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 旅游 | 女性
健康 | 房产 | 汽车
供求 | 论坛 | 摄影

河曲邬家沙梁

2014-02-25 06:04:00 来源: 作者: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忙碌的村民 一“阿弥陀佛” 早上起来,阳阳都挂得老高了。才下炕,我就迫不及待跑到地里,看人们在那儿挖红薯、掏山药蛋、打花生、割芝麻…&hellip。

 

忙碌的村民

 

      一“阿弥陀佛”

     早上起来,阳阳都挂得老高了。才下炕,我就迫不及待跑到地里,看人们在那儿挖红薯、掏山药蛋、打花生、割芝麻……,只见一锄头抡下去,再用力那么一起,或者干脆用手拽着秧子,用力一拔,那或圆或尖、或大或小的东西就从土里噗噗冒出来,看着真让人心里欢喜,只觉得土地真是美好又神奇,叫人怎么不犯馋?

 

    犯馋的可不只我一个,那雀儿早已经扑啦扑啦在糜米地里飞进飞出,偷吃正欢。所以一早上,这糜米地是少不了要人看守的。

    为此三舅想了个法子,把个收音机开得老大声,就挂在地里的玉米秆上,老远就听得高腔子的戏剧从那小匣子里使劲撒开来,雀儿不明缘由,被唬在树上不敢下来,倒也很有些效果。

    后来不知怎么,那小匣子又给人换成是一个唱佛机,一声声“南无阿弥陀佛”像逐个穿成的珠子,被平缓的音乐推出,一颗一颗在这片土地里婉转跳跃,翻过糜米穗,攀上玉米秆,拂过向日葵,落到怀着红薯、花生和山药蛋的土里不见了。


     二 沟底

     一溜果树从山上排到沟底,风嘶嘶叫着。

    土坡壁上早已没有了用途的窑洞,空洞的嘴正对着这片山沟,叫那枝条零星的栅栏怎么拦得住?于是蓝盈盈的花朵从坡上铺陈开,像说一个故事,才开了一个头,就隐到溪水里去了。小溪唱着那故事的一小段,钻到草丛底下,于是长草就痒痒得左右抖动起来。

    人们怕是早已经忘记了这里,此刻大家都在田里面干活,谁也没空下到沟底下,躺在这么松软的树叶上晒太阳。就连绵羊也没空,它们这时候正忙着在坡顶上数它们拉的黑豆豆哩。


     三 傍晚

    切山楂的是姥爷,抱西瓜的是姥姥。

    院中央一棵红彤彤的海红果树,傍几株细溜溜的枣树,擎开伞一样的树冠子。

    夕阳就顺着院子里的红辣椒秧,踏到墙上去,趴到院子外的高树上,暖着唧唧喳喳的小秋雀。

    地上跑着个穿开裆裤的小孩说:

    “哎,你不烦咧!”


     四 龙王庙

    村口有座土砌的小庙,红对联褪了色,连日的雨水吧土墙冲垮了一半,露出了院子里疯长的青树枝,土门槛也歪塌了。

    村民们每天扛着锄头赶着驴车,都要从这座颓圮不堪的小庙前经过。

    慧慧拿着红水壶,在日头里穿过玉米地,远远就看见它杵在那,阳光晒得土坯子金灿灿的。

    慧慧说这是个龙王庙,原是用来求雨的。他姥爷家那边的村子,也有个大一点的龙王庙,说是庙里一唱戏,一准下雨,可灵了。

  “那为啥这庙塌了也没人修啊?”

   “现在都没人去拜了。”

   “为啥?”

    “如今谁还靠种地过活呀?有能耐的都外出打工去了。”

     从此后,打那土庙跟前经过的人们,谁都没有细细把它看上一眼,或停下来说上一句“呦,都那么坏了”,没有,只是把头耷拉着,把眼睛望着脚下的土,匆匆走过。

   “嗨,哪有工夫看它呀,赶紧回去吃饭,晚上村里头还开会呢。”

     是的,晚上村干部要召集大家开大会,这会前几天就在开了,几个大半夜过去了,这会也仍是要开。因为关于征地的条件,始终没有谈妥。也说不上谈,只是每天到点了,村民就聚拢在村委会里边,靠墙坐着,正对面靠窗的是两个白胖的官员。头两晚上还有些争执,到后来,渐渐都没话了,只是这样干坐着。

    是的,每晚经过那个龙王庙,聚拢来坐着。

 

忙碌的村民

美丽的山景

 

相关热词搜索:河曲 邬家沙梁

上一篇:河曲:乡村里的女孩
下一篇:最后一页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忻州论坛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