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 旅游 | 女性
健康 | 房产 | 汽车
供求 | 论坛 | 摄影

河曲:文笔镇志

2014-05-12 05:15:56 来源: 作者: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文笔镇位于“鸡鸣三省”的河曲县西北隅,北面、西面与内蒙古、陕西隔黄河相望,东与楼子营镇为邻,南与巡镇镇接壤。早在新石器时代,就有先民在这一带居住,该镇的科村、船湾村均发现新石器时代遗址。今天本网特编发著名作家 杨茂林的文笔镇志供大家欣赏。




 

  历史悠久的河曲县文笔镇(原城关镇),是全县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
  文笔镇位于“鸡鸣三省”的河曲县西北隅,北面、西面与内蒙古、陕西隔黄河相望,东与楼子营镇为邻,南与巡镇镇接壤。早在新石器时代,就有先民在这一带居住,该镇的科村、船湾村均发现新石器时代遗址。

  文笔镇古称灰沟营,亦称河保营,是重兵把守的“晋右严疆”,也是晋、陕、蒙商品集散的“水旱码头”。乾隆二十九年,河曲县治由旧县城迁到河保营。1940年2月河曲解放,县治迁巡镇河北,半月后迁樊家沟,1941年1月迁回城关,1944年10月又迁樊家沟,1952年再迁河北,1959年迁回城关至今。全镇辖13个行政村,总人口15123人,总土地面积51万平方公里,耕地面积21500亩,其中水浇地17000亩。地形东北高西南低,从坡顶至平川呈三级平台状。土壤既有耕种轻壤浅色草甸土,也有耕种中壤淤灌浅灰褐土和耕种黄土质淡灰褐土。气候属温带大陆性气候,春干旱,夏轻旱,年平均气温8度左右,无霜期150天左右。农作物以玉米、高梁、小麦、黍子为主,蔬菜、瓜果的种植面积日益扩大,是重要的粮油蔬菜瓜果基地。沙畔的西瓜,船湾的蒜,唐家会的葡萄,均久负盛名。矿产资源缺乏,但建筑用砂质量较好,销路甚广。这里的交通十分便利,晋西北循环公路从城东通过,连接着偏关、保德、五寨等县;本镇村与村之间都有公路相连。境内除发电厂、水泵配件厂、化工厂、医疗器械厂等县营企业外,乡镇企业也在蓬勃发展。年产万吨水泥的镇办水泥厂和民营的海红蜜股份有限公司,以质量求生存,赢得了较高的信誉。金三角农贸市场开辟,进一步促进了商品的流通。全镇生产总值连续7年以30%的速度递增,农业人均收入由1990的390元上升到1998年的1015元。市政建设全成推进,新修的黄河大街宽广整齐,商店林立,俨然大都市的一处闹市。文教卫生体育事业均有较大发展。镇办初中4所、小学14所、卫生院1座、卫生所9所,另有县办高中1所、县医院1座、县体育场1座、县图书馆1座、县影剧院1座。普及九年制义务教育工作,已经顺利通过省级验收。农村医疗卫生机构基本实现网络化。12个行政村安装了闭路电视,11个行政村安装了程控电话。全镇程控电话已经安装数千门。在依法治村、民主管理实践中创立的“两票制”经验(村民对党支部委员候选人投表决票),在全省范围推广。镇里的集体荣誉,有国务院授予的“农业社会主义建设先进单位”的称号,国家民政部授予的“乡镇之星”的称号,山西省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授予的“创建文明乡镇活动示范单位”的称号,山西省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授予的先进单位的称号,忻州地委授予的先进乡镇党委和忻州行署授予的“科技达标镇”的称号,以及县委、县政府授予的“经济战线红旗单位”的称号,等等。

  水旱码头“小北京”

  历史上的河保营,是镇守边疆的“古塞雄关”。黄河天险是第一道防线,沿河所筑长城是第二道防线,城堡是第三道防线,遍布境内的烽火台便是传递信息的“无线电”。河保营的城墙系明宣德年间始建,后世逐步完善,城墙周围3里8步,砖砌高3丈6尺,南门号“南薰门”,东门号“宾阳门”,西门号“靖远门”,北面无门,建北极阁一楹。当时全城设参将一员,统军三千。城内有县署、典史署、参府署、守备署、千总宅、常平仓、小教场等公署建筑。城内外有庙宇等较大建筑三十余处。登上挹青楼,俯瞰县城,但见亭台楼阁,历历在目,黄河如带,长城逶迤。北有护城楼,东有魁星楼,南有五奎楼,中有鼓楼,东西南三座城楼,雕梁画栋,高耸城关,威严肃穆。因为该城易守而难攻,所以虽曾有进犯之敌,但未形成大的战事。
  地处晋、陕、蒙交界处的河保营,在平绥、北同蒲铁路未通之前,内蒙古、陕北和晋北的贸易,在很大程度上仰赖于黄河这一水上通道,于是它就成为繁华一时的水旱码头。西门外的渡口上,每天有数百只船运走瓷器、布匹和茶叶,运回皮贷、粮食、油籽,货船从河曲至河套往返不绝,一片繁忙景象。随后,高脚运输又将货物不断从旱路运出运入,水旱流通。因此,北京、内蒙古、河北、陕西、河南及本省太原、晋中、晋北各路商人纷纷到河曲开设商号。城内八大街店铺林立,人烟稠密。仅钱铺、油酒坊、货铺、旅店四大行就有204家。北京、天津等大地方有什么稀罕货,这里都能见到;北京、天津等大地方时兴什么穿戴,这里会马上时兴起来。河曲的姑娘本来就生得漂亮,再加上穿戴入时,更把这个小城点缀得繁花似锦。所以有人就说:“河曲城是个‘小北京’!”
  1926年到1928年,蒙军头目奇子俊、奉军头目白凤翔先后率部洗劫县城,烧杀抢掠,无所不为,一时店铺倒闭,市场冷落。1938年到1939年,日本侵略军3次出动飞机数十架对城关狂轰滥炸,炸死炸伤一百四十多人,炸毁屋两千余间,许多文物古迹也被毁于一旦。昔日亭台楼阁,俱成一片瓦砾。这期间,繁华的城关从此萧条衰落下来。西门外渡口上渡的是成批走西口的农民。“河曲保德州,十年九不收。男人走口外,女人挖苦菜。”这首民谣就是当时情景的真实写照。

相关热词搜索:河曲 文笔

上一篇:河曲西口古渡 自然人文的画卷
下一篇:走进河曲岱岳殿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忻州论坛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