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 旅游 | 女性
健康 | 房产 | 汽车
供求 | 论坛 | 摄影

视频:走近河曲“老县长”刘三虎

2016-02-28 08:42:24 来源: 作者:记者 王春梅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践行“三严三实”好干部刘三虎》的片子做完了,18分钟的片长,记录了老县长离而不休的晚年生活,展现了一个老共产党员奉献终身的高尚情怀。




  山西新闻网河曲特稿(记者 王春梅)《践行“三严三实”好干部刘三虎》的片子做完了,18分钟的片长,记录了老县长离而不休的晚年生活,展现了一个老共产党员奉献终身的高尚情怀。

  片子做完了,我自己却觉得还有好多感受没在片子里呈现出来,篇幅有限,水平也有限,我想以文字纪录的形式让大家和我再一次走近老县长,真实感受“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

  大家都知道,河曲电厂上马是河曲经济飞速发展的标志,在河曲建设电厂是刘县长在任时确定力争的事情,“煤变电”这也是刘县长认为能让河曲这个偏远山区得以发展的出路。然而,从1983年开始,河曲电厂几起几落,经历了18年的艰辛努力,最终达成了他的愿望。

  为了展示这段历史,我们多次采访过刘县长,面对镜头,他也只是说了大概的经历,说县委政府如何努力促成电厂上马。跑的多了,和老县长渐渐熟悉了,觉得他就像爷爷那样平易近人,一次,我自己去找他,提出了我的疑问:您说河曲条件如何好,完全具备上电厂的条件,可为什么经历这么长时间?可能是跑得多了,彼此之间也熟悉了,又不面对镜头,他就给我讲了那些年电厂之争的曲折,也讲了他因为这件事与自己的顶头上司多次据理力争,甚至激烈到吵架的地步,后来到了工作都无法开展的窘迫之状等等缘由,当然也讲到后来天时地利人和的成功喜悦。

  后来在采访河曲县原计委主任高虎时,他也谈到了这段,说刘县长那人做事太认真,因为河曲电厂之事和地委之争真的不是所有人能做到的,至于过去的那些个扯皮事,大家都很避讳,也不适合在采访里说,请你略去等等。

  通过这些采访,并翻阅了2001年刘县长当时给国家计委投送个人建议书《一点建议》和等文字,我真正理解了刘县长在谈到关于在河曲建设电厂的那些经历,和那句话:“十八年,真是酸甜苦辣……都尝遍了!”

  在那些文字里,我又一次感受到了他作为一方父母官对这片土地的挚爱与深情,他的叙述不只站在河曲一县的发展,更是立足华北、西北大区域的电力发展和晋陕蒙老区的一个扶贫问题上,他认为河曲电厂能实现“空中输煤”,不仅是华北、西北大电网联网的最好连接点,也是辐射面很广的扶贫动力源。如今,河曲电厂作为国家确定的“西电东送”北通道的主要电源点之一,为河曲的经济社会带来了强有力的发展后劲,想必,这一定是最让人欣慰的“政绩”了。

  为了他治下的这片土地,为了他的父老乡亲,全然不顾自己的前程和官路,直言上谏的事例多多,这在周少卿的《一身正气的老县长刘三虎》中阐述的比较深刻具体和有见地,这何止是一个“认真”两字尽述的!

  不忘农村的苦和常常记挂农民的生计,更是体现了刘县长悲天悯人的情怀。在采访张满贵时,他拿着的那封“由无息借款改为无偿援助”的信告诉我们:刘县长就是他事业上的救命恩人,没有刘县长的支持,他根本走不到今天,也就没有河曲农民能依靠种山药蛋致富的故事。刘县长支助他四万元钱发展脱毒种薯,是他事业的拐点,也是起点。

  2007年,张满贵的脱毒种薯基地陷入前后为难的困境,他找老县长向县里求救,刘县长说:你没成果,人家也不敢答应,你说差个三四万,那我先借给你四万,出了成绩咱再说。就这雪中送炭的4万元钱不仅解了张满贵的燃眉之急,也为他成功培育种薯奠定了基础,后来,在刘县长的促成下,脱毒种薯成为当年县委政府“为民办的十件实事之首”给予大力支持。近年来,河曲围绕建成山西最大、晋陕蒙三省区著名种薯基地和集散地的目标,各方面加大了人力、财力、物力的投入,产业规模不断壮大,产业富民作用日益凸显,脱毒种薯成为了河曲高山区农民脱贫致富的支柱产业,2013“脱毒马铃薯一级种薯繁育推广技术体系”项目被评审为国内领先水平。全县的种薯专业合作社从无到有,发展到12个,农民自繁自用,种上了产量最高的原种和一级薯。2015年,兴农科技公司微型薯的产量增长为500万粒,全县种植微型薯1000多亩,原种2万多亩,一级种薯4万多亩,脱毒种薯普及率达90%以上,亩产由原来的1500斤提高到3000斤,仅此一项,全县薯农增收近亿元,实现了农民发“薯财”的梦!

  在采访刘县长时,我问他:你那么确信张满贵的脱毒薯会给农民带来增收吗?

  刘县长说:河曲的农民太苦了,咱这个地方土地贫瘠,又十年九旱,长出点东西不容易,增收致富就更谈不上,如果有个好项目,支持一下,有了发展就更好了,成功了,农民的生活有了改善;不成功,也算给他一些资助做科研,终究会有发展的。

  如果说他当初看好张满贵的事业的话,他是一心系着农民的增收,而支持科研则更是精准扶贫的范例。说刘县长心系农村心系农民,还有一个故事可以佐证,而这些都是在他离休多年后的所做所为。

  在做这个片子的过程中,按任务要呈献的三个故事中有一个是他与大学生村官张琳发展马束坪村的故事。2011年县委组织部开展了“大手牵小手”结对帮扶活动,让德高望重的老干部与大学生村官结对子,帮助大学生村官更好地干事创业。在老干部、大学生村官创先争优结对联动促进会上,老县长当场表示,愿意与张琳结成对子,一起发展马束坪。之前我采访过张琳,觉得从她的故事中挖掘刘县长其人其事应该算还原人物了,可片子做好后,部长提出看法,说既然是马束坪村有了发展,那村民们怎么看的?……

  在重做之前,我又捋了一遍那里的故事,听老干部局王巨太局长说老县长为了给村里发展种草养羊,还和一个叫窦密发的村民签了协议。为了更进一步了解老县长在马束坪工作的那段,我决定去一趟马束坪。又一次因为这个片子去打扰刘县长,想让他和我们走一趟马束坪,出乎意料的简单,刘县长说,你们定下几时走我和你们一起去。

  前后联系了好几天,一直没打通窦密发的电话,后来通过和村主任联系,才找到他,并且前安后顿说我们去采访时他一定要在,于是定下了那个星期的星期四去。星期四早上,我又打电话确定了一下,因为去一趟马束坪开车快点需一个半小时,还不说找人,如果人不在,我们就算白跑了!

  一大早窦密发电话又打不通,我还想,上下午打不通可能在地里忙乱了,可这一早上也不通,唉,村里的人可真勤快。又给村主任打,主任说,在了,没问题,昨晚上还去他家了,和他说好了。然后村主任有些支吾:你们今天来呀?要不,明天哇。我不解:你不是说人在了,为什么要明天?我们已经在路上了!

  那个时候,我们已经和刘县长坐上车了,大家都看我:什么情况?

  我告诉大家:村主任说,今天是十月初一哇,这日子不出门!他们村里的班车还不走了,村里人没个离地方的!在村里呆过的人都知道了!

  哦!原来是这样,农历十月初一是鬼节日子,有忌讳的人家这天不出门。职业使然,我从来没有忌讳过什么日子,我在乎的只是被采访对象在与不在,方不方便,问问老刘县长哇,我给大家说了一下这个忌讳,问刘县长咱用不用也忌讳一下?刘县长笑着说:只要密发在,咱就去,我除了党纪国法,什么都不忌!并回了村主任的话:我们一个半小时去,你让窦密发今天上午不要安排下别的事了。

  然后我们就出发了,一路上,刘县长和大家说忌讳,他说他从来不忌讳什么,搬家也不看日子,那时都忙了,哪一阵有时间哪一阵搬。我开玩笑,那也不吃糕哇?(家乡有句俗话:搬家不吃糕,一年搬个好几遭。)刘县长说哪能顾上了,有时候需要了也搬个好几遭。

  这个玩笑让我们轻松了好多,虽然一路说说笑笑,可刘县长那句“除了党纪国法,什么也不忌”的话还是让我心中一动,是啊,这样的敬畏有多少人能真的放在心上?

  九点多,车停在了村委会,一群人等在那里,大家都上来和老刘县长打招呼,刘县长一一问过后又给我们做了介绍,对我说,今天听你安排,你说去哪我们带你去哪。我说先去养羊基地哇,窦密发说他的羊今年卖的差不多了,就家里还有几只,先去家里哇。

  在去他家的路上,大家七嘴八舌的告诉老县长今年的收成,路过放谷子的场面,刘县长亲自捻开穗子看了看饱不饱满,问大家今年天旱,影响够多大?村里的路本来也不宽,一辆装满庄稼的四轮车开过来时大家都停到了路边,车走到我们前面也停了下来,车上的人一跳下来直奔刘县长:“刘县长,你回来了?”后面的几个人一起凑上来,问长问短的,刘县长也问大家,今天收了些甚,收成怎么样?一路上不断有人问候,刚开始我还觉得是认识刘县长的问问,可是,这一路,村里头不管是碰到了什么人,大家都是这样打招呼:刘县长,回来了?

  我问走在身边的窦密发,大家都认的刘县长了?我是想,虽然现在资讯发达,书记县长经常在电视上露面大家都也认识了,可不见得县长就认的咱,这招呼是随便打的?再说刘县长离休都好多年了,电视上也不经常见,一个小村子怎么会有那么多认识刘县长的村民了?好像刘县长还不时叫大家的名字了。

  窦密发说,认的了哇!他和我们种草养羊攻占了二年,前前后后跑了二十几趟,还住在村里,这村没个不认识的。那不屑的神情像是在告诉我,那是我们亲戚,能认不的了!

  我彻底傻了,怪不得我做的片子通不过了,我只是采访了张琳他心中的老县长,可从没这么近距离的走到老县长和村民们的生活中。这么一路走来,我再没一句话可问,就那么默默地看着村里一拨又一拨的人们和他亲近和他亲热,他们的手始终都拉在一起,感觉老县长在马束坪村民们眼里那就是个至亲至爱的家人啊!

  我们一行人在村主任窦继厚带领下先去了他们的三春晖合作社,村民们也一路相跟着走到了养羊基地,刘县长和大家一家家的看了羊,问了今年的行情,知道今年的羊价不高时,他还和大家探讨村里还有什么发家致富的路子可走,村民对他的信赖之情溢于言表。

  去了窦密发家,刘县长先看了他养的羊,又问了今年的收成等情况,后来大家就聊到了当年在村里老县长鼓励大家种草养羊时的情形来,窦密发说,那个时候为了让我们种苜宿养羊,刘县长还和我签了合同,并且拿出合同让我们看。

  合同是刘县长和窦密发签的,是为解除窦密发种草养羊的后顾之忧,因为当地人都不用苜宿养羊,说吃了苜宿羊胀肚了,可是“立草为业,科学种养”是刘县长与张琳通过到马束坪村驻村,对村里的立地条件、人口分布、产业现状进行了分析,结合实际,制定的发展规划,而且刘县长认为,既是示范点,就要办得有学习推广价值,所以决心在良性循环、生态农业上闯出一条路子。

  说起当时的合同,刘县长说:“当时窦密发有三只母绵羊,还是带肚羊,只要他愿意种草(苜宿)就给他500元钱,种起来喂羊,羊喂死了,算我的,我给他全赔;喂了不长膘着情赔,喂好了算窦密发的,奖他800元钱。”

  窦密发告诉我们说,后来羊吃了可好了,村里人也尽拿这草喂羊了,后来就发展起来了。刘县长下来就住在他家里,“这个人可好伺候了,吃饭也不挑,我们吃甚他吃甚,完了还给我伙食费,至于合同,是他个人和我签的合同,钱是他自己出的。在这期间,他还和我们在沟壕里种了枣树,他穿的一双运动鞋踩得尽是泥……那可是辛苦了。”当时采访时大家说的话有些絮叨,为了后期做节目不用大量裁同期,我问了一句不适时宜的话:“刘县长都离休多年了,还又和你们在村里这么苦干了,又出钱又出力,你觉得他为甚了?”这一问把个窦密发问急了:“你说他为甚了?莫非是怕我们过不了?他为我们着想那可是真心的!”

  村主任窦继厚也说,“刘县长虽然退休了,不管是他在红崖峁当书记时,还是后来当了县长,不管走在哪里,可心里还是记挂我们的了。2012年,在老县长的帮助下,张琳从县扶贫办为马束坪村争取到种草养羊扶贫专款50万元,两年内村民共种植牧草600亩;新建标准化养殖小区1600平方米;成立了三春晖养殖专业合作社,全村发展舍饲养羊达到600多只,大家也都受益了。”

  从窦密发家出来,我们又跟着他走了两三户人家,每到一家,大家第一句话是:刘县长,你回来了!那样一句和家人打招呼的普通问候不断撞击着我的内心,是什么让村民们和刘县长亲如一家?

  一纸合同消除了村民们的顾虑,以七十多岁的年龄,两年时间22趟驻村,跑遍了村里的沟沟壑壑,认得了村里的老老少少,马束坪和张琳的发展有目共睹,《山西日报》社记者孟银凤一行专门到马束坪村就张琳的典型事迹作了采访,并在《山西日报》刊载了《20年后看村官》的长篇报道。刘县长完成了结对子帮扶时要完成两个任务:一是马束坪村有了发展;二是带大学生村官健康成长。

  走到人民群众中间,和他们真心交朋友,成为他们的兄长、叔伯,真心实意为他们着想,这大概就是马束坪村人和刘县长亲的缘由吧。

  “但愿苍生俱饱暖,不辞辛苦出山林。”习近平主席曾在不同场合说过,“心无百姓莫为官”。为官一任,就要造福一方;手握公权,就要为民办事。而早已离休十余年的老县长却依然以一个共产党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他说:“我是个共产党员,为党,为人民奉献一生是我的光荣,也是我的快乐!”

  和刘县长下了一趟乡,我的片子有了感动人心的采访和画面,虽然还是有不尽人意的地方,可是真实还原的那些人那些事还是让人心存感激,在冬天里叙述一个温暖人心的故事,走近一个一身正气而又心怀苍生的长者,我像一个满血复活的圣战精灵一样又走在了新闻采访的路上。

相关热词搜索:河曲 县长 刘三虎

上一篇:河曲:孝子楷模邬凤飞
下一篇:河曲:一个残疾人的精彩人生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忻州论坛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