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 旅游 | 女性
健康 | 房产 | 汽车
供求 | 论坛 | 摄影

河曲歌王的传奇人生

2014-03-18 16:37:39 来源: 作者: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这个身份听起来好像很稀缺的样子,但总还能数出那么百十来个,为什么独独把辛礼生设立成一个标杆?毕福剑两度听曲,笑着笑着就流出泪来。阿宝学艺不到三天,一生俯首拜于身前。中央民族音乐学院扫榻设座,十几位教授联名请他前去讲学。

  



  1957年,内蒙古达茂草原。时值春天,万物复苏。成群的麻雀从天上飞过。  一个十五六岁的蒙古族姑娘正欢快地在草原上嬉戏。她追着鸟儿跑,边跑边唱。鸟儿的声音就像是唱歌,越唱越高。她跟着鸟儿唱着歌,一路相伴,无牵无挂,一直追出很远很远。


  在很远很远的地方,一个衣衫褴褛的少年,手里拿着一根羊鞭,正小意地驱赶着羊群。
  少年约莫十六七岁,长的又瘦又高,皮肤黝黑微微泛着光泽。他是家中长子,为了照顾四个弟弟的生计,不得已从一水之隔的故乡河曲县“走西口”来此打工。这里放羊的工钱比河曲高出三成,而且还管吃管住。他很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小心翼翼地盯着羊群,生怕走失一只,有时也会捡些野菜放进背后的竹篓。地主家虽然管饭,却只管两顿,出来时一顿,回去后一顿,使得他必须随身携带干粮。他嫌干粮太干,难以下咽,就将野菜挖回去腌制,在饿的时候可以伴着干粮充饥。少年驱羊向南,与北归的麻雀军团正好打了一个相逢,终究是孩子心性,忍不住取下自己背后的竹篓,倒出野菜,用一根树枝支好做成简易的“陷阱”,里面放入干粮碎末,吸引麻雀来食。
  一只麻雀果然上当,朝着干粮碎末一啄。竹篓一抖,就将它套在了里面。少年将麻雀取出,抓在手中高兴的不得了,同时看着地上倒扣着的竹篓却忍不住感到一阵心悸。他没有读过书,不知道千百年来早有“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的古训,只是看着手里不断挣扎却始终飞不出自己掌心的那只小麻雀,隐隐感觉到了现实与命运的可怕。当然,这只是一种极为模糊的影子,具体包含的道理他并不清楚,少年的心思转瞬就被眼前生动的画面所取代。其余麻雀四散逃开,将一幅嘈杂的画面拉空,视线的尽头显现出一个十五六岁姑娘的身影。少年看着皮肤白皙的蒙古族姑娘,眼睛瞬间就明亮了起来,这是一个青春期的男孩子正常的反映。姑娘问他:你为什么把它抓起来呀?他听不懂蒙古族姑娘的方言,误会她是想要手中的这只麻雀,于是想也没有想就朝她递了过去。蒙古族姑娘有些胆小,不敢接手,但却接受了他的善意,朝他笑了起来。
  少年示意姑娘别怕,让她慢慢靠近,抚摸着麻雀的羽毛。麻雀的翅膀一旦挣扎,姑娘的手就吓的躲开,逗的少年哈哈大笑,忍不住就高声唱了起来:“小妹妹在那、山里凹里、沟里岔里、白胳膊膊、红指甲甲、银手镯镯、手提上那篮篮、拿上那铲铲、个丢丢丢丢……亲亲。”姑娘听不懂具体的意思,却能听出个大概,脸蛋一下就红了。见他唱的好听,忍不住跟着他和起来:“小妹妹在那、山里凹里、沟里岔里、白胳膊膊、红指甲甲、银手镯镯、手提上那篮篮、拿上那铲铲、个丢丢丢丢……亲亲。”少年唱一句,她就跟一句,两人的兴致就这样起来了。
  少年只道她不懂汉话,仅仅能简单跟着唱,存了私心,就又教了他《五哥放羊》:
  少年唱:“正月里正月正……”
  姑娘跟:“正月里正月正……”
    少年唱:“……红灯挂在大门外,我问哥哥在不在?”
    姑娘也跟着唱:“……红灯挂在大门外,我问哥哥在不在?”
    少年别提有多高兴了,又唱到:“……五哥两眼瞅着我,我问哥哥亲不亲我。”
    姑娘也跟着唱:“……五哥两眼瞅着我,我问哥哥亲不亲我。”
    少年忍不住回答道:“亲!”姑娘却没有跟,红着脸看着他。
    少年掩饰着尴尬,继续唱道:“……我给哥哥做鞋袜,好鞋好袜都做下。”
    姑娘还跟着唱:“……我给哥哥做鞋袜,好鞋好袜都做下。”
  ……“身背苫毡手拿伞,怀抱一把烂羊铲”。小小的故事,雨纷纷;小小的人儿,还不懂。他们不懂“羊在前来人在后,只见黄土不见人”,不懂“一天没见五哥面,大路上行人都问遍”,不懂““一天到晚没空空,只等晚上的一阵阵”这些情歌字里行间究竟是什么意思,只是一遍一遍地唱,一个跟着一个、一句跟着一句的唱。转眼间,天就黑了,日头落开总是比时间更快。
  天黑以后,姑娘沿着来时的方向朝家返了回去,少年就带着一群山羊威武地跟在身后护驾,一直把她护送回去。少年走的很慢,姑娘走的更慢,一里来路,对于少年少女来讲已经是很长很长很远很远的路。 路上姑娘突然用河曲话开口说:其实我会说你们那里的话。少年的脸蛋腾地红了,像两朵火烧云一样,不知该怎么回答。姑娘又说:“明天我去找你。”少年忙应承道:“明天我在这等你。”  在两个小小的心灵中间,未来还没有实现的约定,跟过去的事实没多大分别。他们想到要约会,就好像明天两人真的已经见到了一样。少年幻想明天继续教姑娘唱情歌,幻想姑娘就像是五哥放羊里的妹子一样,幻想在某个早晨能和姑娘手拉着手,幻想在某个夕阳傍晚能和姑娘亲亲,幻想将来能将姑娘娶进门……想着想着,路就到了。
  路的尽头,是几间硕大的蒙古包,比少年的羊群雇主还要大的那种蒙古包。少年停住不动了,他远远地站在姑娘的身后,一直看着姑娘进去,然后恋恋不舍地原路返回。回来以后误了饭点,没有吃上热菜,少年被雇主骂了一顿。可他不气不脑,只是一个劲的傻笑。拿出腌制的野菜,就着干粮馍片,一口一口地下咽,继续一个劲的傻笑。晚上躺在冰冷的床板上,怎么也睡不着,看着拴在窗沿上的麻雀,想着白天发生的故事,还是一个劲的傻笑。第二天起了一个大早,少年匆匆吃过早饭,拿着羊鞭,赶着羊群,直接就去了昨天的那处草原。……可他没有遇见昨天的那位姑娘。
  他沿着草原一直走啊一直走,也不管路上的羊群们会不会失散几只,一心只想着尽快见到那位姑娘,就这样一直走到了姑娘家的蒙古包附近。硕大的蒙古包仿佛几座小山,就这样横曳在少年的面前。少年在门口转来转去,终究没敢进去,一直等到天黑,天黑以后又默默离去。往后又过了几天,少年都没有再遇到那位姑娘。看着那几座硕大的蒙古包逐渐迁徙,一个月后,少年终于死心了。转多少身,过几次门,小小的誓言还不稳,只是在心里从此住了一个人。
   几个月后,看着少年整日里无精打采的样子,雇主决定不再继续雇佣他。少年不得已要重回家乡。在回去之前,他带着自己捉到的那只小麻雀又去了那片草原。麻雀与草原是他最美好记忆的一样东西与最美好记忆的一处地方。他觉的很难受,可他很穷,不能“每日必酒,每酒必醉,每醉必歌”的抒发自己的难受,只能不断的唱歌,一首一首的唱,把自己生平会唱的歌全都唱在这里,全都唱给自己带来的那只麻雀听,就好像是唱给了记忆里的那个姑娘一样。他抚摸着小麻雀,这是他和姑娘之间唯一的信物,眼泪不住的流,歌词不住的唱出口。一首首歌在他的口中有了味道,后来这些味道经久不散,伴随着记忆融进了他的歌声里。小小的他还不知道,这就是失恋的难受。
唱完后,声音哑了,就像是裂帛一样。
   少年突然笑笑,仿佛明白了什么,慢慢松开双手,任由那只小麻雀飞出,向着天空更空处飞去。小麻雀是他身上唯一可以怀念蒙古族姑娘的一样珍品,可他就这样放它离开了。两千多年前,庄子说过一句话: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少年没有读过书,自然没有听过这句话,但却在不断的歌声中隐隐约约懂了这层意思。少年一个人看着这片孤独的天地,所有的心情汇聚成所有的景色:苍苍茫茫,空空落落。之后他就回到了河曲,摆脱了四年跑口外刮野鬼的生活。少年名叫辛礼生,这一年,他十八岁,确切的时间是1958年。写到这里我想起了两段为世人称道的文化传承故事。

相关热词搜索:河曲歌王 传奇人生

上一篇:制度创新聚合反腐正能量
下一篇:做人是做官的前提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本周排行 本月排行 总排行  
忻州论坛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