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 旅游 | 女性
健康 | 房产 | 汽车
供求 | 论坛 | 摄影

张远:爬行在望河亭廊檐下的日子

2015-10-03 14:35:42 来源: 作者: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我坐在高高的架子上,瞅了瞅头顶上那轮骄阳似火的太阳,愁愁的皱了一下眉。已经是八月时令,阳光还这般炙热。我没有太多时间的琢磨,歪戴着一顶有着小帽檐、略略能遮住一些炙烤的迷彩帽子,又开始了漫长的“爬行”绘画。



张远在望河亭廊檐下作画
 

  山西新闻网河曲特稿:(记者 张远)十天前,一个细雨绵绵的上午。我随朋友见了这个承揽了修缮望河亭的老板。了解到望河亭的两个亭子和长廊的八福里需要画上一些山水、花鸟、人物之类的写意国画。我看到大大小小的留白,需要绘画的地方好多,难免有些犯难。但听到不限制时间,绘画内容还随意,也就接了下来。既已接下了活,就得踏踏实实,专心地做一些准备。从心里上要克服一些爬在高处踩在用竹条捆扎成的架子,还特别软颤的的恐惧心里。从身体上还要忍耐高举胳膊的疲惫和风吹受凉、疼痛的脊背。从资料上还要准备大量的色彩明艳且简单还容易出效果的图片

  这么多幅长廊国画,对于那些专门从事古建筑彩绘的师傅来说那真如探囊取物,钱就在画师笔下的随便一点厾,就扒拉进自家的口袋里了。而对于我这个初次接触墙面彩绘的女人,确实有一些难度。对于任何材料的任何画种并不陌生,但,对于在高空的墙面上作画却是生疏的。所以,画的格外用心,进度也相对的慢了好多。

  我坐在高高的架子上,瞅了瞅头顶上那轮骄阳似火的太阳,愁愁的皱了一下眉。已经是八月时令,阳光还这般炙热。我没有太多时间的琢磨,歪戴着一顶有着小帽檐、略略能遮住一些炙烤的迷彩帽子,又开始了漫长的“爬行”绘画。

  只一会儿的功夫,天空的颜色骤变,湛蓝晴明的天空着实妖媚,多变的云层在我的画幅上忽明忽暗。我回头看了看诺大的望河亭,深深地吸了一口狂风卷过来的冷气。暗自庆幸,我在高高的架子上,还是安全的。那风中雨在飘,时而滴落在我的后背上,时而随着更大的风打在廊檐下的画幅上。远远望去,昏黄的黄河在风中摇晃,沙石雕塑周围的松树在风中咧咧作响。我透过风中的雨,那松叶更绿,那座《孕育》(不明确那座雕塑作品的题,只是觉得,一个婴儿爬在母亲的裸胸上正在吃奶,故,我把它命名为《孕育》)在风中亲更浓。

  远处嘻嘻地跑来五六个男孩,手里各自提了显得很有分量的食品袋,还有个男孩手里提着烧烤箱。我的心底一阵欢喜——有人的地方虽说常感到落寞,可这会儿偏偏又特别向往闹腾的人群。听着孩子们在激烈的音乐中嬉闹,我手中的画笔也随着音乐的节奏舞动的更快。

  他们似乎没有发现高高的架子上有人。他们搭起烧烤箱在亭子里猫着腰选择适合烧烤的地方。不偏不倚刚好选在了架子上有我的架子下。正准备点火,我微笑着:“要熏我”?这才,抬起头来,看见我正端坐在他们“头上”。又窃笑着抬起烧烤箱换了地方,嘴里念念着:“啊呀,上面还有人”。

  我在风声,音乐声,嬉笑恼骂声的背景里时而望望孩子们欢快的烧烤气氛,时而瞭瞭已经画完的高高的亭子。心里满是幸福。

  几天前,在两个亭子上画的时候,还是站在高架上作画。而开始画长廊的时候,只能蹲着或者干脆坐下作画。每画完一幅,是屈膝猫腰,手脚并用,爬着才能到另一个作画地点。就是这样爬着从这幅换到另一幅。一手拿着颜料桶一手抓着窗栏,或者一手提着水桶一手抓着窗栏,也或者是一手拿着几个调色的盘子一手仍然是抓着窗栏。几次倒腾才能轻松地坐在另一个需要作画的地方。有时候,连着爬行几次后,觉得特累。直直地站在外围的钢管上,自语道:“我怎样才能直立行走到那个地方呢!”画长廊外围的时候,我还可以站在钢管上或者梯子上直立一会儿。而,真真爬行的日子那是画长廊的里面。许是自己对绘画的热爱才能爬行着坚持了这段日子。

  风的怒吼声,打断了我短暂的思索。轻轻扭转一下发困的颈椎,只见,风压低松树,卷着云层夹带的雨滴一阵紧似一阵。刚开始的雨并没有落在我的背上,随着风越来越大,仿佛看着我坐的太过稳当,风向略一改变,雨滴也斜着吹落在我背上。我才意识到廊檐下也不见得能躲雨,于是,我顺着梯子钻进了亭子里。天空的颜色也如孩童的脸霎时变黑。豆大的雨滴噼里啪啦地打在了亭子、架子、梯子甚至我的坐垫上。来不及我收拾,狂风怒吼着,我的帽子被风吹跑,顾不得去捡,风势雨势已然拧成了无数条鞭子,疯狂地抽打在望河亭的每一个角落,就连亭子里躲雨的我和那些男孩们都被吹打的无处藏身,一身湿淋淋。狂风卷着一个惊雷,在天空中长长的划过一道闪电,我抱紧包包和坐垫,呆靠在廊柱上。置身在诺大的一个只有我们几个人的公园里,背景又如此恶劣,有那么一瞬间,悲凉、恓惶的感觉席卷全身,心比身体的湿淋淋更冷,一个女人何苦去接这样又晒又吹又令脊背翻倍疼痛的活呢!也还好,有孩子们陪着我感受这一场如临大敌的,恍若即将赴死的“刑场”。

  猛烈的狂风暴雨犹如困兽出笼,肆虐地摧残着刚刚还是一片祥和、美如画的望河亭。只有几十分钟的暴雨袭击,恍若隔世。风停止了咆哮,雨随即也止住了哭泣。阳光虽然也惨淡淡地露了脸,可孩子们的烧烤兴致全无,骂骂咧咧地耷拉着脑袋,提着还没有开封的食物,落魄地走下了亭子。我望了望还没有完成的画稿,摸摸了湿漉漉的衣裤,还是决然地重新坐回了画幅前。嘴上嘀咕着:“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每天给自己定下的任务不完成,又怎能回家!好在,除了身体感觉冰凉凉的,再没有疼痛之感。作画的时候也清爽了一些。

  刚才的炙热和左臂部位剧烈的疼痛原是这暴风骤雨的前奏!只是,我太过沉溺于绘画带来的强烈感受里,忽视了一些罢了。


望河亭廊檐下张远的作品



望河亭廊檐下张远的作品



望河亭廊檐下张远的作品



爬行在望河亭廊檐下的日子
 

相关热词搜索:廊檐 日子 张远

上一篇:国庆黄金周 我的假期我做主
下一篇:王老师 你还好吗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忻州论坛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