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 旅游 | 女性
健康 | 房产 | 汽车
供求 | 论坛 | 摄影

短篇小说 卧底

2014-07-13 04:23:15 来源: 作者: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摘要:弟弟黑子进来了,他一眼看到面前的女刑警,惊得大眼睛更大了:“你……你……你原来是卧底?!”



作者 田春雨正在写作 



  摘要:弟弟黑子进来了,他一眼看到面前的女刑警,惊得大眼睛更大了:“你……你……你原来是卧底?!”

      (一)

  爸爸正在院子里给老黄牛上草,大门外“的……的……的……”传来了刺耳的汽车喇叭声。门口拴的“小白”“汪汪……”狂叫,拽得锁链紧蹦蹦的。他心里“嗵嗵嗵”地跳着,如同敲鼓一样,手中提着的筛子一下子掉在地上。

  凭“小白”的狂叫,爸爸断定又是催债的来了。果然大门口走进五个彪形大汉,前面押着儿子小黑。他抬起头看着儿子小黑,正好小黑祈求的眼光看着爸爸:“爸爸,爸爸……”
  哀求声传进他的耳朵,如同惊雷震痛了他的五脏六腑:“又……又‘赢’回了人?!”小黑蠕动了一下嘴唇:“爸爸,就这一次了,以后我一定改!”爸爸听到儿子这类似“最后一次”无数次的话,他闭了一下眼睛,头顶上好似一块千斤石头压着,他弯下腰蹲在了地上:“你说过多少次最后一次,但都不是最后一次,我已经让你输得家徒四壁了……”
  这时,我和妈妈赶忙出来,我看到弟弟身后几个歪七趔八的男人,心里抽了一口凉气。天!我家又要倒霉了。弟弟看到爸爸蹲下的身子,转回头用讨饶的口气,对一个蒜头鼻子小眼睛、满脸都是麻子的男人说:“大哥,再宽限几天吧,我确实拿不出了……”
   “你向老子借钱的时候,点头哈腰哈巴狗似的,说好三天就还,已经三个月过去了,够宽限你的了,今天说什么都要还上!”他的话刚刚落,身边的四个人拢过来,将弟弟围在中间,个个脸上火爆爆的,伸出手挽起袖口,一副“老鹰捉小鸡”的势头。
  蒜头鼻子摆了摆手,制止了他们。突然一挥手:“进屋里看看他家有什么东西,见什么拿什么,只有这样抵债了。”四个人风一般跑进了我家,将我家的粮食就往外抱。妈妈哪里肯乖乖地让他们抱走,扑上去边往下夺边骂:“都是你们这些天杀的,引诱他沾染了赌博,已经输得就剩这些粮食了,你们都拿去我们一家喝西北风啊!”妈妈揪住一个“土匪”背上满满一袋子玉米,用力往下扯,由于玉米的压力与妈妈的扯力,这个“土匪”重重地跌倒了,玉米掉在地上破了口子撒了一地。“土匪”火爆地对着妈妈挥起一只手:“你找死啊……”弟弟扑上去挡在妈妈面前:“不要打我妈妈,不要打我妈妈!”我过去扶起妈妈白了弟弟一眼。说真的,我恨弟弟胜过恨面前的几个活“土匪”。蒜头鼻子又说话了:“不要动手,我们是来讨债的,不是来斗气的。”
   “老大,家里没有值钱的东西了,怎么办?”一个“土匪”说。蒜头鼻子对着我家的牛圈挑起三角眼打量着,又一挥手:“牵牛,总不能让我陪了。”蹲在一旁的爸爸听到“牵牛”二字,跌跌撞撞走到牛圈里死拽住缰绳不放:“不能,不能,牛是我家的活命,不能牵走!”“土匪”与爸爸在牛圈里夺了好一会缰绳,爸爸就是不放手。一个“土匪”走进去了,站在黄牛屁股后面,阴阳怪气骂爸爸:“老东西,谁让你生了这样的败家子,活该。“黄牛仰起头,鼻子发出“哞哞”的声音,尾巴一甩,跃起后踢狠劲弹出去,“哎呀,我的妈!”这个“土匪”小腹重重挨了黄牛一蹄,弯下腰捂住小腹,痛苦得呲牙咧嘴。
   “老大,老头子死活不放手怎么办?”
  蒜头鼻子使了一个眼色,两个活“土匪”将我弟弟胳膊掐住腋下提起,头向下倒载,提起放下,放下提起,十来个回合,弟弟手托住地下保护着脑袋,死命抵抗,不吭一声。
   “使不得,使不得,使不得啊……”爸爸从牛圈里连跌带爬,沙哑着嗓子,伸出一只手,对着“土匪”喊着。
   “放开,放开,放开我儿子……”妈妈声音里带着疼痛,要扑过去保护儿子,我拉住就是不放手,心里暗想:好好让“土匪”整一整弟弟,看他以后长不长记性。
   “牵牛,牵牛,不要打我儿子,放开我儿子……”爸爸哭得撕心裂肺,蜷曲在地上。“土匪”放开了弟弟走向牛圈。弟弟抱起爸爸:“爸爸,爸爸,不要伤心了,不要伤心了,身体要紧!”我狠狠地瞪了弟弟一眼,想挽回我家的黄牛。凭我会说话的能力,也凭我对象在公安局工作,扑过去夺下缰绳:“你们真的成了活土匪了,就不怕受到法律的制裁?难道一点王法没有了?”蒜头鼻子不服气地斜着眼,三角眼只露出眼白瞟着我:“呵呵,丫头,现在权力就是王法,我姐夫是公安局局长,我怕谁?怕个鸟!”
   “站住,我要告你,你姐夫作为执法之人难道知法犯法,徇私枉法?”我不服气道。
   “对,姐姐说的对,我们告他……”弟弟过来站在我面前,我扭了一下嘴,厌恶地看了弟弟一眼。我看到弟弟灰头土脸,头发上粘了地下的草皮,眼睛让刚刚“土匪”倒载得红红的,心里有点可怜弟弟了。
   “哈哈哈……”蒜头鼻子仰起头大笑:“告,告,我看你小子有什么证据告?”他突然又推了弟弟一把,“你欠我钱,我牵你家牛,欠债还钱,没钱用牛抵押。哈哈哈……”说完又是得意地笑起来,几个“土匪”跟着大笑。
   “告你放高利贷,开赌场,告你给许多家庭带来了危害,甚至危害了社会,赌输了的人既偷又抢,走向犯罪深渊!”我说得振振有词。
   “丫头,你以为你是谁啊,现在官官相护,我们老大的姐夫都入股放高利贷,要不是有后台的支持,那些赌场“妓院”怎么会大红大紫,日进斗金。现在当官的,都是明地里装腔作势为民谋利益,背地里都是里勾外连搜括民脂民膏,要不然靠本本分分的工资怎么住得上高楼大厦养得起三妻四妾……”
   “去你的!就你嘴多。”蒜头鼻子在这个说话“土匪”头上刮了一拳。
   “土匪”开着车拉着我家的玉米和牛一溜烟跑了。
  弟弟手伸进裤兜里,摸出他的破手机端详着,我抢过手“啪”地一下子摔在地上:“还有心事看手机,都是你这个败家子惹的祸,这下我们喝西北风去。”弟弟捡起手机擦了擦土,眼光水汪汪地看着我:“姐姐,姐姐……”
  爸爸妈妈看到我抱怨弟弟心疼了,妈妈摸着弟弟的头:“小黑,疼不疼?”弟弟摇了摇头。爸爸拉着弟弟的手:“小冤家,他们一定弄疼了你,哪里疼?”他在弟弟胳膊上到处捏,弟弟突然双膝跪地失声痛哭:“爸爸妈妈,对不起,对不起,儿子让你们操心了,受苦了,对不起!”
  我才不理会弟弟这一套,反而更加厌恶弟弟:“假惺惺的,有你这样的弟弟真丢人!”我丢下一句话,扭头回到了屋里。
  我讨厌弟弟,我从小就讨厌爸爸妈妈偏心弟弟,有什么好吃的都是说:“让你弟弟多吃,你是姐姐。”我和弟弟同样读书,弟弟脑筋虽然聪明,但是不好好读书,爸爸妈妈供他读了自费大学。我呢?学习好脑筋更好,可爸爸妈妈偏偏让我读了职业高中就停学了,我心里感到特别不服气。
  好在我人长得漂漂亮亮,找了一个吃皇粮的对象,在公安局上班。哪知道爸爸妈妈又提出要求了:“给你弟弟找个工作,好在他也是大学生,要不然就在那家黑猫旅馆打工,那家旅馆不但是赌博的地方跑。什么也干,听说就是公安局局长撑腰。”我不满意地看着爸爸:“爸爸,我对象刚刚调来,你就麻烦人家给你儿子找工作,我都不好意思开口,讨臊。”爸爸妈妈不依不饶让我对象给弟弟找工作,我只好和对象说了说,我对象让弟弟带去资料报了名。报名后要经过心理素质与文化知识考核,不知道弟弟能否考得上?现在还没有消息。
  我睡在炕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越想越气,气弟弟不走正路拖累父母受罪,气父母从小偏心宠溺。我下了炕,火气十足地到了爸爸妈妈卧室,看到爸爸妈妈在唉声叹气,我坐在他们身边:“都是你们宠坏了他,为了供他上大学你们省吃俭用,十年不买一件上衣,八年不买一条裤子。自己养猪一年不粘腥,猪喂肥了,一下子卖了钱都给他拿走了。你们连一点点菜都舍不得买,去野地摘野蘑菇野木耳当菜吃,平日里连一只鸡都舍不得杀,只有他回家了你们才杀鸡给他吃,现在他这样不争气都是你们惯坏了。”我气鼓鼓地跟爸爸妈妈发了一通牢骚。
  我的抱怨,触痛了爸爸敏感的神经,远远超过了弟弟输得倾家荡产受到的折磨。他高大的身子,躺在炕上越缩越小,双手抱住头,发出凄凄切切断断续续的哭声:“呜呜呜……嗯嗯嗯……”
  哭过后,爸爸张了张嘴,咽了一下唾液:“巧儿,你弟弟不是亲弟弟,爸爸告诉你,你永远要保密!你弟弟是……”
  

相关热词搜索:短篇小说 卧底

上一篇:河曲养蚕人
下一篇:文字 我永远的情人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忻州论坛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