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 旅游 | 女性
健康 | 房产 | 汽车
供求 | 论坛 | 摄影

舌尖上的河曲:飘香的炸油糕

2014-12-28 02:17:31 来源: 作者: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油糕好不好吃?除了黄米、糕面的好赖,揣糕是个重要步骤,即便是壮汉也怕烫,须沾上冷水,攥紧拳头,使出吃奶的劲左右开弓、上下翻飞将糕面揉的精道,不软不硬,方才算是合格

 

 
 
  人闲生故事,嘴闲就好吃;在家闲着没事,老婆就天天琢磨着怎么吃出点花样来,两个人的饭不好做。做的多了,浪费!做的少了,指不定今天中午就来个客人,搞的你手足无措;尤其是这柴米油盐酱醋茶的事情,看似小,做起来却泼烦的不得了,因此,葫芦老婆汉子之间常常为了吃什么?怎么吃而搞的面红耳赤!老婆嫌我难伺候,我说老婆没本事,连一日三餐都调剂不好。这个现象,葫芦想不仅是葫芦家里存在,就是其他家庭也有类似的情况与矛盾吧?

  时下反腐倡廉,倡导节约,所以很少在外面饭店吃饭了,今天,突然想起吃油糕来,本人上街买了豆腐、粉条、小里脊肉,回家,见老婆已经忙的水洗汗脸开始蒸糕。过去,因为生活艰苦,想吃顿油糕,是件很奢侈的事情,河曲人除了在家庭成员过生日、女人过满月,以及逢年过节才吃顿炸油糕,图的是个喜庆,暗含喻意“步步高升”的意思!河曲人在娶新媳妇时,把给女方送油糕看得很是隆重,结婚当天,五明头起,男方这边就已经开始忙乎开了,挑几个平时身强力壮、能干的壮汉,将厨房里的火烧的热气腾腾的,第一个步骤先是和糕面,用滚烫的开水慢慢伴好用上等的好黄米亦叫软米磨好的糕面,弄成小指头大小的疙瘩放进笼屉里用猛火快蒸,蒸约十几分钟,连蒸笼布提出来,然后放在事先准备的面盆里开始揣糕。
  油糕好不好吃?除了黄米、糕面的好赖,揣糕是个重要步骤,即便是壮汉也怕烫,须沾上冷水,攥紧拳头,使出吃奶的劲左右开弓、上下翻飞将糕面揉的精道,不软不硬,方才算是合格,这个时候,你看哇,跟前帮忙的亲戚里站出几个手巧心细的小媳妇,大嫂子们来,拿毛巾替壮汉擦擦头上的汗水,然后蜂拥而上,开始展示她们的能耐了。但见她们拿出乘热打铁的态度与团结互助的办法,揪剂的揪剂,调馅的调馅,包糕的包糕,必须做到一气呵成,过去,包糕的馅也就分为糖糕、菜糕两种。结婚时,必须先捏好的是两条大糕鱼,其喻意是:“年年有余”,这个是主家不能吃的,必须在结婚时带在红盘子里送给人家新亲家,一般,有钱人家的糕鱼做的较大,一方面显示了自己对女方的极大诚意,一方面彰显了自己的经济实力;现在,因为生活水平提高了,饭桌子上,糕的数量无所谓,不过一盘罢了,而馅的内容却越来越多样化,有红糖、白糖、枣泥、豆沙等,但一般还是滚成长钵啷以后,用刀切成圆型,然后放进锅里炸成金黄色,再沾上白糖吃的居多。
  娶新媳妇这天,凡是与主人家关系比较铁的近亲,除了一大早跑去帮助干活,主要的目的,还是为了吃这一顿炸油糕,图的是沾点喜气,来年,年年有余;事业,步步高升。糕,除了素糕,就是油糕了,炸油糕的油必须选择上好的“胡麻油”,过去,土沟、单寨,前川乡有许多的土榨油来炸油糕,由于好糕面搭配上好胡油,炸出的油糕,香喷喷、软溜溜、吃起来浓香四溢,颇受河曲人好评!至于“黄芥油”炸出来的油糕,因为有那么一股子异味,慢慢的,就被淘汰出局了。过去,因为经济条件的限制,只能吃素糕,但素糕也有素糕的吃法,赵家沟乡地处河曲高山区,风间优美,空气质量好,养的羊细嫩味鲜,能够吃上顿赵家沟的炖羊肉沾素糕,那绝对是一种味觉与视觉的享受,怪不得赵家沟那些足不出户的老农民皆说:毛主席哇能吃甚哩?羊肉沾素糕,吃上一顿,好活死他祖爷啦!
    素糕简单,不去说它,反正得趁热了吃,只不过,软几叭塌的,费牙口。另外就是糖糕与菜糕了,糖糕好做,将剂子擀成薄片,包上白糖或红糖即可;菜糕先要调好馅子,用粉条,肉,豆腐,白菜或茴子白剁成馅,搁进油盐酱醋味精,包好进锅一炸就行,为了区别糖糕与菜糕,女人们会将油糕包成不相同的形状,比方说扁食型的是菜糕,那么捏成圆型的便是糖糕了。一般蒸糕、揣糕较费力气和时间,至于包糕、炸糕相对就简单了许多,但小媳妇们会组成一个流水线,“趁火打劫”,井然有序,各司其职,看到锅里的油七分热时,放入包好的油糕,让它们在油锅里上下翻滚,浑身上下起了泡,披上一层层金黄色的外衣时,恰到好处的捞出来,吃起来,热热的,粘粘的,美的不得了!
  在河曲,过去人们都把招待客人吃炸油糕当作最高的礼仪来对待,只有贵客,才能够吃上一顿炸油糕。
  想当年,在土沟乡下乡,我包的土沟乡的河岔、前下庄、后下庄、横连会、岳家山、马圈洼、俊河,俊梁、潘家山,王家山、榆立坪、榆立洼 等十几个村,负责收屠宰税,牲畜交易税,一年的任务不过3000元,但你想要从本来就穷的揭不开锅的少数人手里要那么五毛一块钱时,真的比要他的命还难!但东山上的人厚道,不情愿掏钱,吃,还是舍得给你吃的。尤其是大雪一下,开始杀猪时,家家户户都要吃杀猪糕,以示庆贺。记得有一次在前下庄赵重庆家吃杀猪糕,主人家将刚刚杀下的猪槽头肉切下来顺手丢进大锅里,炒的半生不熟时,搁进山药蛋,粉条,烩上素糕,喝上一海碗地地道道的“北方烧”,在热炕上呜儿呐喊,谈天说地的,平时所有的爱恨情仇马上烟消云散,真正过瘾的很!
  还有一次,潘家山唱戏,葫芦与公安局的老武去下乡,吃的派饭,四天时间,吃了、跑了12户人家,吃了12顿油糕,什么素糕、炸糕、蒸糕、一圪蛋吃的老桑腻歪了,后来。好长时间没敢吃油糕,家里人给我过生日,一提吃炸油糕,葫芦头摇成个拨浪鼓,一直拒绝品尝!
  若干年过去了,慢慢才回味起当初的味道,已然消失殆尽!中午,老婆的炸油糕倒是做的伶俐小巧,又好看,又好吃,再搭配上用炸山药蛋条条,豆腐,粉条子滚的粉汤,糕香味醇,软孺粘稠,恰到好处,汤鲜味美,热乎乎的喝下去,倍觉浑身上下三万六千个毛孔舒畅安逸的爽快至极!
  今年7月份,我骑摩托车路过杭锦后旗,也就是河曲人旧社会里“走西口”所说的后套。住在“甘草招待所”,听当地文化馆的一位朋友给我说起一段故事,原来油糕是不仅是咱们河曲人的地方小吃,还有个故事哩:故事说庙里住着大小两个和尚,老和尚爱吃油糕,在门前的地里种了一片黍子。小和尚怕干活,对老和尚说:种不种吃不上。老和尚有道行,不计较他。锄地的时候,小和尚又说,锄不锄吃不上。之后每一个生产环节,小和尚总要说一回“吃不上。”老和尚多次宽恕。最后一次,老和尚把糕蒸好坐上油锅,要小和尚去抱柴火炸油糕,小和尚边走边说,炸不炸吃不上!老和尚终于忍无可忍,拿起烧火棍去追打。漏了一个空,进来几只野猫把素糕叼走了。最后,老和尚把小和尚赶出了山门。因为一顿油糕没吃上,老和尚坏了几十年苦苦修来的宽容忍让的道行……
    在河曲二人台剧团供职时,当数薛秀英与徐秀梅演出的《压糕面》最为精彩,记得歌词里唱道:
  阳婆婆上来照西山。今日里给我妈妈过寿诞。 哥哥我把轳轳绞,小妹妹我来把水倒, 你帮我来我帮你,
  担回水来淘黄米, 黄米倒在碾盘上,双手手托在碾杆上,柳叶儿青杏花.... 哥哥拉来妹妹妹推,
  就好像鸳鸯水上飞,哥哥搋糕不怕烧,小妹妹巧手捏软糕, 哥哥捏了一个糖三角,小妹妹捏了喜鹊鹊,
  糖角角, 喜鹊鹊,又甜又喜咱们俩。捏了一个龙来,配了一个凤,龙凤就是咋二人。哥哥捏了一对百灵灵,小妹妹捏糕笑盈; 哥哥捏了一对对鱼,小妹妹捏了一池水;鱼傍水来水养鱼,鱼水永远不分离。后来,因为这个小戏,个别人把找对象、打伙计说成是量黄米,现在,与时俱进的用来说那些个小姐与暗娼,到底是什么原因?不得而知?记得有句方言土语形容女人屁股绵和,就以”叾子赛如个软油糕“来称道,因此,黄米的说法望文生义,恐怕就是从此而来吧?其实,所谓黄米,认真的考究:黄米乃黍子脱粒而来,也有品质之分,软则为上,硬则为下。硬的做出糕来和窝头无异。同一黍子,在这一村种上是软的,在那一村种上则硬。红泥地一个样,砂土地又一个样。故农家乐此不疲串换黍种,从而保证了油糕的质量。
  河曲的庄户人说:一年之计在于春,一年之糕在于种。一斤黄米做糕,捏大了是七片,捏小了八片,所谓“七大八小”就是由此而来!过去,吃油糕仅仅止于红白喜事。盖房子,有“上梁馍馍压栈糕”一说。上梁只是一道工序,压栈乃为竣工庆典,可见油糕的地位远在白面馍馍之上。还有“搬家不吃糕,一年搬九遭”的说法,不吃糕还有这多麻烦,你一年搬上九回家试试。贫困时期,娶媳妇儿这天,除去双方议定的彩礼及其他物品,男方还要另带一份“离娘馍馍离娘糕”,否则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甚至前功尽弃……
  河曲民歌里唱道:“三十里莜面四十里糕,十里的荞面饿断腰。”你看这油糕多耐饿!一个农村人想彰显自己的影响力,他非常含蓄地对人说的一句话是:你背上二斗黄米访一访我的名声。二斗黄米做成油糕,可够一个人吃半个月,半个月可走方圆百十来里路。那意思即周边地方没有说他坏话的人。 
 

相关热词搜索:河曲 舌尖

上一篇:走西口的游子回河曲
下一篇:河曲:家乡的香碗托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忻州论坛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