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 旅游 | 女性
健康 | 房产 | 汽车
供求 | 论坛 | 摄影

岳占东作品:今夜谁陪你度过(小说)

2016-11-20 04:39:04 来源: 河曲视窗 作者:河曲县文联主席 岳占东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事情来的太突然,那辆迎面急驰而来的出租车在一阵急刹车后,险些撞到钟淼身上。司机骂骂咧咧地下来。钟淼急着让他快开车门,说赶快去医院,司机看一身制服的钟淼怀中抱着的女子情况异常,便不再叫骂,忙着帮钟淼上了车,一路鸣笛,直奔医院。



河曲县文联主席 岳占东

 

  一.你的香味咋这么浓

  保安员钟淼抱着昏死在怀里的女子,站在马路中央歇斯底里地喊:出租车!出租车!快停下!快停下!

  事情来的太突然,那辆迎面急驰而来的出租车在一阵急刹车后,险些撞到钟淼身上。司机骂骂咧咧地下来。钟淼急着让他快开车门,说赶快去医院,司机看一身制服的钟淼怀中抱着的女子情况异常,便不再叫骂,忙着帮钟淼上了车,一路鸣笛,直奔医院。

  钟淼遇到这事,比出租车司机被他站在路中央紧急拦车还来的突然。

  钟淼是马路对面江洋大厦娱乐城的保安。早晨刚换班,就有一个裹着一身香味的女子从他眼皮底下走过。钟淼只看到了那女子的侧面,但她高挑的身材,和走起路一摇三摆的娇态,分明在撩拨钟淼长满欲望的身体,特别是一闪而过留下的浓烈的女人的清香,让钟淼在心旌摇曳中仿佛触摸到了她花裙子下凸凸凹凹的身体。不看正面,钟淼也能想象到她那浮动在浓妆艳抹中娇好的面容。这几天,她一直在门口出出进进,钟淼的眼睛也随着转来转去。在这个娱乐城当保安,比当年在边哨上站岗还令他觉得生活寡淡。每天站在门口,看着来来往往的俊男娇女,他愈发觉得自己虚幻起来,像在电视上看T台模特秀,又像看镜中花,水中月。村上光棍牛二看到村里的女人就说,唉,憋死眼睛,饿死逑。他现才真正体验到牛二叔的感觉。在边哨上生活的那段时光中,战友们开玩笑说,当兵三年,看到母猪也是花眼眼,可边哨上没有女人,也没有猪,每天面对戈壁荒漠,日子寡淡是寡淡,可他并不觉得虚幻。要真能这样艳丽的女子相伴都市,那真是一生的福份啊!

  作着这样的幻想,钟淼眼不转地盯着那女子扭着水蛇腰出了大厦的门厅,从马路上下来,可就在他无奈地即将将眼神收回来时,事情发生了。

  一辆急驰而来的摩托车从那女子身边掠过,就在那女子在摩托车的轰鸣声中本能地尖叫时,车座后面那个家伙非常利索地一把拽住那女子斜挎在脖子和臂膀间的坤包。急速行驶的车子一下子将那女人拉到在地,坤包的带子一时没被拽断,那女子躺在马路上被生生拽着滑出三四米远。也许是坤包的带子太结实了,那家伙眼见一时无法从那女子身体上拿下坤包,便撒了手让摩托扬长而去。

  飞车抢劫!发生在一瞬间的事情,像一阵急骤而下的冰雹将钟淼眼前的景致一扫而光。一种无法名状的本能,让他箭一样从门厅冲出。那女子横躺在马路上已昏迷过去,身上沾满了尘污。他没来得及多想,一把将那女子抱起,不顾一切地冲向急驰而来的出租车……

  现在那个令她心仪的女子就斜靠在他的身上,脑袋软软地依偎着他的肩,柔软的秀发仍旧散发着浓浓的香味,轻轻地拂着他的面颊。可他却是心急火燎,一边不断地摇着她的身体,喊:喂,你醒醒,你快醒醒……一边又不住地催促司机快点。

  那司机也被车里的气氛弄得紧张兮兮的,也像在追问自家人似的:咋搞的?咋搞成这样?被车撞了?

  钟淼说,不是撞,是被拉!是被拉倒摔成这样的!

  那司机显然没听明白钟淼说的话,但嘴里仍旧一个劲地说,现在满大街的车,可得小心哩!

  钟淼这才觉得司机压根儿没弄明白发生在这女子身上的事情,就一五一十地给他讲了刚才的一幕。

  大概是由于职业的原因,司机一听说抢劫,便愤愤然起来,骂城市的治安秩序差,骂社会风气赖,骂当官的不理事。说,我们这些开出租的也成日提心吊胆的,今年我们有几个迪哥就被骗到城外抢了,现在又有光天化日的闹市里抢劫,唉,真不知道那些……司机在悲叹声中,仿佛有点心力憔悴,没再说下去。

  钟淼也顾不得和他唠叨,他想着是快点去医院,将那女子救醒。可偏偏却眼前的十字路口红灯亮了。

  巨大的灯架上,一闪一灭地显示着停车的时间,1分50秒,1分49秒,1分48秒……钟淼的心随着闪动的数字充满焦虑,那一刻他觉得是自己一生中时间过得最慢的时刻。

  那女子却在他的肩上慢慢舒醒过来。

  那女子一醒过来就嘤嘤地哭了。钟淼问你哪儿不舒服,我们快到医院了。

  那女子仍旧哭着,钟淼掏出低巾给她擦眼泪。他这才注意到那女子脸上并没伤着,只是秀发散乱地贴在她白皙的脸颊上,那一副浓妆艳抹被她的泪水冲得一塌糊涂。

  钟淼轻轻地用纸巾帮她擦着脸上他认为多余的东西,一点一点,一滴一滴,这里擦擦,那里沾沾,像雕塑家在精打细造一尊美人像。

  那女子突然像想到了什么,使劲振作起身子在她身上乱摸,最后摸到了那个坤包,神情便一下子安然下来。

  她说,是你们救了我?

  出租车司机说,你的感谢这位保安小老弟,没有他,你今天的霉就捣大了!

  那女子便拿一双泪眼感激地看他。他的目光从来没有和这么漂亮的女子的目光遇到一起,现在就这么近距离地两个目光撞在一起,他感到脸颊莫名地发烧起来,心也在扑通扑通地乱跳个没完。那女子的眼睛因罩了泪光,愈发显的清澈透亮,因溢满感恩的神色,愈发显出摄魂的魅力。

  他倒有点讷讷起来,刚才那份在她脸上精琢细磨无妄无欲的平静心态被打乱了,他觉得自己心中虚虚慌慌的,刚才发生的一切像作梦一样。

  那女子却实实在在地靠在他身上。她下意识地整理着自己零乱的衣裙,又将自己散乱的头发疏理好,也许是浑身疼痛,她每做一个动作,脸上都抽搐一下,深深地吸着凉气。

  钟淼说,你别动,到了医院检查一下再说。

  那女子这才意识清醒起来,说:大哥!谢谢您,你还是把我送回去吧!

  钟淼说,不行不行,你摔得那么重,到医院检查一下保险。

  那女子说没事,一再坚持不去医院。钟淼突然意识到也许她因为身上没带钱,才不愿去医院的,就说,你放心,我带着钱哩,检查一下放心。那女子说,不用,真的不用去医院,我真的觉得自己没事。说着使劲将自己斜靠在钟淼身上的身子挪开。

  在那女子一再坚持下,司机只好改了车道。

  钟淼有点茫然若失,就讪讪地笑。他现在才意识到他和她仅仅是陌路邂逅,她对他而言,只不过是在怜香惜玉之后一种强烈冲动下的正义行为,她也仅仅会将自己当作一个救助过自己的大好人。他们之间什么关系也没有,就是他想帮她,他也找不出半点理由。他突然为自己刚才的举动而后悔,他一丝不苟地为她擦脸,像擦拭一个她喜欢的物件,这在他记忆中还是第一次,他从来没有这样为别人擦过眼泪,给父母、给同学、给战友、给弟妹,他都没有,而他仅仅给她这样做了,他是不是趁人之危呢?她会不会想是自己要占她的便宜呢?她会不会将自己当成了比那个飞车抢包的飞贼还坏的采花大盗呢?

  好在那女子并不拒绝让他送回住处,让他稍稍安心了点。

  那女子的住处在这个城市最边缘的角落,一溜眼的排子房,好像是什么工厂废弃后的家属院。

  在下车的时候,那女子仍旧瘸着腿。他想她的腿一定是碰伤了,他想看裙裢下她腿的伤情,可这个念头在她大脑里一瞬而灭,他不能,那条修长而白皙的腿,对她而言是无法让一个陌生男人窥视的隐私。他只能抓着她的胳膊扶着他下车进屋。

  屋子里还有几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子,与她们的衣着不相称的是窄窄的屋子里狼藉一片,有两支大床,还有几件锅碗瓢盆都东斜西倒的,屋里的气息仍旧是那女子身上的那种浓烈的香味。

  三个女子一见钟淼搀着那女子走进屋来,就都围过来,几乎异口同声地问,美姐,你怎么了,你这是咋了?

  钟淼开口想解释。一个女子就很凶地叉着腰问他,是不是你把小美弄成这样的,啊,你们这些臭男人,做事也不能轻点……

  那女子止住她的话,上了床说,我被人抢了,摔了一跤,多亏这位大哥救我。

  其余几个女子便一脸愕然,忙着帮那女子看伤,有一个女子一把将她的裙子掀起,三下两下就将裤袜给扯下来,钟淼看见那女子白生生的大腿毫不掩饰地暴露在自己面前,她的膝盖被擦的血肉模糊。

  那女人仿佛倒有点害羞,忙着将裙子拉下,回头说,大哥,真的谢谢你,你留下单位姓名,我好了好去谢你。

  还是那个很凶的女子说,小美,你还害羞,和他做了,还怕他看,他没保护好你,你还谢他!

  在那几个女人叽叽喳喳的叫嚷中,钟淼不知如何是好,他突然觉得自己应该从这个小屋里退出,你已经做了你应该做的,你站在这里还做什么?你一个大男人站在这里,让人家如何疗伤。

  他看着那女子在众人七手八脚中脱衣查伤中,悄悄走出了屋,他这才想起他还在岗上,擅自脱岗会被炒鱿鱼的,他一路小跑到街口拦出租车。

  他记住了,她的名字叫小美。

相关热词搜索:作品 岳占东

上一篇:河曲:隩州黄酒万里飘香
下一篇:河曲:家乡的味道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忻州论坛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