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 旅游 | 女性
健康 | 房产 | 汽车
供求 | 论坛 | 摄影

变味的微信投票

既“绑架”朋友,也被朋友“绑架”

2016-02-17 09:03:38 来源:山西日报 山西新闻网 作者:记者 范非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作文大赛、绘画比赛、最萌宝贝展示、人民最满意医院评选、最美警察评比……不知从何时起,微信朋友圈被五花八门的“求投票”信息刷爆。一开始人们还觉得很新鲜,抱着好玩的心态积极投票并帮朋友转发信息。但随着“求投票”在微信朋友圈的快速泛滥,越来越多的人对频繁的被强拉投票和一些投票活动的“变味”心生不快,但碍于亲情、友情又不得不投出那一张看似公正、实则盲目的选票。

 


 

  山西新闻网讯:作文大赛、绘画比赛、最萌宝贝展示、人民最满意医院评选、最美警察评比……不知从何时起,微信朋友圈被五花八门的“求投票”信息刷爆。一开始人们还觉得很新鲜,抱着好玩的心态积极投票并帮朋友转发信息。但随着“求投票”在微信朋友圈的快速泛滥,越来越多的人对频繁的被强拉投票和一些投票活动的“变味”心生不快,但碍于亲情、友情又不得不投出那一张看似公正、实则盲目的选票。

  在微信投票过程中,人们既被朋友“绑架”,也“绑架”着朋友。造成微信投票泛滥的原因是什么?背后折射出怎样的社会心态?怎样才能让“变味”的微信投票行为消停下来?

  “求投票”频频“绑架”朋友圈

  “在不?我儿子***在参加作文比赛,编号***,有空给他投个票吧,谢了!”2月14日,太原白领胡晓民的手机上收到了一位老同学发来的私信,后面还附带一个微信红包。“这已经是我今天接到的第四个‘求投票’微信了,投票让人心烦,不投怕伤感情。”胡晓民无奈地对着屏幕一顿猛戳,之后将投票完成的界面截屏回传给朋友,表示自己“圆满”完成对方所托。

  对小胡遇到的情况,玩微信的人一点都不陌生。

  在微信朋友圈,各式各样的评比投票活动越来越火爆。起初人们觉得既新鲜又好玩,大都乐意以“举手之劳”投上一票,并纷纷主动帮朋友转发、扩散投票信息。但时间一长,评比投票信息多得让人不胜其烦,不少投票行为演变成了迫于情面的“被投票”,还有的投票干脆“变了味”。

  蒲县县委通讯组组长张鹏表示,虽然自己也觉得这样的投票费时费力,没啥意思,但始终不敢无视“求投票”。因为如果不投的话,难免会让朋友心存芥蒂。特别是人们习惯于将投票完成的界面截图晒给“求投票”者,以示尽到朋友情分,这让自己更不敢等闲视之。

  胡晓民说,因为嫌麻烦,他已经对朋友圈的大多数投票信息熟视无睹。但碰到关系很好的朋友或是有朋友直接发私信要求投票,还是抹不开情面。

  最初的朋友圈投票,多系一些商业机构举办的才艺少年、超级宝宝、最受欢迎职员等评选活动,主办方无非想赚个人气,大家也都抱着一种好玩的心态给朋友拉拉票,最终谁能当选其实没人太较真。但如今一些本该具有专业性、公正性的赛事,甚至包括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举办的一些严肃性的评比,也都“一窝蜂”地涌入微信朋友圈,这让投票活动逐渐“变味”,人们投票时被朋友“绑架”的感觉也更强烈。

  比如,有的中学生作文比赛居然不请专业评委,而以朋友圈的投票结果作为主要评比依据。好些人本身并不具备辨析孩子写作水平的能力,但碍于亲友的请求,根本没有阅读孩子的参赛作品就盲目地投出了选票。如此评出的奖项,水分可想而知。又比如,人们经常会在朋友圈收到当地乃至外地政府部门举办的一些投票活动信息,诸如评选最美乡村、十大民警、人民最满意的医院,等等。许多人不好意思拒绝朋友的请求,在根本不了解的情况下使劲投票。这样的投票活动貌似公开公正、体现民意,实际就是瞎胡闹。

  微信投票泛滥的背后

  在微信投票大行其道的背后,究竟谁是“操盘手”?

  评选最萌宝宝之类活动的主办方多系早教中心、民办幼儿园、儿童摄影店等,作文比赛、才艺比赛之类活动的主办方则大都是一些社会培训机构。可以说,这些评比投票活动完全就是商家的一种营销手段。

  “利用微信朋友圈的黏性做宣传、搞营销,投入较低,效果也不错。”汾阳市一家儿童摄影店店长小方介绍,刚开始他们在朋友圈推出“点赞有奖”活动,但大多数人点完赞后并不关注店里的微信公众号,实际宣传效果一般。自从改点赞为投票后,因为必须先要关注公众号后才能投票,他们的公众号在短时间内就聚集起了大量的粉丝。

  “先把粉丝聚集起来,下一步再继续做活动,就有可能将其中一部分稳定下来。”省城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民办幼儿园负责人说,去年9月,他们在入园儿童中开展了一次才艺大赛,并采取微信投票的方式决定名次。参赛孩子的家长个个铆足了劲,发动各自的人脉拉票。“最终得奖的未必是最优秀的孩子,但我们关心的是通过活动提升幼儿园的知名度。”该负责人说。而她却全然不考虑这样的微信投票,不仅让参与投票者心烦,还亵渎了本应严肃的评选。

  几乎所有比赛活动的主办方都要求必须关注它们的微信公众号后才能参与投票,而这些公众号推送的商业宣传信息对人们往往既无趣也无用。不仅如此,有的公众号注册时还要求获取投票人的手机号码、本人头像等,这让不少人产生了个人信息被泄露的隐忧。临汾市民王女士帮朋友的宝宝投票时,按系统提示留下手机号。此后不久,她多次接到一家早教中心的电话,询问是否愿意带孩子试听免费公开课,这让她不堪其扰。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绝大多数的人一方面表示“烦投票”,另一方面也都承认,自己不仅应朋友所求转发过投票信息链接,还直接在朋友圈为自己的孩子或单位等拉过票。

  既被朋友“绑架”,也“绑架”过朋友。看起来这是个悖论,却是不争的事实,可见几乎人人皆成了微信投票泛滥的推手。

  随着越来越多的政府部门、企事业单位也来“凑热闹”,微信投票的口碑变得更为不堪。汾阳市民马兴梅曾收到青海亲戚发来的评选西宁市人民最满意医院投票信息、临汾朋友发来的该市某医院名医评选活动等信息,这让她有点哭笑不得:“对他们指定投票的医院和医生,我一点都不了解,这样的评选有啥意义?如果真有一些服务态度不好的医院、医德医术不佳的医生最终当选,岂不是给患者就诊形成了误导?”

  让变味的微信投票消停下来

  据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调查,仅有4.7%的受访者认为朋友圈投票好玩,44.7%的受访者直言“绑架式”投票方式让人烦恼,失去乐趣。如此看来,红极一时的微信投票是到了该消停消停的时候了。

  微信投票泛滥,活动发起一方的责任不可推卸。说起来,商家借助微信投票开展营销原本无可厚非,人们也不必太较真。但他们将一些本来应当比拼能力的赛事,变异成了比人脉、拼人情,使这种评选没有任何权威性,同时又借机套取他人的个人信息,这本身是一种不诚信的行为。如果一旦有商家利用获取的个人信息从事非法活动,将会对公民造成危害,必须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更重要的是,长期开展此类评选,还容易误导社会风气,形成不良影响。从这个角度讲,过多过滥的微信投票行为就不再仅仅是商家自己的事,而是一个值得引起全社会重视,有关部门也应加强引导和管理的社会问题了。

  记者注意到,虽然人们迫于朋友情面投了票,但几乎投完票后都会取消对该微信公众号的关注,对活动举办方的这种牟利行为也大多持批判态度。作为商家应当认识到,其实一项活动到底受不受人追捧,绝不只是设计一个微信投票环节那么简单,从本质上讲还是要看活动有无内涵、实际价值大小等。错位的营销思维终究是不可取的,也不会真正给自己带来多大好处。

  杜绝微信投票泛滥,更需要公众共同发力。“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每个人都应当理性一点,不要盲目跟风,自己拒绝参加也不强求朋友参加一些变了味的投票比赛,让自己朋友圈的商业味淡一些。试想,即便你真的利用各种关系,拿到了所谓的名次,获得了一些奖品,这个用人情换来的荣誉,除了满足一下自己的虚荣心外,又能有多大的“含金量”?

  令人担忧的是,如今的校园俨然成了微信投票狂轰滥炸的“重灾区”。参加评比本来是督促孩子上进的一种手段,但如果孩子知道自己的高票是家长拉来的,无疑将对他们的人生观、世界观产生负面影响,可谓得不偿失。

  调查中人们普遍认为,在自媒体时代,政府部门借助微信平台做宣传、增加民众对政府工作的关心程度和参与度,这样的尝试出发点是好的。但作为政府,更应当在引导社会保持理性、杜绝微信投票泛滥方面,发挥引领,起到表率,而不是盲从大流,追风赶潮。这不等于说政府机关就不能推出微信投票活动,而是说作为政府机关在推出各类评奖时,还是严肃点、规范点、考虑周全些为宜,否则不仅流于形式,还将会对政府公信力产生损害。

 

相关热词搜索:变味的 微信投票

上一篇:天寒地冻谨防心脑血管疾病突发
下一篇:没有“丢脸”的孩子只有“怕丢脸”的爸妈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忻州论坛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