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 旅游 | 女性
健康 | 房产 | 汽车
供求 | 论坛 | 摄影

唱河曲的女人

2014-03-27 04:47:48 来源: 作者: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尕娃定亲那天,鞭炮阵阵,鼓乐齐鸣,整个村子一片喜庆。可兰花把自己关在屋里,从早上一直睡到天黑,这才倦意懒散地穿衣起床。

 

 

 
  尕娃定亲那天,鞭炮阵阵,鼓乐齐鸣,整个村子一片喜庆。可兰花把自己关在屋里,从早上一直睡到天黑,这才倦意懒散地穿衣起床。
     从闺房走进堂屋,兰花看到爹蹲在屋角,独自低头抽着闷烟。听到脚步声,爹抬头望了望闺女,慌忙起身走进厨房,端出一碗热腾腾的鸡丝面,“蒙睡一天了,赶紧吃了哩,别饿坏了身子。”兰花鼻子一酸,强忍着盈眶的热泪,她端起了碗,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爹,俺出去走走!”放下碗筷,兰花打了声招呼,便孑然走出了家门。
    秋蝉低鸣,月挂树梢。兰花走向黄河边,在那老槐树下停了下来。
    不知何时,月亮多了一道浅色的光晕,就像少女戴上朦胧的面纱。随着一阵突起的秋风,一片滚滚而来的乌云笼罩着天空,不一会儿天上飘起了蒙蒙细雨。兰花的衣服渐渐被雨淋湿,她并不在意袭身的寒气,只是站在树下,望着浪涌的黄河,任凭泪水默默地流淌。
    恍惚中,兰花仿佛看到了尕娃哥,他正笑盈盈地走来,她不由伸出双臂迎了上去。这时,嘭地一下,一阵疼痛使她回过神来,原来自己拥向的不是尕娃哥,而是潮湿冰冷的老槐树。兰花凄然一笑,她想起早年娘对她常讲的故事《天仙配》,于是她仰天长叹,“老槐树啊,老槐树,俺长得这般俊美,咋就成不了仙女?尕娃哥那么勤苦,为啥也比不了董永哩?”
    呱呱......树上的乌鸦噪叫着,给黑夜增添了一丝诡异,也使兰花感到了彻底绝望。
    兰花哽咽着,嚎啕着,象只含屈受辱的母狼,孤独无助地添吮着伤口,对着茫茫的黑夜,不时地发出几声悲呦。
    过了许久,兰花才意识到她深爱的尕娃哥,不久就要离开她,去两百里外的一个陌生城镇,给比他大九岁的跛脚女子当男人。
    尕娃哥,俺知道你喜欢俺,就象俺真心爱你一样,你今天走出的这一步,俺也知道你心里不好受,俺不怨你,只怨自己没啥本事挣大钱。
    尕娃哥,为了你娘的病,你爹借了七、八万债款,才让你和跛脚女人定了亲,谁让你欠了人家的钱哩,你还不起钱,可不就得感恩图报么。
    尕娃哥,俺没答应和你私奔,你也不要怨俺,俺六岁那年娘得了大病,就因没钱医治才过早地走了,俺知道没娘的滋味,怎舍得让你也没了娘。
    尕娃哥,俺托人去城里打听过,那三十四岁的跛脚女人,算是你远房的表亲哩。她在生意场上滚打了多年,才挣得数十万的家业,街上的人都说她心胜要强。以后你可要善待她,千万别让人骂你没良心。
    不知又过了多久,风停了,雨也歇了,半轮残月又悬在了天上。
    从远处传来几声狗叫,把兰花从烦乱中解脱出来。
    兰花迈开脚步,向家里走去的时候,她发觉身后跟着一个人,从那熟悉的脚步声,她知道身后的黑影是尕娃。兰花没有回过头去,她的脚步更快了,几乎是一路小跑,才把尕娃甩得很远很远。
    跌跌撞撞地跑回家,顾不得抖落脚上的泥泞,兰花就把大门狠狠地关上了。
    这夜,兰花梦见了尕娃,两人隔河相望,站在坡上对唱着河曲
    半个月后,到了尕娃婚娶的日子。这日,村里又响起霹雳啪啦的鞭炮,几支闪亮的笙萧和锁呐,将一曲《百鸟朝凤》吹奏的悠扬动听。
    这天,兰花早早地起床了,她换上了一身崭新的衣服,坐在镜前把自己妆扮的漂漂亮亮,还在束起的发绾上,插上了一朵鲜艳的绢花。
    太阳高高升起的时候,兰花沿着蜿蜒的小路,爬上了一座陡峭的高堡。晨曦中,她俯望着出村的狭道,俯望着远处的黄河,等待着属于自己的时刻。
    不一会儿,几辆披红挂彩的汽车,从村里缓缓地驶出。车行到村东路口,又响起了一阵喧天的锣鼓,尾随车后的人们纷拥着,将新婚的喜庆轰向了高潮。
    突然间,热闹的人群停止了沸腾。这时,一支高亢凄凉的河曲响起。
    哥哥你走西口,
    你的妹妹实实难留,
    提起你走西口,
    小妹妹泪花花流…….
    迎亲的汽车停下了,新郎从车里钻出,他挣脱亲友的阻拦,奋力攀向另一座高堡,望着对面相隔的女子,他挥动着手臂,亮起了粗犷的歌喉。
    叫一声妹妹泪莫流,
    泪蛋蛋也是哥哥心上的油,
    实心心哥哥不想走,
    真魂魂还在妹妹身左右……
    凄凉的歌声,饱含深情和泪水,掠过贫瘠的高原,回荡在浊浪滚滚的黄河古道。
     一曲唱罢,兰花走下了高堡,她沿着黄河古道,很快消失在一片柳林里。此时,在人们的唏嘘中,尕娃迈着沉重的脚步,再次走近了迎亲队伍。
    没过几日,尕娃又回到了村子,他还带着个跛脚女人。当两人来到兰花面前,兰花一下呆愣住了,她不知所措地低着头,用手使劲地撕拽着衣襟。
  “妹子,俺把尕娃还给你!”跛脚女子说着,一把拉住兰花的手。
  “为啥?”兰花有些吃惊,她满脸扉红地抬起头,这才发现眼前的女子,竟长得和自己一样的白皙和俊美,只是她并没有穿着新娘的嫁衣。
     跛脚女子笑了,笑声犹如风吹银铃。“为啥,俺也喜欢唱河曲呗!不过,俺早年深爱的尕娃子,一去再也没能回来,被埋在了一座煤窑里......”
    哥哥你走西口,你的妹妹实在难留……遥望着远方,跛脚女子轻轻地哼着,一双明亮的眼睛里,流露出对爱情往事的回忆。唱着,唱着,跛脚女子的脸上挂满了泪花。
   “姐呀,别唱了,俺心都碎了......”泪流满面的兰花,猛然扑在那跛脚女子的怀里。

相关热词搜索:河曲 女人

上一篇:留住心中的阳光
下一篇:孤独成景 独自怡情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忻州论坛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