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 旅游 | 女性
健康 | 房产 | 汽车
供求 | 论坛 | 摄影

民间故事人物宋丑子“斗地主”

即将搬上忻州银屏

2014-08-19 04:45:44 来源: 作者: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机智人物斗地主故事是中国封建社会的产物,是现实性较强的民间故事,它的幻想性较少,这类故事具有尖锐、鲜明的阶级倾向性,是我国封建社会农民和地主这一主要矛盾在观念形态上的特殊反映。


 



  机智人物斗地主故事是中国封建社会的产物,是现实性较强的民间故事,它的幻想性较少,这类故事具有尖锐、鲜明的阶级倾向性,是我国封建社会农民和地主这一主要矛盾在观念形态上的特殊反映。忻州地区地处中国内陆、黄土高原之上,由于受高寒、风沙、水土流失等自然条件影响,经济水平相对比较低,是山西省人口分布最稀疏的地区。因此,在封建制度下,地主们更是变本加厉地压榨农民,使得这些“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生活苦不堪言,他们“上欠官粮下欠债,无计思量做长工”,长工的生活比普通农民更为凄惨:“长工做一年,赚不着一双鞋子钱;长工做一世,寻不着一块棺材地”,长工受着残酷的封建剥削和政治压迫,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出的牛马力,吃的猪狗饭,”“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六月炎夏,“地主打把洋布伞,长工脑壳晒烈缝”,寒冬腊月,“地主身穿皮袍子,赤脚下地是长工”,到了年终,“七扣八扣算盘响,一年辛苦一场空。”他们通过无数的“长工苦歌”控诉了地主富农的罪恶。如果说民间这些“长工苦歌”、“十二月长工歌”是以直接简明的句子记录了长工的血泪历史,直接表述了长工与地主之间不可调和的阶级矛盾,那么,在忻州地区流传的机智人物斗地主的故事,则是劳动人民根据自己的生活经验和美学原理,对农民阶级和地主阶级的矛盾斗争作了艺术的再现,即通过艺术虚构的形式表现出来,从而深刻有力地揭露了封建社会经济剥削和政治压迫的罪恶。


  两个对立阶级的形象:长工与地主

  在封建社会里长工的政治、经济地位是低下的。他们的生活极其痛苦,而民间故事中机智人物斗地主的故事则最为真切地刻画了这一生活现实。故事具有饱满的阶级感情和强烈的倾向性,在和地主的对比、斗争中成功地塑造了长工的正面形象。在忻州地区广泛流传着一个系列故事,那就是《宋丑子的故事》。故事中地主猴精时时刻刻都在想办法惩治宋丑子,但是事情的发展却出人意料,由于宋丑子聪明伶俐,使得猴精自食其果。老奸巨猾的地主斗不过十几岁的小孩,这也从另一个侧面反映出了无产阶级的智慧和统治阶级的愚蠢。
  地主是封建社会里反动的生产关系的代表,他们占有大量的土地,靠剥削雇工的劳动力或佃户的地租过着不劳而获、骄奢淫逸的生活,这就决定了他们贪婪、狡猾、吝啬、狠毒的本性。从农民们给他们起的外号中便可以看出这一点,如:“猴精”、“刻薄鬼”、“铁公鸡”等等。这些绰号都是长工们在饱受地主压榨的情况下,根据地主的一贯作风起的,形象、生动地概括出了他们的性格特点。他们总是想一些欺压长工的怪招,结果却自编自演了一幕幕的丑剧。如流传于忻州城东乡的一则《进士弟》的故事,就很有代表性:相传很早以前,忻州境内有一户家资万贯的财主想要聘用一位私塾先生。有一天,有一个五旬开外的落第进士前来面试。财主当面提了两个古怪的问题,结果进士的回答财主不满意,就没有用他。这样,落第的进士心里不高兴,回到家便卧床不起。数日后,他种田当长工的弟弟来借水桶,发现哥哥病得不轻,等他问清原因,便向哥哥说:“兄长不必生气,我去吧!我不但要把我的钱赚回来,连你的钱也要赚回来。”第二天,进士的弟弟就到财主家应试。财主就问:“你说天离地有多高?”进士的弟弟说:“那不高,只有840 里。灶王爷腊月二十三上天汇报,第二年正月初一早上回来,总共七天时间。每天以120 里算,正好840 里,你说对不对?”财主又问:“你说东至西有多远?”进士弟说:“那更不远,只有一百二十里。我们村离你们村是120 里,今天太阳一出山我就起程,紧走慢走到了你们村太阳也正好落了山,这东至西不正好是120 里吗?”财主赶紧说:“对,对!就是120 里。”……于是,财主便把进士弟录用了。进士弟上任后,本来不识几个字,就翻着一本皇历教起来。每天教孩子们背“正月大,二月小……十二月大”,眨眼到了腊月三十,进士弟便找财主要一年的工钱回家过年。财主说:“你从七月教上,应算半年的钱。”进士弟说:“我虽然来了半年却是教了一年,不然你问咱娃们?一至十二月我哪个月没教?”这时在一旁玩耍的孩子们便一月大,二月小……的背起来,财主没办法,只好付了一年的钱。先生临走时说:“我明年教不教还不一定,临走前我给你们留个纪念吧,请你拿来一只小木匣,一块小红纸。”财主很快叫看家人取来东西,先生在红纸上写了几个字放进匣内,上好锁,并嘱咐:“平时你千万不要看,到明年哪天下雨时你再看。”先生回家后,自己留下半年的工钱,把另外一半送给进士……第二年七月的一个雨天,财主忽然想起先生留下的话,急忙取出看时,只见上面写着:“今天有雨。”财主大吃一惊地说:“啊呀,进士弟真了不起,去年腊月就知道今天要下雨。”长工抓住地主吝啬、无知的本性,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最后让地主乖乖付了钱,并且还故弄玄虚地为地主留下一个纪念,而这个财主居然还大为称道:“进士弟真了不起”。故事中,情节往往是地主出题来为难长工,但结果却被长工的机智回答收拾得服服帖帖。财主出的题越难越能显示出反面人物的狡诈无理;而难题的解决愈是麻利,便愈显得机智人物的聪明智慧。而故事最后,财主越是惊奇越是称赞,则越反衬出地主的愚蠢无知。这种“难”和“易”的辨证统一,不仅是机智人物斗地主故事的主要艺术魅力之所在,而且它是为塑造人物,表达爱憎倾向服务的,这种统一也就表现了思想性和艺术性的有机结合。
  机智人物斗地主的故事虽然具有非常重要的思想价值,每个故事都是以地主失败,长工胜利而告终,但是由于农民们的这种反抗和斗争并没有动摇反动封建剥削的根基,更没有铲除封建的生产关系以及封建制度,因此,农民们这种胜利只能是暂时的、表面的,而不是彻底的、根本的。所以,这类故事不能从地主阶级所代表的“最落后的、最反动的生产关系”中揭露矛盾的本质,反映社会现实,其挖掘的深度有明显的不足。

  机智人物斗地主故事的结构模式

  中国各地都有大量的机智人物斗地主故事流传,在农村中更是极为广泛,财主与农民的名称和故事情节、内容因地而异,因时而异。但人物性格特征和故事结构则是较固定的,具有一定的典型性,形成了固有的模式。
这种模式化首先表现为:故事中的农民大多没有名字,常常是“有个人”、“有个长工”、“有个财主,家里有个长工”等等,有时就叫“哥哥、弟弟”之类,而故事中的地主,通常也是用人们给他们起的绰号来代替,既形象又生动,可以突出人物的性格特征。它的时间也不确定,常常是以“从前”、“过去”、“有一年”、“有一天”来开头,但这些故事的发生时间通常都被人们认为是在封建社会,这样便更能显示出农民与地主这一不可调和的矛盾的尖锐性。
  这种模式化还表现为:农民同地主斗争,除迫不得已采取“武斗”之外,主要靠“智斗”。这种模式的形成,主要是源于现实的生活基础。在封建社会经济关系和政治制度保护下,地主居于矛盾的主动方面,他们残酷压迫和剥削长工;长工忍受不了地主的压迫、剥削、奴役,起来反抗,往往只能依靠自己的机智进行巧妙的斗争。大量的现实生活素材,加上巧妙的虚构,就形成了这类故事“智斗”的特点:即长工抓住地主贪财不要命和生产、生活上的无知、愚蠢等弱点,展开针锋相对的斗争,长工“将计就计”,“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最后使地主“自食其果”。
  这类故事的模式化还表现在:故事总是以地主失败,长工取胜而结束。地主虽然奸诈毒辣,千方百计盘算整治长工,但是无论是在任何条件下,长工总是沉着应战,他们敢于斗争,善于斗争,使地主狼狈不堪,理屈词穷。这种模式化的情节也是劳动人民理想和愿望的反映,是劳动人民长期在艰难困苦中挣扎的精神寄托,但这些夸张的情节又是建立在合情合理的现实生活基础上的。

  别具一格的艺术魅力

  尖锐、辛辣的幽默、讽刺艺术是忻州地区机智人物斗地主故事突出的艺术风格。这种风格主要是由劳动人民爱憎分明的阶级倾向性、含而不露的巧妙斗争方式、对生活的乐观主义态度、幽默风趣的性格特征构成的。它是长工的思想品格、性格作风形象化的艺术表现。长工们面对生活的窘迫,地主阶级的压榨,并没有悲观失望,而是以饱满的热情去迎接地主的挑战。他们始终相信自己有能力也有办法最终战胜统治阶级,打败这些剥削者和压迫者,在面对统治阶级的愚昧无知时表现出了极大的蔑视和嘲讽,而这种蔑视和嘲讽则是对剥削阶级极大的讽刺。
  短小的故事,简单的情节,漫画式的人物,是机智人物斗地主故事的一个鲜明的艺术风格。这类故事往往比较短小,但是却能在短小的篇幅中,集中笔墨描绘故事中的人物,并且能通过单纯的故事情节反映出深刻的社会问题。使地主的丑恶嘴脸和农民的正面形象跃然纸上,同时也反映了阶级剥削压迫、阶级对立的真实现状,在看似轻松的笑话式的故事中蕴含着并不轻松的意味。
  这类故事往往还能抓住人物的某一方面的特点,然后运用夸张的手法作突出的刻画,并把人物放在一个小故事里,着力刻画人物最有个性的语言和行动,使人物形象十分鲜明。故事《宋丑子赔情》开头就是这样粗线条地描画地主形象的:“这地主姓侯,就是借给三马马(在宋丑子的村里,一个跟宋丑子同年仿岁的娃娃)羊的那个混蛋老财,他生得头似蒜瓣,身如麻杆,走起路来一扭一扭,像个女人。不过,眼珠却黑溜溜,闪闪发光。只要他上下眼睛一眨,那计谋就一个一个,串成串。因此,村里人都暗暗叫他‘猴精’。”作者寥寥几笔就为我们勾画出了一个活生生的地主形象,通过通俗易懂的语言描绘,让读者在阅读的过程中就可以在头脑中想象出这一人物形象,既简单又生动。而作者真实记录的农民为地主起的绰号则更能加深读者对地主的认识,认清剥削阶级的真面目,对反映社会现实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在这类故事中,通常都是运用活泼生动的口语进行描述、记录,以此来显示人物品性,带有比较浓郁的地方特色,如《李金义治狗》当中:“李金义手抡木棍,照着狗的脊背狠狠地打下去,嘴里还骂道:‘狗日的,东家还没喝,你倒替东家喝干了!’”这些口语和乡土语言的大量运用,在现代语法中,显得有些粗俗不文雅,在许多人眼中,它们登不上大雅之堂,但正是这些来自人民生活基础的口头语言、乡土语言的使用,才使得文章显得更加生动,与劳动人民更加贴近,使得故事中的人物更加真实可信,也让这些故事显得更真实,更加贴近生活。
 

相关热词搜索:民间故事 斗地主

上一篇:心静是开花过程
下一篇:初恋的童年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忻州论坛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