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 旅游 | 女性
健康 | 房产 | 汽车
供求 | 论坛 | 摄影

河曲:执教山区四十年的老教师刘运增

2016-12-12 05:18:39 来源: 河曲视窗 作者:特约撰稿人 王文才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1953年暮冬的一天,一位气宇不凡的小青年背着铺盖卷儿从吕梁山的皱折中走出来,走进黄河岸畔一个更为偏远的山区县份,踏着将溶的积雪,迎着就要降临的春色。人道不见黄河心不死,当滚滚滔滔的黄河跃入眼帘的时候,他不禁长长呼吸了一口高山大川间特有的清爽气息,顿觉旅途的疲困消失尽净,脚下不由加快了步伐……

 

  1953年暮冬的一天,一位气宇不凡的小青年背着铺盖卷儿从吕梁山的皱折中走出来,走进黄河岸畔一个更为偏远的山区县份,踏着将溶的积雪,迎着就要降临的春色。人道不见黄河心不死,当滚滚滔滔的黄河跃入眼帘的时候,他不禁长长呼吸了一口高山大川间特有的清爽气息,顿觉旅途的疲困消失尽净,脚下不由加快了步伐……

  这就是当年从兴县来到河曲任教的刘运增老师,当时才整整20岁。作为新中国培养出来的第一代文化人,作为初次登临社会大舞台的热血青年,他怎么能够不如此显得英姿勃发,踌躇满志?

  乾旋坤转沧桑变,朝如青丝暮成雪。1992年,恰巧是刘老师60周岁的寿辰,又是他执教山区迎来的第40个年头。回首第二故乡这为期40个春秋的长途跋涉,刘老师他,不知又当作何种感想呢?

  那生活在这片山区里又长期朝夕相处过的人们,对他却是自有评说……

  一、 他使深山出俊鸟

  生于山,长于山,刘老师与山结下了不解之缘。他喜欢黄河,但不慕恋黄河谷地相对而言的优越条件。来河曲伊始,他把自己第一个落脚点就选在了全县海拔最高的翠峰山脚下,选在了一个叫做沙泉的山村里。由沙泉乡(那时叫乡)始,在沙泉乡(现在又叫乡)终,四十年来他的足迹绕河曲边境线划下了一个不规则的圆。教学范围直接涉及12个乡镇,仅沙泉一个乡两次共住32年,其中包括了单人复式初小任教30年。

  他是河曲教育战线40年如一日的边关守将,他是山区人才输送的“一传手”。说他“桃李满天下”,似有夸张之嫌;但说他学生遍河曲,又言之远觉不足。他的学生以河曲为源渊,同时辐射到了外县、外区、外省…… 其数量一时难以确记,但从他讲台生涯全县第一来推断,他学生的数量也应是首屈一指的。请不要把刘老师误认作那种单纯资历型人物,他是走一处胜一处的常胜将军,不但“弟子”成团,而且“贤人”成连。在他众多学生中,学位最高的有硕士研究生,职务最高的有县委书记,荣誉最高的有省级代表老模范。局级干部大学生,也分别都在20名之外。举几个有代表性的事例:刘老师的学生,现任铺上村支书的贾占宽,孙女儿已经在刘老师班上就读,这个小山村里“三代同师”的故事,可以看出刘老师任教之久;在刘老师的学生中,仅名叫“二仁”的就不下十人。包括有现任静乐县委书记刘二仁。这种“多生同名”的现象又是否可以或多或少证明他教的学生之多?有一个叫做李振清的家长,四个农户孩子全部经他培育成才参加了工作,其中一个大学毕业年轻有为,成为河曲最年轻的乡党委书记。寨坡是一个200多人的穷山村,刘老师在此任教6年,输送到大学学生5名,包括了一位硕士研究生。透过一村一户,不难看出刘老师的成绩,而县粮食局出省党代表王存珍和县邮电局驰名全省的优秀话务员邬秀缓的事迹,则从另一个侧面显子了刘老师值得骄傲的教学功绩。

  如果说几个“点”还不足以说明“面”的话,再让我们以时间

  地点为序纵切横切来交叉介绍一些刘老师面上的情况吧——

  1953年至]955年在沙泉小学,他曾带过68名学生的大班。四五个学校七八个乡的学生在旧县升学会考,前十名中有九名是他的“弟子”;

  1955年夏到五花城小学当主任教师,素不相识的分管文教副县长把自己两个在原籍上学的孩子转到五花城托付于他,说:“我凭信你”;

  ]956年10月调土沟小学,由于教学成绩突出,年仅25岁的他被提拔为中心校负责人;

  1958年调楼子营,较长时期,他一个人同时带着五、六两个

  年级的主要课程并担任这两个班的班主任;

  1962年2月返回沙泉公社,创办了神树咀村初小并一住11年,考入外地的高小学生硬是“赖”着不走,结果造成了一个恐怕是中国教育史上也绝无仅有的奇异现象一一六级复式班。六级复式照样成绩斐然,1972年考初中,神树咀一个小村子比邻近有个乡录取的还要多;

  1973年调寨坡村初小在了6年多,这个小村子考取大中专学生在全县小有名气;

  后来,先后在芦子坪、高坡、大耳、铺上等小村校任教。几乎是他走到哪里,全公社成绩第一就带到哪里。1991年底铺上小学在联校通考中夺冠,论功行赏,年近花甲的刘老师理所当然地拿了最高奖,不过奖金有限,仅有]8元……

  黄河后浪推前浪,这山更比那山高。记罢上述“流水账目”,我不禁要道一声难得,时间之久难得,贡献之大难得,精神之佳难得! 山鸟们在目送一批批儿女展翅离巢的时候,心情肯定也是很不平静的,谈及自己的学生,刘老师如数家珍,是那样的眉飞色舞,志满意得……

  待到山花烂漫时,他在丛中笑!

  二、腿残偏绕山道行

  如果把刘老师比作河曲教育战线一员战功赫赫的“边关守将”,那么这员守将同时又是一位“残废军人”。高寒山区剥夺了他享受安逸的权利,却赐予了他一身残疾——肝病、肺病、腿病接踵而至,特别是腿部严重的静脉曲张,使刚刚进入而立之年的他就丧失了“自立”能力。于是,拐杖成为他第二个终身伴侣,妻子却成为他生活工作中不能离开的拐杖。至今,那支拐杖整整跟随他30个年头了。突如其来的巨大的不幸曾使他痛不欲生,但病魔终于未能征服他,真正强者的品格应当是坚忍不拔。懦夫虽有双腿,却畏惧着低矮的山梁;勇士虽无翅膀,也敢凌空翱翔。要使身体站起来,首先不能丧失精神上的支撑。刘老师当年精心刻写在拐杖上的一段文字可以看作是他对这段思想经历、生活经历最真实的概括和总结:“拐杖能探步前艰险,能平途中顽垒,能支撑老弱病残者挺直腰杆在艰难的道路上前进,实为用者之宝贝也!”

  使用拐杖之后一年左右,他忽然接到过去一位老领导沙泉联校校长李生源的一封信,那时老领导也许并不知道他已积劳成疾,恳切邀请他再次上山,特意征询他的意见。当时他任教的楼子营村虽是边地却属条件较好的黄河河谷地带,而偏远高寒山区的沙泉,滋味他是领教过的,说不定腿病的根子还是正从那里落下的呢。但他毅然决定同意了,同时提出要去就去小村子不去中心校,组织上成全了他草创一番事业的决心,把他调到了沙泉乡一个叫做神树咀的高山小村创办初级小学。清扫出两间破旧窑洞,招收了十几个拖鼻涕学生,立起了学校的招牌,在村民们热心支持下这些办得都还算顺利。也遇到了村民帮不上忙的困难,学生没一套课本。怎么办? 抄! 他想自己腿有毛病可手是没有毛病的,他向外校借来一套样本每天晚上毛笔一支油灯一盏,眼熬红了,手磨肿了,十几套课本终于抄写就绪,重返高山后他

  的第一块教学根据地也就这样开辟出来了。

  但一通折腾,他的腿病却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地恶性发作了,他没想到自己竟这样力不从心。经过诊断,医生说只有做手术,才有保全病腿的一线希望。他决定冒这个险。手术后较长一段时间,刘老师不但不能直立,而且不能平卧,脚要垫高,头要放低,“枕头”只能委屈枕脚。在此期间,他对学生耽误学业比对自己腿病预后还要显得忧心如焚,合适代教请不到,学生功课误不得,怎么办? 一个两全之策又被他想出来了:躺在炕上给学生上课,学生围坐成一个同心圆,上了一节又一节.上了一天又一天…… 虽然还不算懂事的小同学,看到老师蜡黄的脸上挂满忍痛的汗水,他们的泪水也不由而下。

  就在他刚刚恢复了拄拐杖走路之后,很快就恢复了对离校较远的学生的接送习惯。一次,一位小同学已经上课了还没有到校,他立刻找到这位同学家里,原来他不慎扭伤了脚不能行走,刘老师就把他背到了学校,有人看见了这个背学生的场面,风趣地说:“你们这是一个大拐子背着一个小拐子。”如果说背学生只有偶尔几次,那么从联校翻山越岭往回背课本却是从神树咀开始30年一贯制的事实。每到发书时候,其他村子都是派专人取或托人顺路捎,最起码也要引着学生拿,当老师的背课本,恐怕只有一个年老腿拐的刘运增。然而说到他从大老远给学校背烧炭,背课本简直又成了不足挂齿的区区小事。那是在寨坡小学任教的时候,村上搞了大包干,学校一时没人管,冬天教室里烧不上炭。当时现成的有两条路:一条受冻,一条停课。刘老师现成路子都不想走,带领学生闯出了第三条路:自己到15里外的联校所在地沙泉背炭烧。山道崎岖,时令严寒,背篓沉重,刘老师的病腿经受了最为严峻的考验。咬着牙坚持了半个月,给学校背回了一车炭,课算没有停下,刘老师身体却又垮了。过春节时,他给学校大门口自编了一副对联以示纪念:“搞教学不怕条件困难,背炭烧何惧山高路远”,横批是:“艰苦办学”。

  后来联校调他到芦子坪、高坡、大耳三个小村子任教,由于这几个村子只有学生教室没有教师宿舍,刘老师只好住在原来的村子跑着教,每天往返十几里,这样的“游击战”、“运动战”一直打了三年半。天刚亮到校,天擦黑回家,冬跑三九,夏跑三伏,风雨无阻,腿疼的刘老师经常睡不好,但三个村子的学校却越办越兴旺。

  沙泉一住30多年,刘老师开会办事难免要回县城,那时沙泉回县城却非常的不方便,要么绕五寨,要么绕保德,逃不脱一个“之”字形。刘老师回城却非要踏荒走直路不可,回城时先步行20多里到石槽沟坐车,回村先坐车到石槽沟后再步行20多里,压根儿就没有坐车坐到底的习惯! 以至现在有直达的公交车了,他仍然是难改以步代车积习,而且还自我解嘲说:“省钱又省事,乘坐‘11号’最方便。”其实刘老师说错了,別人可称“11号”,而于他,确切点讲应当叫做“11l号”,因为两腿之外分明又多了一支拐杖!

  看着刘老师这样白不量力,自讨苦吃,当年请他上山的李生源校长,以及后来几任联校长李仲宽、杜占海等都曾试图调他下山回中心校工作,可一概地被他谢绝了。刘老师他有昔日陶渊明“性本爱丘山”的性格,却无当年陶渊明“悠然见南山”的悠闲。他的爱山,失去的不仅仅是悠闲,得到的还可能有忧患……

  三、贫贱不能移

  多皱的面孔,杂乱的胡须,汗渍斑斑的黄单帽上还打了块丁……

  刘运增老师这副尊容,很容易使人联想到朱自清的散文《背影》和罗立中的油画《父亲》,老实、善良,还透着一股穷气,与挣活钱的国家干部身份搭不上界。

  铺上小学有两间石窑洞,一间是教室,另一间是他的办公室兼一家三代九口人只有临时使用权的住室,好在未成家的三个儿子上学做工在家时少在外日多,已成家的儿子儿媳“狡兔三窟”,一盘土坑平时还不算拥挤,可逢假过节就成了问题,公爹儿媳妇都得不脱衣服同炕睡觉,没办法实行回避政策。但跟着刘老师泥了多半辈子烂家的妻子却知足常乐:“这个家比以前住过的那些家好的没说了。”一卷铺盖来河曲,一支拐杖闯天下,刘老师可谓是上无根椽片瓦,下无立锥之地,年龄60岁,工龄40年,他债务记录倒有一厚本,还从未品尝过银行存款是个啥滋味。刚来河曲工资只有18元,他成为所走过学校中唯一上学生灶的老师。娶妻成家添张嘴,白面换成小米吃,一瘸一拐三四里,买半斤硷面一斤盐是常有之事。包干到户头几年,还偷偷地向过往乞丐买米买山药,以作填饱肚子的必要补充。我真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一个献身山区教育的老功臣,生活状况却长期处于村民不如捉襟见肘的难堪境地!

  一个人的贫富,与他对社会的索取程度成正比,而往往与他奉献社会的自觉程度成反比;一个地方的尊师重教,与那里的文明程度成正比,而与那里的对教育的需求程度又往往成反比。愚昧落后的表现之一,就是对知识分子的蔑视,偏远山区的小学教师,至少现在还算不上是一种令人羡慕的职业。因为一窝农户的吃粮问题,刘老师这个“猴儿王”没少受过个別“山大王”的气,大集体时,分粮去的早了人家说:“动弹见不着,分粮倒跑得欢”;去的迟了人家又说:“给吃缠不上,还得人侍等”。夹着空口袋败兴而归的事已习以为常。包田到户后,事情更麻烦,拿个口袋挨门逐户自己去起粮。有一次,一个村干部不耐烦了,说粮食不好收起,让他去粮站买供给作牲畜饲料的议价玉米。“玉米”无所谓,“议价”花不起,刘老师的儿子表示出些许不满,激怒了这个占山为王的村干部,一拳头打落刘老师门牙一颗。这个村干部的过分之举引起了村民义愤,——应该说村民们对他还是不错的,看他困难,经常接济他,这次人们要打抱不平去告状,但寄人篱下的刘老师采取了息事宁人态度,打落的牙齿往肚子里咽。之后,乡政府获知此事,特意救济刘老师玉米800斤。

  使他最为揪心的是对孩子前途上的耽误,二儿子丽平8岁里就能双手开弓加减乘除打算盘,14岁以名列榜首的成绩考入沙泉中学。家贫使丽平学业半途而废,现在仍是农村户口,当民办教师还属联校照顾,他把别人多少个孩子培育成才,而自家本可成才的孩子却为一个贫字耽搁,他能不感到揪心的内疚吗?

  是的,刘老师最不善于料理自己的家,他只善于料理学校和学生。家境如此贫困,却要经常周济一些家境并不比他贫困的学生。1990年他获得联校岗位责任制奖金18元,这本来属于自己的本来就够微薄的合法收入,他毫不犹豫买成本子转而奖给了学生。住学校院内,用炭公私分明;每到一校,他都要带领学生勤工俭学,所得收入给师生提取一定比例的报酬完全是合情合理的,但他自己带头分文不取,攒起来用于改善办学条件,靠这个钱,神树咀小学他给割桌凳8套,寨坡小学又给割桌凳15套。

  我没有考证过声称“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的孔子和吟哦“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的杜甫言行是否如一? 但我却有幸(或者说不幸)看到了在商品意识正常或不那么正常迅猛增长着的当今时代,有人默默独饮着人生的苦酒,默默坚持着一种超尘脱俗的操守免受污染,默默保持着心中的一方净土不致流失。

  按照常规,“灯”是描写教师必不可少的涉及物件,因为,它是一种奉献精神的象征。我等俗人自然也不可能免俗,不例外地要注意并描述一下刘老师的灯具——摆在陈旧办公桌上的那盏自制的台灯。一只打豁了口的陶磁酒瓶上安着一只普通的灯口灯泡。这台灯与当年他用过的小油灯相比自然是鸟枪换炮了,但我敢断定那充当灯座的高级酒瓶一定是他从什么地方拣拾而来。名贵的酒浆滋润了名贵的肚子,而偶或被他发现的弃物却变废为宝,有幸成为点燃山区文明之火的一炬光源,有幸(或者说不幸)成为“对酒当歌”与“贫贱不移”两种境界的权威见证。那名贵的内中浆液,在麻醉吞饮者中枢神经中昙花一现;这残破的外壳,却成为植根于千百万人特别是他的诸多学生心灵深处的永恒存在……

  四、人间自有真情在

  师生情谊植根于爱,这种爱并不一定就平铺直叙。

  铺上小学有个小同学,一度时期由于一点小小误解对刘老师产生了意见,甚至把刘老师的名字涂写在柏油马路上,让人踩车碾,以示报复。刘老师知道后没有整治这位同学,而是弄清原因,讲明道理,靠主动关心去消除误解。他说:“孩子像瓜秧,既长正头,也长旁头,这不奇怪。关键是我们如何对待他们。”这位同学在爱的感召下认识到自己的过失,主动把刘老师的名字从马路上擦掉而“刻写”在自己心里。

  刘老师还有一位学生,一位30年前教过的学生,犯了较大的过失,被司法机关收审。闻讯后,刘老师从百里之外专程赶赴县城,买了几个已经发蔫的苹果前去探望。论礼物,这是最微薄的礼物;论情谊,这是最深厚的情谊。刘老师又一番言传身教,使这位学生悔恨不已,竟至像30年前孩童时那样泣不成声。获得自由后,这位学生即刻把全家照片赠送给刘老师,表示决不辜负老师期望,要以新的姿态回报社会……

  可怜天下老师心啊!

  也算是人无完人吧,在了解刘老师待人接物情况时,有人却列举出一堆他“说假话骗人”的事例。稍加整理,记述如下:

  事例之一:一个涉及“大团结”的小故事。神树咀村民杜丑帮一次急着用钱向他去借10元。他让稍等片刻说自己有急事出去一下,一会儿从外边回来的刘老师把一张“大团结”交到这个村民手上。这人后来才从别人口中得知刘老师当时身无分文,借给他的钱是当时向外转借来的。

  事例之二:又是一个涉及“大团结”的小故事。在县城工作的一个学生窦安凤,在校时曾穿过刘老师爱人给专做的布鞋,有一次在县城见刘老师帽子上打补丁的穷样子,就偷偷地给他的老师口袋里塞了一迭钱,回校后刘老师才搞清是一百元,又大老远二次返城坚持要把钱交还,直到安凤生气地说:“我是让你换件像样的衣服。”他才勉强留下10元,而且真的买了一身新衣,一身名副其实的出门衣裳,平时压在箱底,进城穿在身上.这身“伪装”还真蒙蔽了一些热心肠学生的眼睛,有效地避免了不少这方面的纠缠。窦安凤以她女人的细心,也丝毫没有识破老实巴交刘老师是在“将计就计”。

  事例之三:老师为学生抬水。神树咀是全县有名的缺水村,仅有的一处季节性小泉小水还在离村二里路的沟底。村里人吃水要靠牲口驮。学校里有那么多孩子,用水量很大,相比之下,刘老师一家用水倒没有多少,而刘老师一直坚持自己拄着拐杖同自家孩子去抬水。路远,腿拐,一桶水抬回来晃荡的只剩下半桶。学生们争着要去抬水,他坚决不让;家长们提出要给驮水,他仍是坚决不让,还煞有介事申述理由:“我是为锻炼病腿哩。”十年如一日,人们老看到一老一少一高一矮抬着水桶艰难行进的一拐一颠的身影,心里很不是味道,但又苦于爱莫能助。

  事例之四:学生给老师寄药。吃水不忘抬水人,神树咀有个学生李仝元,后来入伍在呼和浩特市某部队医院工作,仍忘不了刘老师那一瘸一颠的身影。写信询问他的腿病情况,并说要给他寄一些地方上很难买到的对症药品。想来想去刘老师给仝元去了一封假话连篇的回信:“我的腿病已经治好,不劳你再为我费心了。”仝元当时信以为真,后来探亲时去专门探望调到外村的刘老师,才真相大白,返回部队后他立即寄回一箱药品,并在附言中“发泄不满”:“作为老师这样欺骗一个学生,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这是一种多么感人至深的自欺欺人啊!于是我就想,讲假话并非那些品低质劣者流的专利品,关键在于你是为了什么。“骗人”却使信誉增,“假话”愈显情真纯,这就是生活本身提交我们的特殊辩证法。

  变着法儿帮助人,又变着法儿不让人帮助,当别人对他施之以少许帮助后,他又是铭记不忘。

  就在他住在铺上跑高坡教书期间,一天清晨,他一如往常拄着拐杖急急忙忙向高坡赶去,途中碰见了同向骑车而行的沙泉乡乡长燕有师。原来燕乡长有事要到紧靠高坡的地段医院去,作为顺路捎带,这位乡长让刘老师坐到了自己的自行车后座上,这就是事情的全部过程。作为一乡之长,对于一个德高望重困难重重的老教师究竟应当作些什么已经作了什么我们姑且不论,就这件事本身而言无论如何不足挂齿,却在这位刘老师心中激起了轩然大波,“真是个关心人民的好乡长!”时隔半年的教师节集会上刘老师谈及此事时仍然激动得热泪盈眶。听了这个故事之后,我却怎么也激动不起来……

  “你如有什么需要组织出面帮助的事情,我可以代为转告。”同情心驱使我企图充任一回帮忙者的角色。与他的一些学生相比我并无大权在握,但转达意见的便利和提出建议的权利自信还是有的。他说:“没有。”然后想了想又说:“国家标准的小学教师报表,教龄一栏最后一格是35年至40年,赶到年底我就够40年了,我想请求组织成全我突破这个纪录。”

  他说的仍是工作,他只需要工作。

  打破这项记录,我想刘老师他是胜券稳操了。我完全相信他这一庄严请求在动机上的真诚,我也十分感叹于他对党的教育事业的如此惊人如此忘我的执着。

  五、他把机遇拒之门外

  在人生之途中,命运悠关的也许只有那么不多的几步。刘运增老师并不是没有光顾的机遇,而是机遇频频上门,却又被他统统拒之门外。

  早在五十年代中期,20岁出头的刘老师被县教育局提拔到土沟中心校当教导主任,但他却更钟情于世界上那个最小的主任——班主任,坚持不比别的老师少带一节课,后来又终于一心一意回到了讲台上。

  在楼子营中心校任教期间,组织上出于对他工作的肯定和身体的照顾,安排他当了扫盲校长。论职务这是空衔,论享受却的确比上讲台轻闲,他仅仅勉强维持了两个月就辞职不干了,非要回到讲台上不可,非要回到学生中不可。领导上没办法,只好悉听尊便了。

  思乡之情人皆有之,刘老师7岁丧父,9岁丧母,来河曲一晃40个春秋,竟没有请过一天探亲假,父母坟头没再给烧过一张纸钱,如果真有天国的话,父母贫困状况决不会在儿子之下。岳父岳母去世来了电报,他一家没能够回去;同来河曲任教的兴县老乡除他之外全部调回,渐近老年的刘老师怎么能不深切思念老家和亲人呢? 恰巧当时吕梁地区教育局长是他当年要好的同学,这位同学主动写信动员他回去,并说回兴县可以,回吕梁地区也可以,回去后干教育可以,干行政也可以,表示竭诚帮忙。刘老师回信对老同学的关心深表谢意,但同时明确表示,河曲他不想离开,讲台他更不想离开。

  教师办退休可以顶替子女那年,有人本来年龄小可硬说年龄大,本来没病硬说有病,想方设法钻空子,当时县教育局石佐山局长没有忘记这个老功臣,还记着他有个长大成人的孩子,仍为农户,仍无工作,鉴于刘老师本人确属年事较高百病缠身符合条件,借下乡之便,登门劝他不要坐失良机。这样一个政策,这样一位领导,对他无疑是雪中送炭。可当时“四人帮”打倒没几年,教育战线生机勃勃,“人老宛如花正放,青春初去又重来”。这是他当时写下的一句诗。刘运增,刘运增,刘老师的运气这才开始增! 就在这样一个一展身手的大好时机为自己工作划上句号,觉得实在是一种难以弥补的缺憾,思之再三,刘老师又放弃了这次难得的机遇。儿子呀儿子,你就理解父亲的苦衷吧! 他不是不疼爱你,但他更爱自己的工作,如果世界上真有两全齐美这档子事,那该多好啊!

  善于归结问题的人们曾给他列了个“六不离”的特点。即不离河曲,不离教育,不离山区,不离初小,不离讲台,不离岗位,此评并非言过其实。当然,我们还完全可以从另外角度加以概括,比如困难协迫不离,机遇诱惑不离,等等。

  刘老师不但自己将一方讲台作为终身舞台,演出了有声有色的人生悲喜剧,而且让长大成人的两个孩子全都当了“猴儿王”,仍在高寒山区“挖山不止”,生命在接力中延续,事业在延续中发展……

  我们姑且不要作追寻机遇的假设,如果他仅仅能够做到顺水推舟,他的生命轨迹又将会呈现一种怎样的变幻呢?

  历尽苦难痴心不改,这样执着究竟为什么?

  六、人民才是上帝

  高寒山区的薄田瘦土,长不出像样子的庄稼,却可以长出像样子的模范。不过正如他的困难难于被人发觉一样,他的事迹也很难被外人知晓,他工作不是为当模范。1991年度评到手的模范他都主动让给别人,全县“十佳”教师他榜上有名,但地区级别以上的模范却从未当过,他是名副其实的无名星座。不为当模范的模范,才是境界最高的模范;人民的认可,才是规格最高的奖赏。

  在联系群众方面,我发现刘老师竟是那样地工于心计:每年他都要和村上签订学校、家庭、社会三结合的教学合同,1991年度的合同得到较好的兑现,铺上小学拿了全乡成绩第一;我从他一堆字纸中没有翻出一份哪怕是油印的个人事迹材料,却翻出不少他向家长通报学生情况的《告家长书》;他是连年在县上获奖的书法爱好者,村民每逢春节写对联他都大包大揽……

  去年的教师节,是他永远不会忘记的日子。他正在铺上小学上课,院子里走进一支小小队列来,原来这是高坡小学的小同学自发组织的“慰问团”。两年前他跑校教过你们,现在长得几乎都认不出来了,就是这同一个“两点一线三里路”,他曾往返不下千回,但同学们这仅有的一回就足以使他感动不已,看着孩子们健康成长,他怎么能够不感动呢?

  1975年批判“十七年”教育路线,县上有人曾选中他当“埋头拉车”黑典型,寨坡村群众说:“管他甚典型,教出孩子来就是好老师”。把前来调查的工作组顶了回去,结果是调查组歪打正着,这个“黑典型”更加红得发紫,一时有五、六个村子争着要他。现在他成为全县站讲台最老的教师,但他仍宝刀不老,雄风长存,外地不少学生慕名而来拜他为师。河曲教育名声在外,两所高中有不少外县学生人所共知,但一个偏远小村子里的四级复式初级小学也出现类似现象,就实属罕见。致使铺上小学班容量成为全乡第一,联校领导不得不考虑再给增加一名教师,结果新代教去了没法开展工作,家长们都不愿意把孩子从刘老师班上分出去,不得已联校又把刚派出去的代教再撤出来,仍由老当益壮的刘老师在那里一夫把关。难怪沙泉联校评选高级教师时,刘老师得了唯一的全票。

  世上人心换人心。在神树咀任教时,有一年冬天刘老师家窖里的山药不慎全被冻坏。这事很快传开,村里人忽然之间都变得爱吃冻山药了,家家户户用自己的好山药来换他家的冻山药,没几天,窖子里就全变成了好山药。在最近采访中我又听说,铺上村支部书记贾占宽作为刘老师培养出来的第一批学生,作为这方土地这方人的代表,已经在筹备为刘老师举办60岁寿辰与从教40周年双重内容的庆典活动了,猜想庆典不一定会办得怎样复杂隆重,但一定是很别致很有意味的……

  曾几何时听人讲:“现在是改革年代,需要千里马而不需要老黄牛了;现在是知识时代,需要智叟而不需要愚公了。”此种高论我历来不敢苟同。刘运增就是老黄牛,他吃的是草,挤出的却是牛奶;刘运增就是愚公,不过他面对的不再是太行王屋,而是压在山区人民头上的一穷二白两座大山。有一句话叫做“治贫先治愚”,他以清贫之身,为山区人民驱除贫困而铺路垫基;他以愚公之志,在一条治愚的战线上进行着无条件、无保留、英勇无畏、默默无闻的崇高奉献。而在这位愚公自己头上的贫病交加两座山,怕是今生今世永也无法搬走了。

  山区人民,是他整个命运的主宰。

  山区人民,也会永记自己真诚的儿子的。

  我十分信服鲁迅先生的一句话:“然而世界却正由愚人造成,聪明人决不能支持世界……”这里所谓“聪明人”,不外乎智叟一流人物,而“愚人”者,愚公也!

  (此篇采写于1992年春天,后集入《这方土地这方人》一书)

相关热词搜索:河曲 山区 教师

上一篇:河曲歌王辛礼生的传奇人生
下一篇:最后一页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忻州论坛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