子紧紧抱在胸前,诅咒着上天的不公。杜雨的父亲经受不住这样的打击,如同疯了一般在医院的楼道里来回奔跑,他时哭时笑,语无伦次,不住地用手锤打着自己的脑袋。这可怕的疾病和高额的治疗费用将这个幸福的家庭瞬间送入了地狱!
  此后,便是艰难的治疗过程。听说小杜雨得了这种病,姥爷和舅舅非常难过,连忙筹集了一笔钱,跑到太原医院来看望她。一些亲戚和朋友却开始说起了风凉话:“哎呀!白血病可是绝症,花再多的钱也治不好的!你们等着看的,治个一两年把家当败光后,肯定落个人财两空的结果!不光孩子保不住,怕是孩子她妈也要跟人跑喽!”杜雨的父亲听了这话,心里更加抑郁,他索性借酒浇愁,在打工挣钱的余暇,就让自己麻醉在酒精中不可自拔。杜雨的妈妈张三丽是个坚强的女人,她安抚了丈夫,决定要坚持治疗下去。她不愿意听亲戚们的劝告,任孩子自生自灭,她决定:只要自己活着一天,就算是卖血也要给孩子筹集治疗的费用!
  小杜雨从有记忆的时候起,剧烈的痛苦就伴随着她了。一次次的放疗、化疗,一次次撕心裂肺的疼痛,至今小杜雨都记忆犹新。她摇摇头,有些瑟缩地说:“最怕的就是骨穿、腰穿,还有脑子里头放药……痛……”这句话是小杜雨对四年治疗感觉的所有总结。我们难以想象,那个小小孩童是如何承受过这许多疼痛的!
  由于家庭实在贫困,小杜雨不能如期进行治疗,父母只能是拼命地挣钱、借钱,筹借够一次治疗的费用后就赶紧带她来到太原,待钱花光后就匆匆回家,进行下一轮的拼命。四年里,小杜雨从一岁零九个月长到六周岁,她的个头长了不少,但瘦弱得像一根豆芽,老是无精打采的。好在小杜雨的治疗效果相当明显,连医生都一再惊叹:“这孩子生命力强,非常棒!”2008年,已经是债台高筑的杜家实在是借不到更多的钱了,小杜雨的治疗就此中断。张三丽抱着小杜雨痛哭了一场,对她说:“孩子,咱家实在是没钱了,咱回家,听天由命吧!”小杜雨懂事地擦掉妈妈的眼泪,说:“妈妈,你不要哭,我好好吃饭,好好锻炼身体,会好起来的。”
  老人们都劝张三丽再要一个孩子,“以防万一”。这话被小杜雨听到了,她趴在妈妈的耳朵旁边悄悄地说:“妈妈,你给我生个弟弟或妹妹吧,我好有个伴儿!”妈妈扭过头来,看着女儿强颜欢笑的样子,忍不住抱着孩子嚎啕大哭。2009年,小杜雨已经满了6周岁,张三丽将她送到了河曲县机关幼儿园就读。此时,小杜雨的妹妹也出生了。杜雨非常珍惜这来之不易的上学机会,她在学校非常用功,表现得跟个小大人似的。为了给家里减轻负担,她自己学着扎辫子、洗头发、洗衣服,甚至学着给坐月子的妈妈熬稀粥、洗脚。看到襁褓中妹妹的尿布脏了,她就抢着去洗尿布,再搭到外面晒。周围的邻居看到了,都不住地夸奖:“这孩子,真是懂事呀!”
  2010年,小杜雨开始在黄河路小学就读。起初,这个不擅言谈的小女孩并没有引起老师的注意,但她的认真和乖巧却打动了老师的心。她从不惹事,不跟同学起任何争执,下课后也不喜欢肆意地蹦跳,安静得像墙角的一棵小草,但她的学习成绩却好得让人吃惊。她的语文成绩每次都名列前茅,数学更是几乎回回满分。她不主动参加什么活动,但对老师安排的任务却不遗余力地去完成,至今我们还能在网上查到黄河路小学2012年年底呼啦圈的比赛名次,上面赫然写道:“三年级第一名:杜雨”。
  或许是命运终于有了一点怜悯之心,中断治疗的小杜雨竟然没有再出现持续高烧的现象。看这苗头,白血病似乎已经离她远去了。爸爸妈妈数次打算带她去做一个详细的检查,好确定一下是不是真的已经完全好了。但由于债务实在太多,全家人忙于打工还钱,再者,张三丽也害怕出现不一样的结果,检查的事就一拖再拖,至今都没有个定论。大家都在自我安慰着:看来确实是好了,老天终于开眼了……
  去年秋天,杜雨的妹妹也到了上学的年龄。家里已经穷得揭不开锅,上学的费用从哪儿来呢?张三丽急得直哭。万般无奈之下,她只好带两个女儿到巡镇娘家去住。此时,已经开学一个多月了,小杜雨已是一名四年级的学生。闻听杜雨要转学,老师惊讶万分:“这孩子成绩这么好,升级考试时甚至考了全年级第二名!读得好好的,为什么突然要转学呢?”张三丽没有办法对老师诉说家庭的困境,她只好含着眼泪婉言谢绝了老师的挽留,将女儿送进了巡镇联校。杜雨舍不得离开黄河路小学的老师,也舍不得离开自己的伙伴们,但她默默地接受了这个事实,在整整一个星期的时间里,她都是含着眼泪入睡的。妈妈问她:“孩子,新的学校能适应吗?”她强装着笑脸,大声说:“没事,我能行!”
  巡镇联校的李建英老师是一位年轻的特岗教师,细心的他注意到了这个与众不同的孩子。这个戴着低度近视眼镜的瘦弱女孩,总是那么安静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除了学习就是发呆,那双黑眸子里,像是盛满了无尽的哀愁与烦恼。李老师问她:“杜雨,你怎么了?跟老师说说。”杜雨摇摇头,将长长的睫毛低垂了下去,不愿意说一个字。李老师不放心,就打电话给张三丽,让她多注意观察孩子的情绪,别让孩子有心理健康问题。
  对于这种情况,张三丽是有苦说不出。她怎么会不了解女儿的心思呢?从今年开始,女儿就问了她几回:“妈妈,要是我以后学习还这么好,你有钱供我念高中、念大学吗?”张三丽摸着女儿的头说:“钱的事你不要操心,妈妈就是拼命也要挣够你念书的钱。”可是,懂事的小杜雨却越发忧心。她看到年近八旬的爷爷奶奶,看到至今还颓废在债务中的爸爸、憔悴的妈妈,心里非常自责,她一声不响地完成着自己的学习任务,没让父母在这方面操一点心。她还像个小大人一样,帮顽皮的妹妹梳头发、穿衣服、洗袜子,把妹妹的生活起居打理得整整齐齐。平常在生活中,她也非常懂事,看到家里缺什么东西了,就拿了抽屉的零钱去买。哪里的东西实惠,哪里的鸡蛋便宜两毛钱,她都一清二楚。她常常念叨着:“快点长大呀!长大就能帮妈妈做更多的事了!”
  杜雨喜欢看书,当我们的主编将几本杂志送给她时,她马上低着头,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或许,我们还能从她的日记中看出她的小小愿望:“我是一个普通的女孩,我希望自己能考上好学校,将来回报曾经帮过我的人,也让妈妈跟着我一起享福。我在医院打针的的候,我就想如果我的病好了,我一定好好学习,可是现在这个愿望实现了,家里却老是缺钱,这常常使我在被子里哭泣……我还有一个愿望,但我不想让妈妈知道:就是拥有一辆黄色的自行车,骑在上面,忘掉所有的烦恼……”
   面对逆境,这个12岁的孩子勇敢地挺起了自己的胸膛。她从小就尝尽了人世间的艰辛,用自己的小手小脚帮妈妈撑起了这个家。我们没有听到她天真快乐的笑声,也没有听到她的豪言壮语,然而,她的表现却让我们肃然起敬。或许,我们只能从无声的呐喊中看到她那颗光明乐观的心灵。

相关热词搜索:河曲 绝症 女孩

上一篇:河曲: 扎根山区的好大夫王帅东
下一篇:河曲:时代弄潮儿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忻州论坛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