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 旅游 | 女性
健康 | 房产 | 汽车
供求 | 论坛 | 摄影

河曲:永不消逝的山村货郎

2015-06-23 15:33:44 来源: 作者: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寂静的山村,农人们正在地里辛勤劳作,忽然,弯弯曲曲的山路上传来了阵阵熟悉而悠扬的音乐声。抬首望去,那辆白色厢式小货车正缓缓地向村里驶来。“老武来了!”村民们丢下锄头,兴奋地往村里跑去。村里没有下地的老人和孩子也早已听到了动静,老太太用围裙揩干净手上的水,孩子们丢下手中的玩具,兴高采烈地向村中心的文化广场涌去。



 
  山西新闻网河曲特稿(记者 窦占伟 王敏)寂静的山村,农人们正在地里辛勤劳作,忽然,弯弯曲曲的山路上传来了阵阵熟悉而悠扬的音乐声。抬首望去,那辆白色厢式小货车正缓缓地向村里驶来。“老武来了!”村民们丢下锄头,兴奋地往村里跑去。村里没有下地的老人和孩子也早已听到了动静,老太太用围裙揩干净手上的水,孩子们丢下手中的玩具,兴高采烈地向村中心的文化广场涌去。

  车子慢慢停了下来,一个中年男人从驾驶室里跳了下来,麻利地打开了车厢的后门,绿的红的蔬菜、成箱的水果、整件的啤酒,还有称斤制好的豆腐、肉类、各种小吃……分门别类地全部展现在人们的眼前。“不要着急,一个一个来,东西管够!”老武一边吆喝着,一边按照人们的要求将货物一件件地放在称上,迅速地报出价格。喧喧嚷嚷的活动进行了半个多小时,人们才拎着满手的东西,带着满意的笑容慢慢散去……

  这个备受村民欢迎的车主,正是河曲几年来唯一一个山村货郎——武欢荣。

  武欢荣今年46岁了,他是河曲县沙坪乡武家庄村人,1999年举家搬到了巡镇。为了两个上学读书的孩子,也为了全家人的生活,武欢荣经人介绍到磁窑沟煤矿打工。四年的时间里,挣了一些钱,但也受了不少苦。黑暗的窑底生活简直像噩梦一般,他数次受伤,最严重的一次是昏倒在地几个小时都没有醒过来,至今鼻梁上还有当初受伤的痕迹。2003年,武欢荣带着全家搬到河曲县城生活,两个孩子都到双语育英学校读书。为了一家老小的生活,武欢荣给环卫队倒过垃圾,还给人拉过砖,但他发现,一个月几百元的薪水根本就不足以维持一家人的开支。

  屋漏偏逢连阴雨,就在这时,武欢荣的哥哥生了病,在河曲县医院和太原医院来回辗转,住了近三个月的院。哥哥从小身体有恙,成年后也一直没有婚娶。父母呢?都已经步入了耄耋之年,父亲又有眼疾,看东西模糊不清,走路都得靠母亲搀扶着。这照顾哥哥的重任,自然得落在他的头上。在他的精心照料下,哥哥总算是康复回家了。可是,还没等他缓过一口气,年过八旬的老母亲又病倒了。作为家里的老生子,母亲最疼爱他,他也特别孝顺母亲。几年的时间里,武欢荣衣不解带地守在母亲的床前,不停地安慰她,鼓励她,一次次地将萌生死志的母亲从生死的边缘线拉回来,一直陪伴到母亲含笑离开这个世界。由于长年照顾母亲,武欢荣顾不上出去打工挣钱,家里的境况愈来愈不乐观,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常常到了入不敷出的地步。但武欢荣并不后悔,他对妻子和孩子们说:“人活一辈子,最要紧的就是要孝顺,要有良心。钱没有了还可以再挣,人没了就永远没了,一定要珍惜老人活着的时光。”

  母亲去世后,武欢荣开始思谋以后的生活出路。他想来想去,决定学着做生意。2007年9月,武欢荣在石油公司附近租了上下两间房,一层面积不到20平米,用来卖水产蔬菜,二层供自己一家人居住。当时武欢荣的老父亲已经84岁了,老人的双眼几乎完全看不清了,腿脚也大不如前。但老人过去是个老革命,是河曲有名的残废军人,性子特别倔,他对儿子说:“你不用管我,该干啥干啥去!”武欢荣怎能不管老人呢?他嘴里答应着,在屋里支起了一只大床,和老父亲住在了一起。老人的吃喝拉撒,他都照料得无微不至。

  水产店开了一段时间,生意不好不坏,武欢荣绞尽脑汁,想着其它的赚钱门路。有一天,他忽然想起了自己小时候常见到的山村货郎——货郎挑着一对装满货物的箩筐,靠一双脚挨村挨户地转悠。只要他走进村子吆喝一声,老百姓们都跑出来买东西了。这几年虽然城乡经济发展得不错,老百姓手里有了余钱,但村里物资缺乏依然是个不争的事实,自己何不从这方面入手,也当一个山村货郎呢?

  说干就干!2008年夏天,武欢荣将门市和老父亲托付给妻子,开始了自己跑山区的生涯。他开着一辆小货车,回到自己的家乡沙坪,挨村子推销自己的水产。可是,他想象中的抢购场面并没出现,半年来,货物都是看的人多,买的人少,一天下来,最多只能卖三四百元,除了成本和油钱,几乎所剩无几。每跑一趟,直到很晚他才能开着车回家,一走进家门,武欢荣又沮丧又劳累,他一头栽倒在床上,饭都不想吃。亲戚朋友都劝他说:“老武,不要瞎闹了,社会进步了,人家都是到城里开大超市,你倒好,跑回山上当什么山村货郎,那哪有个发展前途呀?正正经经守着铺子,慢慢往大闹你的水产店吧!”武欢荣不信这个邪,他咬咬牙,决定坚持下去。

  武欢荣将沙坪乡所有村子的路线都记在自己的脑袋里,哪个村人口多,哪个村买的货多,他也在心里慢慢归类着。时间久了,他形成了自己的规律:每周三和周六,他就会开着货车到沙坪乡卖货。为了更加拉近自己与村民们的关系,他将货价定得和城关一样,有时甚至更低,决不因为送货上门而加价。他还将每一个买货的村民当作自己的大客户,细心地分析他们的爱好:谁家爱吃苹果,谁家爱买青椒茴子白,谁家爱喝啤酒,谁家爱打豆腐……都一一记在心里。有时遇到自己没带的货物,他也承诺下一趟给送来。这样一来,他的货物就更有针对性,也吸引了更多回头客的青睐。慢慢的,他的客户越来越多了。每到星期三和星期六,不等他到来,村民们就已经在家等着。一听到他车上喇叭里的音乐声,大家就跑出来聚集到固定地点买他的日用货。

  日子久了,武欢荣就成了沙坪乡倍受欢迎的山村货郎,人们与他渐渐熟识,买卖关系就渐渐处成了朋友关系。有人托他进城买药,有人托他给孩子捎点儿吃食,他都一一爽快地答应。住在城里的子女们发现了这样一条通道,更是倍感惊喜,各种东西带着牵挂也跟着他的小货车飞到了乡村娘老子的身边。这样一来,武欢荣的小货车负荷就更重了,常常是满满一车出去,傍晚又满满一车回来。这个时候,武欢荣的两个孩子已经上了高中,他也离开了原来的地方,在县医院附近开了一家更大的“万家惠水产店”。这间水产店,便成了城乡交流的联络所,也成了物资中转站,请他捎东西的人把东西托付到这里,也从他这里将带着亲情的物资带回家。妻子常常笑称:“咱这个水产店快成仓库啦!”武欢荣也常常提醒大家,东西捎到后要尽快拿走,要不然太占地方,但依然有熟识的人常常将东西寄放在这里,一放就是好久。显然,在他们的眼里,武欢荣是个非常可靠的人,东西放在他那儿,不怕丢。对于这种情况,武欢荣也只能无奈地笑笑:“唉,谁叫人家信任我呢?放着就放着吧,终究要来拿的。”让他发愁的是秋天,村里的瓜果蔬菜一捎就是几麻袋,有一回,一位老人甚至托他给住在城里的儿子捎了四千多斤的土豆,他也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说起这些往事,武欢荣说:“都是乡里乡亲的,实在是不好意思拒绝,反正我回来也是空车,能捎就捎吧。”

  七年来,武欢荣“山村货郎”的名声传遍了沙坪乡的每一个小村,人们喜欢和他打交道,也非常信任他。武欢荣深深地明白:做人,最重要的是要厚道;做生意,最重要的就是要讲诚信。对于客户的每一个要求,他都一丝不苟地去完成,绝不打半点儿折扣。

  近几年来,武欢荣的足迹踏遍了沙坪乡,还延伸到了鹿固乡的蒿梁南沙洼一带,跑山区的频率也变成了两天一次。惯熟人都知道,武欢荣是个好说话的人,托付他的营生,即便是不挣一分钱,他也一定要想办法完成。拿村里人来说吧,遇到个红白理事,即使不是武欢荣出门的时候,但家里要是有需要,第一个想到的一定是武欢荣。武欢荣也不负众望,总是细心地将客户的需要记在清单上,按时给送上门,绝不误一点儿事。村里人家,办事宴规模不一定很大,有时跑一趟只需要二百来块的东西,除掉油钱和人工,武欢荣几乎是处于赔本状态,但他却从无怨言。相反,如果自己做得有什么不到位的地方,他总是想尽一切办法弥补,不给客户添一点麻烦。有一次,有一家人办喜事,托他买东西。他将货送到后才突然发现,客户要的餐巾纸忘了带。天已经晚了,山沟路远,客户无奈地说:“算了,对付着用吧!”他歉意地说:“这是我的错,我给你送来。”于是,为了两箱餐巾纸,他连夜又送了一趟,让这家人感动得不知说什么好。

  人们都说,商人是无利不起早。这话对武欢荣好像不太适用。大老远的把货从城里拉到山区去卖是为了啥?当然是为了挣钱。但武欢荣挣钱有自己的原则,不挣黑心钱,遇到特殊困难的人还要帮扶一把。几年来,他所跑的村子里有一位姓白的老人,日子过得比较凄惶,家里常常拿不出现钱来。每次武欢荣来村里卖菜,他总是在一旁眼巴巴地看着,尤其是逢年过节的时候,老人显得特别可怜,武欢荣就跟他说:“没钱就先欠着吧。”这钱一欠就过了年关,第二年武欢荣再去的时候,老人就有些不好意思了,武欢荣大度地说:“算了,去年的钱不问你要啦!”还有深墕村的一位五保户老太太,没有任何亲属,又带着点儿痴傻,连饭都不会做。武欢荣看她可怜,每次来都要带些馒头、茴子白之类的东西,送到她家里。老人虽然痴呆,但一看到武欢荣,就会呵呵地乐。

  武欢荣常常感慨地说:“老天对我还是不薄,让我们一家熬过了最困难的日子。”他对已经大学毕业的一双儿女说:“现在咱家已经没什么负担了,要是有余力,爸爸想帮帮别人。”两个孩子对他的想法十分赞成,他们将目标锁定在河曲的贫困学子身上。武欢荣的理想是,在有能力的前提下,资助十位贫困高中生上大学,让他们也有到大学深造的机会。目前,他在青年志愿者协会的帮助下,已经成功找到了自己的第一个帮扶对象——一名姓张的高一女生。这个女孩父母离异,家里还有个年幼的弟弟,一家人全靠母亲打短工艰难度日。好在这个女孩乖巧懂事,学习非常上进。武欢荣说:“这样的好孩子,应该帮。”

  日子如流水般匆匆而过,这个山村货郎的脸上带着满足的笑意,但他的脸上,分明已经有了岁月沧桑的痕迹。生活不易,每个人的钱都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但武欢荣说,只要自己有一天出车售货的能力,就要当一天的山村货郎,卖货的吆喝声将传遍河曲的每一个山村,永不停息,永不消逝。

相关热词搜索:货郎 河曲 山村

上一篇:河曲骄子丁建飞
下一篇:走近河曲白朴公园保洁工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忻州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