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 旅游 | 女性
健康 | 房产 | 汽车
供求 | 论坛 | 摄影

走近河曲骄子邬剑明

2015-06-08 16:16:15 来源: 作者: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一架从省城太原飞往首都的飞机上,一个40多岁的中年人正打开手提电脑,边浏览资料,边写写画画,好像计算着什么。忽而凝神静思,忽而低头计算,终于,他的脸上露出了会心的笑容,他似乎找到了一个什么问题的症结,对自己没有浪费这短暂的航程而感到些许欣慰。



 
  山西新闻网河曲讯:一架从省城太原飞往首都的飞机上,一个40多岁的中年人正打开手提电脑,边浏览资料,边写写画画,好像计算着什么。忽而凝神静思,忽而低头计算,终于,他的脸上露出了会心的笑容,他似乎找到了一个什么问题的症结,对自己没有浪费这短暂的航程而感到些许欣慰。这位惜时如金的乘客就是太原理工大博士生导师、国家首批注册安全工程师、国家安监总局安全生产专家组五大专家之一的邬剑明教授。他同时还担任着国家煤矿安全监督专家组专家、中煤劳保学会防灭火专业委员会委员、山西省煤炭瓦斯等级鉴定专家组副组长、山西煤炭安全监察局事故调查专家组专家等重要职务。

  邬剑明1964年3月出生在一个军人家庭。儿时的邬剑明是在山西省一个偏远的晋西北小县城长大的,因为这时他的父亲已经转业为地方干部。他小时候随父母住在县委机关干部宿舍大院中,结交的小朋友很多,大家都愿意和他一起玩耍;因为他从来不和人吵嘴打架,更主要的原因是他性格豪爽,乐善好施。不少和他一起长大的同龄人至今回忆起来都说,小时候的邬剑明和当地大多数孩子最大的不同之处是:其他的孩子是有点零食藏着掖着生怕被别人发现,个别孩子甚至是只有我吃你的份,没有你吃我的份,被人们称为“城薄皮”;而邬剑明正好和他们相反,哪怕兜里有一把炒豆子、葵花籽也要毫不犹豫的掏出来给大家分享,很有点及时雨宋公明的味道。我不知这和他后来成长为国家煤炭安全界的达人有没有必然联系,但他这种急公好义、待人随和的品行却是值得肯定,深得人心的。

  我认识邬剑明是在上世纪80年代初,在此之前的70年代中期我曾被短暂地借调到政府部门工作过一段时间,正好和他父亲在一个系统,他父亲是从部队转业下来的,公道正派,为人正直,敢讲真话,好伸张正义,打抱不平,不巴结上司,给我的印象很好。1981年秋天,早已被学校领导认可,做为县城高中骨干教师的笔者再次担任一个高考毕业班的班主任兼语文和政治两门课程,此时的邬剑明就在我的班上。我记得他聪明好学,悟性极高,老师讲的内容他一点就通,不是那种靠死熬油、耗时间才能学好的学生。邬剑明的心理素质也很好,他和小地方那些习惯于唯唯诺诺、胆小怕事的大多数学生相反,课堂上敢于抢着举手大胆回答老师们的提问,课下和自习时间也喜欢和各科老师共同探讨和演算习题,学习成绩更没的说,一流大学的料子。果然,不出我之所料,1982年,他就如愿考上了省里的重点大学——山西省矿业学院。我清楚地记得,那年,他还不满18岁。

  邬剑明在山西矿院学习的四年间,我或出差或寒暑假到太原,可能是师生关系密切的缘故,只要他在省城,都要接我到他们学校小住一两日,热情地领着我参观介绍矿院的教学楼、宿舍楼、图书馆、阅览室等,印象最深的是他带着我详细观察了当时矿院的大门和大门顶层上的建筑,说那个v字型的顶子就是博士帽的样子,语气中流露出他的雄心。还真是应验了这一点,几年之后,他也成为一名优秀的博士生。闲暇时间,作为一名穷学生的他总要借一辆半旧的带后衣架的自行车,驮着我去逛当时最繁华的大南门、柳巷、西羊市、钟楼街,那时候的太原城不算大,半天的功夫我们就差不多把太原城的一半给逛遍了。

  我记得他本科毕业后没过多久,正月的某一天忽然来到我在县城的家中,还相跟着一位美丽漂亮、气质高雅,举止落落大方的年轻女孩,一看就是个大家闺秀。经介绍我才知道,他们刚刚结婚,女孩也是本科毕业,学医的,在太原某大医院工作。谈话间我看着一对新人,脑子里忽然涌出一句没好意思说出来的话:“真是郎才女貌啊!”

  邬剑明考上研究生以后,边学习,边实习,边工作,他经常奔波于全省以及周边省份的各个煤矿实地考察,调查研究,测量数据,掌握第一手资料,为保障煤矿安全积累经验。说来也巧,作为一名第一线高中任课教师的我,除了两个假期,外出的机会很少,但却在北同蒲线的火车上多次与邬剑明不期而遇。我们每次见面,他都是跑前跑后,张罗着给我端水泡茶,他是个不爱说东家长里家短等闲话的人,照顾问候之后就直入主题和我聊起他这次是去了哪里哪里,井下的瓦斯浓度怎么怎么样,他准备如何如何处理。那个年代小煤矿很多,接二连三出事,看的出来他很为这些煤矿工人的安全担忧。现在回想起来,他当时是实在放不下心来,并且把我这个长者当作知己而不是当作外人看待才对我倾诉这些的。

  再后来听说他成了博士,升成副教授,在全省矿业方面崭露头角,开始在煤炭安全方面独当一面。他忙,当时我也很忙,除了教学工作还承担着管理工作,我们之间见面的机会少了,但他的消息还是通过不同渠道传到我的耳中。有消息说,他已经晋升为教授,成为太原理工大最年轻的博导,并且成为全国煤矿安全方面的权威,我作为师长很是为他高兴与骄傲,几次在全校几千人参加的开学典礼大会上讲话,以邬剑明这位河曲骄子成长的例子,激励学生们好好学习,将来报效祖国。我心里清楚,在我几十年教学生涯中教出去的无数考上大学已经成才的学生中,邬剑明无疑是份量最重者之一。我们之间互相尊重,无话不谈,无所不说,早已成为忘年之交,因为掐指算来,他这个上世纪六十年代生人和我这个四十年代生人相差了17岁,那是整整一代人的年龄差距。

  作为多年来的山西省高校拔尖创新人才,全省安全工程学科的带头人,在各级领导的支持下,邬剑明先后创建了山西省安全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担任主任;山西先导科技开发有限公司,担任董事长兼总经理。他的团队从事矿山安全教学、科研及新产品新技术的研发,围绕自主知识产权的“基于火源位置精确探测及火区信息检测的煤矿防灭火新技术体系”而研制开发相应的火区信息探测与检测装备及灭火新材料。2011年笔者有幸参观了这一基地,通过基地办公室张主任的详细介绍和参观展览,我这个门外汉也对邬剑明近几年这个团队带头人的科研情况有所了解。观摩着他所发明的“井下移动式束管采样系统参数测试仪”,浏览着“基于火源探测及火区信息检测的煤层自燃火灾综合防治新技术体系”的示意图标,阅读着“采空区自燃危险区域测定技术”等文字介绍,观看着他和原省委书记袁纯清、原省长王君、原副省长张平等省领导的合影。我懂得了:邬剑明是在用自己的智慧和艰辛,带领着他的团队,为我国几百上千万煤矿工人包括其他所有井下作业的工人保驾护航,在为他们创造着一个相对安全的工作环境而呕心沥血;他所研发的高科技火区探测装备和防灭火新材料的推广应用,不知排除了多少起安全隐患,挽救了多少鲜活的生命。在这里,“拔尖创新人才”、“优秀创新团队研究骨干”、“安全工程学科带头人”等荣誉头衔,比起那些井下工人的生命以及他们完整的家庭,孰重孰轻,邬剑明心里再清楚不过了。他是怀着对生命的敬畏,对责任的敬畏完成着、完善着和开拓着自己所从事的高尚事业。他在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诠释着“安全第一”、“生命重于泰山”、“人的生命只有一次”的人生内涵。

  功夫不负有心人。邬剑明以其知识,以其奋争,以其艰辛,以其执着,以其付出,取得了骄人的业绩。他创立了自主知识产权的“基于火源位置精确探测及火区信息检测的煤矿防灭火新技术体系”,研制开发的火区信息探测与检测装备及防灭火新材料,在中国山西、山东、内蒙古、宁夏、河南、陕西、神华、中煤等主要产煤省区和集团以及澳大利亚进行了推广应用;完成了澳大利亚国家基金(acarp)、国家国际科技合作重点项目、企业难题招标及委托开发项目等260余项,为现场节约灭火资金5亿多元,多次参与煤矿事故抢险和事故调查工作,为企业新增产值500多亿元,产生了巨大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他的团队与澳大利亚、南非、美国等国家建立了长期科研合作关系,引进的南非瓦斯抑爆系统改变了我国传统的安全技术装备及行业标准。建立了世界一流的“中澳矿山火灾实验室”,在国内外煤矿安全领域具有重要影响。与此同时,他科研与教学两不误,已经带出了3名博士,41名硕士,发表论文50余篇,其中scl收录4篇,el收录6篇;编著4部,申请专利13项,获省部级科技进步奖7项。为此,邬剑明得到了上级、群众和国内外各大媒体的认可,他的事迹被《中央电视台》“科技博览”和澳大利亚“longwallnews”栏目进行了专题报道。《新华网》、《光明日报》、《中国煤炭报》、《科技时报》、《山西日报》、《山西电视台》等也相继对邬剑明和他的团队制作了专题片进行宣传报道,在国内外业界引起很大反响。

  2012年10月19日,在山西省公布的9个优势重点学科和29个特色重点学科名单中,太原理工大的矿业工程赫然在列,这又一次反映了上级对邬剑明团队的重视和首肯。不少人认为,以邬剑明的创新能力和骄人业绩,加之年龄的优势和发展空间,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不过是迟早的事情,这也是我这个师长对学生日思夜想的期盼!

  我想,即便是二百年前写下《己亥杂诗》:“九州生气恃风雷,万马齐喑久可哀。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的大思想家、大文豪龚自珍地下有知,也应该以中华大地涌现出邬剑明这样的优秀人才而感到欣慰。

相关热词搜索:河曲 骄子 邬剑明

上一篇:河曲:爱画成痴的草根艺术家李永泉
下一篇:河曲:民初百岁老人樊亮香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忻州论坛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