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 旅游 | 女性
健康 | 房产 | 汽车
供求 | 论坛 | 摄影

还是社会主义好

——一件难忘的事

2015-10-12 16:24:50 来源: 作者: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送走救活了的神木讨饭人,对于这个出身于国名党高级军官家庭,又曾被打为右派,并有海外关系的高级知识分子的伍沛霖大夫来说,震动实在太大了,他当时深有感触地说:“这才是救死扶伤,这才是真正的人民医院。” 上世纪八十年代,伍沛霖大夫到美国探亲回来,又一次与我谈起那年救治这个神木讨饭人的事情,曾意味深长地说:“还是社会主义好”。



 
  那还是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期,我当时在河曲县人民医院中医科工作。一个初秋的下午,我和伍沛霖大夫去沙梁一户农家出诊。在回县医院的路上,突然看到汽车站门口西侧有一群人在围观,于是我也好奇的跑过去看热闹。
  原来这里横躺着一个衣不遮体,满脸血泥混粘的“死人”,简直就是一个血头郎。如果不是下腹部暴露在外面,很难认出是男是女。出于职业的关系,本能地上前去摸了一下这个人的脉搏,顺口就喊了一声,“这个人还活着。”
  此时,伍大夫也过来了,他看了一下说:“这是上消化道出血,病人已经昏迷,要及时抢救。”于是他负责守着病人,我急忙搭了一辆自行车,跑回医院向薛生弼院长汇报了这一情况。当时李二才书记正好也和院长在一起,他俩当机立断,让很快把病人接回来抢救。于是派了救护车把这个既不知姓和名,也不知哪里人,身无分文将要死去的人接到了县医院内科,交到了伍大夫的病房救治。
  伍大夫进行了仔细的检查,诊断为肝硬化,上消化道出血,肝昏迷,血色素仅有4克,生命垂危,急需要输血抢救。同时,伍大夫把这一诊断和当时患者的病情及时向薛院长作了汇报。
薛院长说:“要尽快竭力抢救,我来组织血源。”于是内科伍大夫为主,进行了为时一个下午又一个晚上的积极有效的抢救,次日凌晨,病情稳定,病人终于苏醒了。
  经了解。才知道他是陕西省神木人,是一个智力完全正常而身无分文的讨饭人。也许是担心向他索要医药费,始终不肯说出他是神木哪个村的人。当把这些情况再一次向薛生弼院长汇报了后。薛生弼院长不假思索地说:“不管他是哪里人,不管他有无分文,不管他是个讨吃子还是个要饭的,人民医院是救死负伤的地方,只要需要,我们就要及时救治。否则怎么能叫人民医院!你们只管救治,钱我来搞。”
  就这样,这个讨吃要饭的患者通过了一个月的有效治疗和精心护理,合理膳食,病情逐步改善,体力恢复了许多,可独自步行两公里,可以出院了。
  临出院时,医院还给他带了不少药品,派了医院仅有的一辆救护汽车把这位没花一分钱而捞了一条命的神木讨饭人送到了当年的天桥水电站一分部神木营,请那里的老乡转送他回村。
  送走救活了的神木讨饭人,对于这个出身于国名党高级军官家庭,又曾被打为右派,并有海外关系的高级知识分子的伍沛霖大夫来说,震动实在太大了,他当时深有感触地说:“这才是救死扶伤,这才是真正的人民医院。”
上世纪八十年代,伍沛霖大夫到美国探亲回来,又一次与我谈起那年救治这个神木讨饭人的事情,曾意味深长地说:“还是社会主义好”。
                                            

相关热词搜索:社会主义 还是

上一篇:不动产登记如何影响你我
下一篇:“救命钱”岂容随意套取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忻州论坛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