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 旅游 | 女性
健康 | 房产 | 汽车
供求 | 论坛 | 摄影

在公公住院的那些日子里

2016-11-15 04:55:43 来源: 作者:特约通讯员 鲁拴娥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不知道这是老天捉弄人还是公公冥冥之中的有意安排!他让我们把几天来提着的心完全放进肚里,他让我们完全放松警惕性,他让我们满怀信心期盼着他一天一天会好起来,然而,他却悄悄走了,偷偷走了。不会的,你一定是在和我们开玩笑,你是故意逗我们的,你根本舍不得离开我们!你说过的,现在儿孙满堂,日子过得幸福美满,你压根就不想走!你只是闭上疲惫的双眼休息去了,等休息好了,不累了,你一定会慢慢醒来。


 

  河曲视窗网特稿 (特约通讯员 鲁拴娥) 农历七月初二,是沙畔村唱戏的第一天。公公是个喜欢热闹的人。加之他结识了一群老戏友,初二那天晚上早早就去戏场看戏了。那天白天天气特别热,不过毕竟马上就要立秋了,昼夜温差比较大,当快近午夜时,戏场渐渐凉爽起来,公公只穿着一件很薄的衬衫,顿感前后心阵阵凉意,因为戏实在太好看了,再加上白天炎热难耐,顿时的凉爽也实在让人感到舒服惬意。万没想到身体虚弱的公公就这一阵凉爽导致回去家里就感冒了。不吃不喝,昏睡不醒,接着干呕胃疼,水米不进。各种感冒药、助消化药、治疗胃溃疡的药吃了都无济于事。

  八月十号决定立即住院。不巧的是丈夫被乡政府叫去开会了。好在三弟和妹妹在。早晨一上班就办理了住院手续——这已经是公公今年第四次住院了。他的主治医生是一位姓李的大夫,对他的病情也基本了解。检查后马上进行输液治疗。丈夫赶明昼夜把工作做完第二天晚上就回来了,因为回来太晚了没有去成医院。

  公公住院的第三天。

  我和丈夫上午去看了公公。因为这次是肠胃上的毛病,公公一直不能吃饭,一直干呕,见到公公时他比任何一次住院时都显得憔悴,本很瘦弱的身体更是只剩下皮包骨头了,输液扎针的地方一块块的淤青。这次生病奇怪的是哮喘、肺心病、心脑血管病的症状好像暂时消失了,脚不肿了,气不喘了,睡着后不打呼噜了,气息平缓了,也许老天也可怜他百病传身的痛苦。可以前住院后一用药就见效,这次的效果却不明显,真是令人担忧。公公一直很少进食,只是昏昏沉睡。他的心智很清醒。第二天上午我去看他时,他就问:云生今天回不回来?他一定是感觉大儿子守在身边心里踏实!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想让云生告诉他的病情。因为他一直在胡思乱想,认为自己得的是不治之症,谁也不告诉他。看见大儿子,他就说:“我不怕老(去世),老了你们按点一下就歇心了。”说这话时,眼里含着泪花。我知道老人家说这话时,其实内心里满是对生命的眷恋和对儿女子孙的不舍。我和丈夫立即开导他,让他打消这些念头,配合医生的治疗,并和他一起憧憬着身体好起来要做的好多事。公公还是相信我们的,精神一下子好了起来。只是病痛一点也不见减轻。公公已经连站起来的力气也没有了,上厕所时使劲扶着,蹲下就起不来了。丈夫只好背着去,背着回来。这对于要强的公公来说,估计他是没想到会有这天的,他说:“你们看这灰成个甚了。”丈夫说:“这有个甚了,我小时候你不是也背着我的吗?”公公眼里又溢满泪水。因为蹲厕所这个事,兄妹们商量决定换病房,去308标准病房去,标准病房里有坐便器,这样可以减轻一点蹲厕所的痛苦。和医生打了招呼后,三弟和妹妹分头行动,迅速打扫、清洁完毕,丈夫像抱小孩一样抱着公公换到了308病房。

  公公住院的第四天。

  晚上还是三弟陪公公住在医院里。这次三弟正赶上换届调整,有几天休息时间。三弟执意要晚上陪公公住。他也是个孝顺的儿子。平时每周他都会绕道回河曲看望二老,多少年雷打不动,除非有特殊事情不能耽搁。公公每次住院,尽管他工作分不开身,但总会忙里偷闲不顾旅途劳顿回来看看父亲。这次更是不离左右,他说,不知道哪天单位就会召唤,能在一天,我就陪一天吧。中午我们早早吃了饭,拿上备好的食材到医院顶替三弟,并给公公做午饭。我做的饭公公向来是爱吃的。在只有我和丈夫、公公的时候,丈夫为了帮助公公的肠胃蠕动,他会坐在公公身旁,用他那热乎乎的手给公公揉胃部,那幅画面常常让我感动,让我感受到“你养我长大,我陪你变老”的真情演绎。傍晚时分,三弟及弟媳,妹妹、妹夫、侄子、外甥们又陆续来到医院,尽管今天父亲算是吃进去了多半碗饭,可精神依然不见好,我们坐在一起闲聊,他只是闭着眼睛躺着,偶尔插一句嘴,声音很微弱。

  公公住院第五天。

  本来丈夫是准备先去办点事,吃过午饭再去顶替三弟的。打了电话后,告了我一声说:“准备灌肠呀,我先走了。”就匆匆忙忙走了,连我也没来得及带。昨天,大夫就说,再大便不了就要灌肠。结果,三弟给用了开塞露后,一下子通了。还以为可以不受这份罪了,看来情况还是不好。公公是个很要强的人,疾病却让他一次次低头认输,在疾病面前,我们人类还是显得那样孱弱!公公在自己的子女面前无力的失去了应有的尊严,看得出他如孩子般羞涩的目光里包含着更多的难过,他是多么不想这样啊!其实公公,比起你们的养育之恩,这些又算得了什么,也许这只是上天留给子女们“反哺”的机会,我们感恩还来不及呢!

  下午两点,我一个人在家里也睡不着,外面的雨一直下,雨点轻一下重一下敲打着护窗上面的遮阳檐子。我给丈夫打了个电话。我听得出电话那头的声音很压抑,很沮丧。我的心“咯噔”一下,一直害怕的事情看来是也躲不过了。难道是真如公公所料胃子里长了什么不好的东西?丈夫那头没多说什么就挂了。我一个人突然觉得很害怕,怕公公就这样在眨眼之间就闭上眼再也不睁开。我好着急,等丈夫回来匆匆吃了个饭,我就和他又马上去了医院。三弟不在,只有妹妹躺在床上陪着公公。妹妹打着手势让我们别出声,说公公今天心里开始抗拒,不吃药,液体也只输了两步,最后一步死活不输了,说输不输也不顶事。上午医生给灌肠治疗,受了不少罪,熬了小米粥也不喝。我们和小姑放低声音聊着,这时公公醒过来了 ,问我吃了饭没有?还问我吃的什么?我趁势问他想吃什么?他告诉我“我吃也不吃了,喝也不喝了,上午给我灌肠来了,现在胃子又憋又疼。”看看老人难受的像受了多大委屈的样子,给我诉苦,真是心疼。等他输完液,我还是给他熬了小米稀饭,多少吃点总比不吃强。我把熬好的稀饭凉了一会儿喂给他吃,他并没有拒绝,反而喂了两口,他就直接自己端起碗来大口喝了。我的心稍微宽慰了一点。没想到还没躺下就干呕起来。等好一点了,我打来热水,丈夫用热毛巾给公公擦脸、擦脖子、手臂双手,然后又给他洗了脚。洗舒服了,让他慢慢躺下就又睡着了。整个下午都在昏睡中。傍晚时分,我们准备回去,公公不知什么时候又醒了,他睁开眼看着我,我随口说:“您睡醒了吧?”他却说:“哪能睡着了,一眼也没眨,一黑夜也最多睡半黑夜。”我们姊妹几个只是相互对视了一下,心里想,也许父亲这是昏睡而无眠吧。

  因为今天的病情没有一点起色,加之医生也让有心理准备,大家的心情都比较沮丧,特别是老三,他还得病乱求医,出去请一位老中医开了三副中草药回来。公公看到中药也说:“我这病就不是输液的病,这中药可能管用呀。”小姑连忙拿回家去煎药,一会儿工夫,就把煎好的药送到医院。公公鼓足气几口把药喝了下去,甚至最后的药渣也没留下,那一刻他一定和我们大家一样对这些中药的治疗效果充满了信心。

  今晚丈夫陪公公在医院,让三弟休息。我坐三弟的车回了沙畔。

  晚上,天空一片漆黑,星星月亮都被黑云遮挡住了。我一个人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想到躺在病床上的公公心里总是出现少有的心慌:以前公公不管病的多严重,只要住院治疗,马上就能控制病情。记得那是2014年的冬天,公公病得非常严重。我从赵家沟学校赶回来看他,一见面公公就流下了眼泪,他一定想的是再也见不到他了。那一次,子女儿孙们也做了最坏的打算,孙女孙子以及重孙子们都从太原赶回来看他,结果老人家福大命大,渡过了生命的难关。可这次仅仅是因为肠胃感冒引起的小毛病,怎么住院治疗就不见一点好转呢?相反,住院这几天,老人家的旧病顽疾倒好像一下子消失了:不咳嗽、不哮喘了,脚不肿了,心脑血管疾病貌似没有了,呼吸平和了,就是胸口就像铁板一样硬。······我胡思乱想着,也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

  一阵电话铃把我从睡梦中惊醒,我从枕边摸过手机一看,是丈夫的电话。我的心里一惊——时间还不到三点。只听他说让我穿好衣服等他,外面雨下得很大,雷雨闪电肆虐着漆黑的夜空,已经下了一个小时了,他不放心学校要回学校去。假期他在学校值班,今天这天气他必须回到学校做好防洪工作。不得已他想到了让我到医院陪伴公公。只一会儿功夫,丈夫就到了楼下,我快速下楼,他又把我送到了医院,送到了公公的病房,而后,返回学校去了。这时公公睡的很安稳,平时打鼾如雷,这会儿竟然不打呼噜了,呼吸均匀,听起来睡的很香。我却这一折腾全然没有了睡意,站在窗前看着窗外这座小城偶尔星星点点的灯光,听着“哗哗哗”瓢泼似的大雨声,想到丈夫一个人在学校不知什么情况;再看看熟睡的公公,心里想也许吃下去的中药已经管用了,说不定天明公公的病情会好转。这样胡思乱想着,一夜未眠。

  天在一夜不停的雨中渐渐亮起来。

  今天是公公住院第六天。

  我有点站的累了,躺在靠近窗口的床上休息、看手机。这时感觉公公好像醒了,我拿开手机看到公公正朝我这边看,我连忙起身说:“您醒了。”公公看到我很是惊讶说:“那怎是你呢?云生了?”我一边告诉他云生去了学校防洪去了,一边过去扶他起来,感觉他身子轻多了,没费多大劲就扶起来了。这时他告诉我说“我今天好了”。这真是听到了天籁之音!我说“真的吗?那您现在喝点水吗?想吃点什么?”我一边问,一边摸了摸他的胸口,发现没有铁板一样的硬块了。真是好了。公公说“是那中药吃上顶了事了。”他说“我想先洗洗,想换个秋裤,想刷个牙。”爱干净、爱整洁的公公从病魔那回来了。我几乎是万分激动地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老公,告诉了小姑他们。我打来一盆热水,给公公洗脸,洗脖子,还给他用热毛巾擦了擦头、胳膊、前后背。几天来的病痛折磨,公公几乎一直在昏睡中,有时连眼睛也不想睁开。今天自己主动要求洗一洗,这就说明精神了。我又给他打来刷牙水,牙刷上挤上牙膏,递给他,就着脸盆他自己刷了牙。这才喝了一口温水。这时我煮的小米稀饭也刚好能喝了,我盛了多半碗给他,也是这个时候兄弟姊妹陆续赶到,丈夫拿来了给公公换洗的背心和衬衫,小姑拿来了换洗的秋裤,公公看到大家很高兴,见到小姑就说:“彩云子,大大又不走了。”声音又开始洪亮起来,尽管还有点沙哑和无力。他还和大家讲早上一睁开眼看到我时的惊讶,讲他昨天晚上睡得很香,一觉就睡到了大天明。说话间,半碗稀饭也喝进去了。过了一会儿,又把小姑给熬好的中药喝了下去,看得出他对自己的身体好起来有了信心。

  一下子遮在我们全家人头上的乌云消失了,我们感觉公公就像以前每一次住院一样,渡过了生命中的坎儿,重新活过来了。整个早晨我们大家的心是欢畅的,就连同家里没赶到医院的其他家人也都松了口气。这时公公又说不想输液了。我们叫来医生商量,医生用听诊器听了一下肠音,确实好了很多,医生说输上两步液体吧,输的是能量和另一种药,大家都觉得输上好,公公就像听话的孩子尽管委屈还是答应了,他也想让自己尽快好起来呀!我们等着医生给他把液体输上,然后像往常一样留下三弟和三弟媳守着,我和老公回到学校参加学校的招生工作,中午准备去给公公做饭,并替换三弟他们。三弟再去小姑家吃饭。

  万没想到我和老公这一走竟然成了和公公的永别!

  不知道这是老天捉弄人还是公公冥冥之中的有意安排!他让我们把几天来提着的心完全放进肚里,他让我们完全放松警惕性,他让我们满怀信心期盼着他一天一天会好起来,然而,他却悄悄走了,偷偷走了!他把时间安排在了小姑回家做午饭、三弟他们回去吃饭、我和丈夫吃完饭正在往医院赶的这个时间段,病房里只有他的女婿我们的妹夫!他悄悄地就走了!静静的就走了!没有留下对儿女子孙最后一眼的留恋,轻轻的闭上眼,轻轻地歪了一下头,轻轻地咳嗽了一声就走了!就在我和丈夫推开病房门的一瞬间,走了!不等我们最后一秒!!明明早晨大家都心照不宣怀着喜悦的心情聚在他老人家身旁期盼着他早日康复的!明明早晨公公也脸上绽开笑容感觉自己的病好转了的!为什么这一切都是假的!为什么?为什么?我们真的无法相信这样的事实,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父亲啊!你这是故意支开了我们?还是要让我们留下永远无法弥补的遗憾!你让我们如何面对这样残忍的生离死别!?

  不会的,你一定是在和我们开玩笑,你是故意逗我们的,你根本舍不得离开我们!你说过的,现在儿孙满堂,日子过得幸福美满,你压根就不想走!你只是闭上疲惫的双眼休息去了,等休息好了,不累了,你一定会慢慢醒来。

  睡吧,父亲······

相关热词搜索:公公 日子

上一篇:岳占东:河保营的流莺啭
下一篇:王文才作品欣赏:我的保父和保母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忻州论坛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