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 旅游 | 女性
健康 | 房产 | 汽车
供求 | 论坛 | 摄影

父亲周年祭

2015-04-22 09:02:59 来源: 作者: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那是2013年的隆冬。那个冬季应该说还算暖和,但那两天突然起风降温,也就在那两天,您却病倒了。真是病来如山倒,先是躺倒,再是住院。您的那些老朋友还以为,老渠也就是普通的伤风感冒,过两天就没事了。 是啊,老渠怎么会有事?在人们的印象中,您永远是快乐的、健康的。平常,人们与父亲一见面就说,老渠,你还有病?话语间仿佛父亲是一个铁人。

                          


  我以为您还能陪伴我很久,然而,您却病倒了。
  那是2013年的隆冬。那个冬季应该说还算暖和,但那两天突然起风降温,您就病倒了。真是病来如山倒,先是躺倒,再是住院。您的那些老朋友还以为,老渠也就是普通的伤风感冒,过两天就没事了。

是啊,老渠怎么会有事?在人们的印象中,您永远是快乐的、健康的。平常,人们与父亲一见面就说,老渠,你还有病?话语间仿佛父亲是一个铁人。
  还是在病倒之前,父亲一直在为标准化老年门球场地安装防护围栏的事跑政府,跑部门,找领导,游说,努力,终于有了眉目。在这之前河曲县的第一个人工草坪门球场在父亲近三年的努力下建成,顺利承接忻州市老年门球运动会。老年门球场倾注了父亲晚年大量心血,年已八旬的您,每天顶着骄阳酷暑在工地监工,生怕有半点纰漏,并亲自组织门球场的赛事活动。您带着大家的期待与热望,为了河曲的老年体育事业,一次次披挂上阵,精神矍铄,劲头十足。多少年来,全县的人都知道您是专搞体育的,做这个营生差不了。“只要老渠在,一切都放心”,这是几十年来全县人心中的印象。
  但是谁知道,您是拖着一条病腿在跑,每登一步楼梯都钻心地疼。那条腿的病是当年您初到晋西北,在偏关老营水库劳动时落下的病根,进入老年之后,病就自然找上门来了。但是,这些有谁知道?只有我们的母亲知道,我们当儿女的知道。想劝您,想拦您,可是我们哪里劝得住,拦得住?
  您还有严重的糖尿病。可是,您跟人说起来,就像是老年人生出一道皱纹,生出一根白发那样稀松平常。您笑眯眯地说,别人也笑眯眯地听,不像是说病,倒像是说四季轮回过程中一场风,一场雨,一场霜降,一次春去秋来。
  然而,您却病倒了。
  您是在为老年体育事业的奔波忙碌中被一场寒流击倒,引发糖尿病并发症。在病床上,您首先关心的不是自己的身体,而是惦记着人工草坪门球场地防护围栏杆设施的安装问题,还有一份上报的文件在打印店那里没拿回来,没有盖章,需要部门和领导签字。我们知道这病的麻烦和凶险,只能安慰您。
  您一辈子热爱体育,虽年已八旬但仍在不停操劳,因为这是您的事业。对于河曲县爱好体育锻炼的年青人,对于河曲县内您几十年交往下来的干部和职工,还有许许多多普通老百姓,您就是河曲县体育事业的徽记。
  我不敢说,没有您河曲县的蓝球、排球、田径、乒乓球等等体育项目和全民健身运动就会黯然失色,但是我敢说,正是因为有您,运动场和健身场上才有那么一批生龙活虎的年青人,一茬年青人变老,另一茬年青人再续上来,大家心里有一个共同的领头雁——老渠。河曲的体育事业,正因为您的组织之功,才有一次次赛事的精彩和壮观,才有一声声欢呼与喝彩。世界上任何事情,难就难在坚持,难在水到渠成的那一刻,需要一个站出来的人,需要一个热情不减的人,需要一个投入的人去吆喝一声,这样,难事就变简单了。您就是那个人。您投入了几十年,您热情不减几十年,您坚守了几十年。
  看到平日里身体健壮的您躺在病床上,还在关心体育事业,我们不忍心哄骗您。一头细心照料病榻上的您,一头我们遵您的吩咐把您病倒之前没做完的事情替您完善,然后再向您汇报,希望能减轻您身体上的病痛。
  我不敢说,您一个出生于晋中富庶县份的商家平民子弟,从祁县到天津,从天津回到山西,从太原下到忻州,从忻州又到了晋西北最苦焦的河曲县,扎根,娶妻,生子,立业,成家,沿着青春与时代指引的那条路最终抵达我们的家乡,承受了多大煎熬和委屈。但是我敢说,您和您那一茬外籍干部,肯定给这个僻远小县带来一股清新的风,给这个封闭的小县城打开一扇窗,注入了一种活力。这活力经过二十年,三十年,六十年,这块土地变成您自己的热土,也让这块热土有了别样的颜色。
  时间是一条流动的河。人生又何尝不是?您完完整整地流过来,还完完整整地继续流淌着。但是,时间又是有重量的存在,几十年风风雨雨,您用自己的热情与达观,将自己塑造成一尊在许多人心目中无法忽视的雕像。大家所到运动场和健身场,都会想起:老渠。老渠来了就好了。
  这是这片热土给您的回报。
  这是这片热土给您的荣誉。
  然而,您却病倒了。
  我们知道这病的凶险,所以丝毫不敢大意。尽管在县医院尽力抢救,您的身体却每况愈下,最后不得不转院前往太原。
  忙忙乱乱中,我们居然不知道时间,只希望在时间的混乱中您能够像平常度过一场感冒那样尽快好起来。谁知道,横在我们面前的竟是一道大关口。尽管我们知道,我们迟早要闯这道关的。只是没想到这关口就在眼前。
  母亲记得您得病的日子,她老人家每天在掐指算着日子。
  您得病的那一天是农历十一月十七。2013年隆冬。
  我们护送您到太原的日子,是农历十一月二十九。
  我们到达山西大医院病房,您已经神志不清。医生把您送进重症室,连下五个病危通知书让我签字,我们兄妹几人望着慈祥而达观的父亲、乐观而潇洒了一辈子的老父亲,忍着心痛仰天长叹,我们紧挽着您的手,心里默默为您祈祷,为您鼓励:您撑着,撑着,咱们一起闯关。
  我们昼夜守护在您床前,陪您度过漫长的二十七天。
  您仿佛在冥冥中与死神在球场上斗智斗勇了一回,在某一天早晨,您清醒了,您在微笑,您挥了挥手:咱赢了。
  我亲爱的老父亲,咱赢了。
  连主治医师都说:你父亲真是一个奇迹。
  年关将近,回到家里过春节。当车停在家门前,您不让我们抬您先上房间,而是坚持让母亲亲自下楼来接您。一见面,您就对母亲说:老伴,我又回来了,咱们俩的缘分还未尽,再好好活上几年。这情景让我们在场的人感动的泪流满面。您躺在事先为您准备好的升降床上,每天双手撑住握杆锻炼,坚持强坐一会,做着早日下床的准备。当知道您的孙女考上研究生,您突然精神得像没病一样,高兴地伸出手掌与您的孙女一击掌,像球场上再一次喝彩。
  2014年春节,我们全家人聚在一起。这是罕有的一次四世同堂大团聚,您非常高兴。我知道您有好多好多话要给我们讲,我能从您的眼神里看出来,但是我还是避开了。每一次,都避开。我是想对您说:咱不急,您先养病、注意恢复,慢慢来,以后的日子还长,等从容了,等病好了,将那些隐藏在时间长河里我们不知道的往事讲给我们后辈们听。
  本来,往年这个时刻,父亲会一丝不苟穿好衣服,围好围巾,戴上帽子,甚至还要搽一搽油,跟母亲一道相跟着拜望老朋友,嘻嘻哈哈,新年吉祥,万事如意。本来,往年这个时刻,我会和弟弟妹妹们围坐在父母身边,举家聚宴,与父亲倒上二两老酒对斟……
  然而,您还是病倒了。
  心在流泪,心在淌血。心在撕扯,肺在撕裂。望着孱弱的老父亲,才知道那句老话说得是再实在不过了:子欲孝而亲不待!本想着安顿好子女的学业,专门腾出时间来照料父亲,陪伴在父亲身边,聆听他讲述往事,帮他整理资料,进入他的内心世界,真正体会他的人生,然而...... 
  父亲很争气,他的身体状况在这个春节非常平稳。春节一派祥和。元宵,父亲还惦着今年的火在哪里放。您是河曲县第一次元宵焰火燃放的总指挥,此刻,其实父亲并不是在怀念他的青春,而是在享受这种气氛。接着春来了,树吐芽,您在催促我再尽快把门球防护网安装的事情办妥。我安慰他说,您就安心养病,放心吧!您笑了。
事情突变,是在农历二月中旬,父亲的病突然出现反复。农历二月二十八,第二次去太原。在太原的病床上,您还是一再说起门球场地的事情。我还是一个劲地安慰,你放心,一切都会办得妥妥贴贴,安心养病。但是,一周不到,三月初四晚上,您喝了一袋牛奶,没跟亲人们打个招呼,竟然不声不响地走了。永远地走了。
  父亲活得潇洒,走得从容。
  到今天,您走了整整一年。
  健壮的父亲,达观的父亲,胸怀坦荡的父亲,我们千言万语都无法表达您恩情的老父亲,您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父亲渠敦晋,字子高。古召余人,源出祁县渠氏,生于  1935年七月初一日,2014年三月初四日去世,享年80岁。
  

  

相关热词搜索:周年祭 父亲

上一篇:我为无偿献血点赞
下一篇:河曲关于征集《陆家寨村志》资料的启事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忻州论坛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