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 旅游 | 女性
健康 | 房产 | 汽车
供求 | 论坛 | 摄影

那些留守乡村的老人们

2014-10-31 20:07:13 来源: 作者: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邻家的冬天来得特别早。当杨树刚刚染上秋色,黄叶开始飘零的时候,隔壁八十岁的郭大爷已经开始穿棉裤。他腰间系一条褪了色的旧腰带,再用烂布条把破旧的裤口紧紧扎住,走起路来,两条腿罗圈着,真像是两条面口袋。


 


  邻家的冬天来得特别早。当杨树刚刚染上秋色,黄叶开始飘零的时候,隔壁八十岁的郭大爷已经开始穿棉裤。他腰间系一条褪了色的旧腰带,再用烂布条把破旧的裤口紧紧扎住,走起路来,两条腿罗圈着,真像是两条面口袋。我说:“大爷,前院的后生早上打篮球还穿着半袖衫,冬天还早呐!”老人拄着拐杖,长长地叹息一声:“唉,岁数大了,哪能和人家年轻人比?老人难过冬呐!

  老人的话引起了我的思索,仔细回忆一下我村近几年去世的老人,还真是在冬天去世的多。记忆中的办白事宴的唢呐声,总是在寒冷的冬夜吹奏着,那被风儿扯成碎纸条的引魂幡子,也总是伴随着雪花飞舞。
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老人难过冬呢?
  我查找了许多资料,似乎从医学理论上能找到其根源:“人步入老年之后,器官机能下降,免疫功能降低,抗病能力比青壮年减弱许多。冬季温差极大、气候恶劣,对体质差、易生病的老年人来说,是个不小的考验。许多常见老年疾病,如肺源性心脏病、消化性溃疡、心绞痛、心肌梗塞等疾病的发生率就大幅度上升……”
  这倒是事实,村子里有不少老人都是在冬季犯病的。天寒地冻,再加上路途遥远,老人们岁数大了,病情紧急的时候,纵然是岐黄圣手出马,也是回天乏术了。
  回想起我们村,曾经有那么多八九十岁的长寿老人。他们守着这个偏僻的小村,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就算是近年出现了“进城热”,大批的青壮年带着老婆孩子进了县城,他们也不肯离开这片土地,和子孙们去过城里人的生活。电视上那些老人们的各种活动,舞扇子、打太极、跳广场舞,在他们看来,还不如围着热乎乎的炉子烤个山药蛋,几个人聊天喝茶来得过瘾。
  可是,人走得多了,小村就变得消瘦了。村头少了人们饭后抽烟闲聊的身影,学堂里没了孩子们的欢声笑语。路边的杂草疯长,渐渐淹没了曾经鲜活的牛蹄印,墙头的狗尾巴草也耀武扬威,把天边的晚霞映得一片荒凉。傍晚的时候,几缕炊烟袅袅,却吹不散这村里的沉默和寂寞。村里没了年轻人住,缺少了朝气和热闹,只留下许多孤独和凄凉。老人们的活动变得乏味可陈,小孙子再也不到膝前撒娇,只隔着电话传来偶尔的问候。好多老人都是孤身一人,要是突然生了病,若这一天碰巧没有家人的电话,也没有个来串门借火的,便要躺在炕上捱一整天了。有一年冬季,有一位八旬老人每天都到我家串门,紧贴在炉子前,也不说话,只用一双混浊的眼睛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我曾经一度觉得很烦,去他家里一看,院子里荒草齐腰深,门窗都有不少破洞,炕上只有一卷旧铺盖孤零零地躺着。打量四周,冷锅清灶,揭开水瓮的盖子一看,小半瓮水已经结了厚冰,只有中间有一个洞,可以勉强伸进一只碗舀水做饭。看到老人凄惶的家境,我一下子原谅了他不请自来的举动。那些被滞留在乡村的老人,这种孤独难过的滋味,谁能言明?唉,老人难过冬!
 

相关热词搜索:乡村 人们

上一篇:采暖费热议下的公共服务转型
下一篇:邪不压正应当始终是社会常态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忻州论坛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