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 旅游 | 女性
健康 | 房产 | 汽车
供求 | 论坛 | 摄影

河曲:二人台名角樊六

2014-07-24 05:03:05 来源: 作者: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1910年,河曲县樊家沟一个贫苦农家,一个男婴“呱呱”坠地了。可他的父母不但没有因为“添丁进口”而欣喜,反倒连声长叹,愁眉不展。这孩子不是别人,就是日后誉满晋、陕、蒙的二人台名艺人,曾任包头市民间歌剧团副团长、市剧协名誉主席的樊六。


 
二人台名角樊六(左一)正在表演节目


  1910年,河曲县樊家沟一个贫苦农家,一个男婴“呱呱”坠地了。可他的父母不但没有因为“添丁进口”而欣喜,反倒连声长叹,愁眉不展。在此之前,他们已有六个儿子,男人的一张锄头实在难以减少大大小小八张嘴,不得已,已经把老三换了一匹布卖给了人家。可谁知偏偏“赖瓜籽多,穷汉儿多”,越怕生,越肯生。这不,不经意间就又生了一个!看看一贫如洗、家徒四壁的屋舍,父母狠狠心,含泪将婴儿捺进了尿盆。幸亏孩子命大,还没开怀的三伯母这时恰好走进来,把孩子抱走,才算捡了一条命。

  这孩子不是别人,就是日后誉满晋、陕、蒙的二人台名艺人,曾任包头市民间歌剧团副团长、市剧协名誉主席的樊六。
  三伯母,不,还是依照河曲的习惯称三妈吧。其实三妈家也不富裕,也是过着糠菜半年粮的凄楚日子。倒霉的是,樊六十岁那年,一直没开怀的三妈也生了个儿子。这一来,抱养的侄儿便成了累赘和负担。不得已,在哪里都是多余人的樊六,只好又回到自己家。恨不得把自己都化作锅里的汤饭让孩子们填饱肚子的父亲,实在养活不了六个儿子,只好带上最小的樊六出外乞讨。
  风雪刺骨的正月,父子俩一连要了几天饭,连肚子都没填饱。饥饿、疲惫、绝望……走投无路的父亲,双目失神,两腿沉重,他拉着樊六,久久地在黄河岸边徘徊、踌躇、犹豫……儿女都是父母的心头肉,谁舍得……可茫茫天地,天地茫茫,哪儿是他们的出路呢?父子俩不禁抱头痛哭起来。
  远远地,两个流浪艺人走了过来,一个挎着四胡,一个背着扬琴。一看樊六父子,他们就猜出是怎么回事,便苦苦地劝解樊六父亲一番,并掏出两吊钱,让他们拿着做盘缠,去口外谋生。
樊六父亲砖头作揖,千恩万谢,并恳请恩人留个姓名,以便日后答谢。可两位艺人不图报答,却看中樊六是个“打玩艺儿”的料,不住地夸奖。
  两吊铜钱,几句夸奖,不仅让樊六死里逃生,还使他看到了活命的路:“打玩艺儿”能挣钱,挣下钱就有饭吃。
  后来,还未成年的樊六果然到了包头,并几经周折,找到了那两位艺人磕头拜师,学起二人台来。他夜以继日,勤学苦练,半年过后,就能拉四胡、唱小调了。从此,在村子里“打坐腔”,给有钱人唱堂会,到割烟地头唱地摊,逢集赶会打开场子来几段……日子虽不能说有多好过,但好歹能混个身子不冷肚不饥。可谁知,第二年一个灾荒,玩艺班解散,艺人们各奔东西。十五岁的樊六只好改行卖豆腐。但又五谷不收,哪来的豆子做豆腐?
  他流浪到一家车马店,因无钱付店钱,就给人家唱小曲儿相抵。大伙见他唱得好,有人就介绍他去新明铺搭了孙银余的班子,重新开始了演艺生涯。在孙师傅的指导下,他练步法,跑圆场,练撒扇、垂扇、反腕扇、十字掏花扇,进而学习“怀中抱月”、“二郎担山”、“凤凰单展翅”、“凤凰双展翅”等表演技巧。他还向大剧种学习,用扇子接物、遮羞、扑蝶,将一把扇子耍得千变万化,令人眼花缭乱。他还学道情,学秧歌,从兄弟剧种中吸取营养。他的表演或庄或谐,不温不火,恰到好处。一出《祝英台下山演完,不少人边感叹边相互打听:“这后生是谁?演得真不赖!”
  不久,人们又从《走西口》、《打秋千》、《水漫金山》、《小寡妇上坟》中进一步认识了他。“宁可顿顿喝稀粥,也要看看樊六的《走西口》。”他成了誉满晋、陕、蒙的二人台名角,得艺名“六牡丹”。
  可是,能歌善舞,精湛的演技并没有让樊六的命运比别人强多少。“王八、戏子、吹鼓手”,艺人属于“下九流”的低下地位,不是樊六个人的主观努力能够改变的。新中国成立后回忆起自己的经历时,樊六曾说:“我十五岁上学艺,十八岁搭班,像个没坟的鬼,吃没个吃处,住没个住处,整天到处流浪,靠卖唱乞讨度日。最后流落到包头的‘死人沟’、‘讨吃窑’,被地主的狗咬伤了腿,还几乎被日伪军拉到黄河边,以‘国军探子’的罪名枪毙了……”
  到口外卖艺谋生的二人台艺人既不是由樊六始,也不会由樊六终。他们走了一茬又一茬,唱了一辈又一辈。就在“撮”得辛酸和泪水的同时,名角也涌现出一批又一批,并将二人台不断地推向繁荣和辉煌。


 


二人台名角樊六(中)正在表演节目
 

相关热词搜索:二人台 河曲 名角

上一篇:河曲周连生:退而不休守杏林
下一篇:走过去前面是个天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忻州论坛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