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 旅游 | 女性
健康 | 房产 | 汽车
供求 | 论坛 | 摄影

我与燕治国之间

2014-07-29 03:22:28 来源: 作者: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写下这个题目,我忽然又犹豫:燕治国何等样人?国家一级作家、山西省作协副主席;我一个无名鼠辈,如何能与他相提并论?这不明显着有攀龙附凤之嫌吗?可转念又想:纵然他事业有成,作了名人;纵然我碌碌无为,不上层次,但毕竟我们在一个教室里同念了五年的哈啦唆

 

作者王九雄近照



  写下这个题目,我忽然又犹豫:燕治国何等样人?国家一级作家、山西省作协副主席;我一个无名鼠辈,如何能与他相提并论?这不明显着有攀龙附凤之嫌吗?可转念又想:纵然他事业有成,作了名人;纵然我碌碌无为,不上层次,但毕竟我们在一个教室里同念了五年的哈啦唆,在一个筐箩里同啃了五年的黄窝头,几十年缘分不断,如今年届花甲了,回忆一下我们的往事,追念一下我们的友谊,有何不可?如此想来,我便胆壮,这篇文章就决计作下去了。
                                    聘我文宣部作干事
     我们就读的巡镇中学,别看是背山旮旯里的一所普通中学,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那可是有点名气的;不要说在忻州地区,就是在山西省,她都是挂得上号道的。那时候共和国刚刚诞生,山区的的教育事业也刚刚起步,地处晋西北一隅的河(曲)保(德)偏(关)3个县才只有这么一所完全中学。巡镇中学高中班的招生,从1961-1965五届都是面向河、保、偏三县的,每届只招收一个班40名学生,到我们那一届-1966届叫做高六班的那一届,大概保德有了高中班,才不再有保德的学生。总共不足40人的高六班,其生源来自河、偏两县的四所中学(河曲巡镇中学,河曲城关中学,偏关中学,偏关老营中学),其“精华”程度可想而知,用治国的一句话说,一个个都十分了得!本人在上初中时,学业成绩也还算优秀,可到了高中,面对如林强手,立码就相形见拙,有几门功课学得相当吃力,简直有点跟不上趟了。

     治国是来自城关中学的高材生,文科尤其突出。我那时文理两科兼顾,被称为“全面发展”,其实两科都学得平平。治国偏重文科,数理化应付个及格。现在看来,他走的才是成才之路。每周一次的作文,对好多同学都是难关,而对治国来说,那简直是节日。一般来说,我们开学买一个作文本,要用一学期的,而治国两次作文下来,就把一个本子写完了,也不知他笔下何以有那么多话说---他天生就是一个当作家的料。而我辈,老师出了作文题,定懂半天,不能下笔;一篇文章,三言两语就完。我们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赵迪风先生在一次评讲作文时说:“咱们班有两个学生,作文写得语句还算通顺,可惜他们写不长。”我怀疑那就是在说我。
     治国不仅有文章天赋,而且有艺术灵感。逢时过节,学校举办文艺活动之类,是他一显才华的机会,编导一场晚会,真如旧书上说的:“如探囊取物”,不费吹灰之力。偶尔上台引颈高歌,也是风流倜傥。由于他突出的语文学业和文艺专长,他理所当然作了学生会文宣部的部长。我常这样想:命运之神让治国走上了文学创作的道路,假如他步入政界,那是最称职的宣传部长,县委的、地委的,甚至省委的都作的。
     在整个中学阶段。我始终是那种没有什么才华,但似乎也能做点事的角色。譬如在高六班,我和另两位同学轮流着为班上出黑板报,还作了几天的学习委员。已经记不清是初二还是初三的时候,有一天,治国对我说:“学生会文宣部人手不够,想让你帮忙做点事,你愿意吗?”我说:“可以呀,只要我能够做的。”谁想第二天,在教导处门前的小黑板上,治国用他那特有的上宽下窄的倒梯形直笔字赫然写出了一张告示:“经研究,聘请王九雄同学为学生会文宣部干事,特此告知。”我没有想到,治国会把这件事做得如此郑重其事。我被聘为文宣部“干事”之后,帮助治国“干”过一些什么“事”,现在已毫无记忆,但那黑板报上的告示,依然历历在目。

相关热词搜索:我与 燕治国 之间

上一篇:最美的玉米
下一篇:七夕 真爱永恒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忻州论坛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