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 旅游 | 女性
健康 | 房产 | 汽车
供求 | 论坛 | 摄影

张明弘寻根长城之河曲罗圈堡

山西省河曲县罗圈堡 残缺古堡 寻根长城

2016-02-18 05:34:59 来源:乐途旅游网与专栏作家张明弘 作者:张明弘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古堡和我们,有种喧哮由远及近,有种咆哮振入人心。在一个凹进的场地里我们看到了长城古堡几个大字,下车后仔细观察后才知罗圈堡正在修复,打算旅游开发。现有一条石头小道可通到山顶,因未完全修复,暂不对外开放,我们就沿着一旁的蜿蜒曲折的小路爬上山顶,一路迎接着大风的攻击,终于看到了罗圈堡古长城遗址。

  长城,无疑是通往历史最近的路;长城精神,是中华民族的灵魂;长城历史,是国家現存的文化记忆,是不可再生的珍贵文化资源。 张明弘寻根长城团队,把自己放逐长城及周边村落,注重农村现状,用心贴近自然,感受生命的价值。寻古探幽,洗礼思想,敬畏先祖,传承文化。沿着长城持续在外行走已二十月有余,自长城最东端的丹东虎山出发, 行程尽三万多公里 ,现抵达山西省河曲县罗圈堡,希望朋友们持续关注我们官方微信平台,跟随我们的脚步,镜头、文字、图片、影像一起去感受不一样的中国传统文化 ……

罗圈堡明长城遗址

  季节转变,悄无声息;在时间和季节面前,我们都是过客,谁都无法阻挡时间的脚步,亦无法拒绝季节的更替。我们的行程也经历了多次季节的变更,感叹光阴似流水,岁月不饶人;莫道秋风疾,落叶情更深。

秋风瑟瑟的深秋里依旧昂首向上,如银似雪的棉絮

  时值深秋,这里气候变化莫测。今天气温零下,大风7级,坐在车里还毫无感觉,下车后狂风在一遍一遍的敲打着黄河、古堡和我们,有种喧哮由远及近,有种咆哮振入人心。在一个凹进的场地里我们看到了长城古堡几个大字,下车后仔细观察后才知罗圈堡正在修复,打算旅游开发。现有一条石头小道可通到山顶,因未完全修复,暂不对外开放,我们就沿着一旁的蜿蜒曲折的小路爬上山顶,一路迎接着大风的攻击,终于看到了罗圈堡古长城遗址,已经失去了往日的威严和古朴。站在高高的悬崖上,举目眺望黄河中的娘娘滩,天水无际,咆哮千里。罗圈堡是依河矗立山顶用夯土构筑的古堡,高约10米。滔滔不绝的黄河水拥挤着从龙口峡谷喷涌而出后,在太子滩和娘娘滩平展的河床上逶迤地打个转,便温柔地像婉约的姑娘一般飘然而去。

因旅游开发,修葺一新

天水无际,咆哮千里

  据说,罗圈堡作为当年的兵营,镇守着明朝压缩退离黃河的边墙,大明王朝为了防止蒙古骑兵突破陕西外边之后,在冬季踏冰强渡黄河进入山西,在今天偏关县老牛湾经河曲县至保德县境内,沿黄河修筑了百公里的长城,这罗圈堡就是长城上四大驻兵屯粮的古堡军塞之一。古堡外围尚存大小烽火台4座,结构为圆形,东西传递消息之用,形成一个严密的防御体系,烽火台墩遥相呼应,虎视眈眈地监视着两座岛屿对岸的动静,是黄河边上最重要的边塞,烽火台向我们这样寻古的游人展示着千百年来征尘依稀的边塞沧桑。张老师说罗圈堡山顶的烽火台的功用性:“一是做指挥楼,因其地理位置,悬崖之上,远眺可俯视千里;建筑格局,个高,规模大。二是用作休息,中间可以住人。在岁月的磨损下,昔日的风光虽不在,但是气势和精神永存。”

堡外保存完好的墩台

庄家苍苍,天色茫茫

  我们从东墙角一豁口走进村子,一股苍凉寂寞的氛围扑面而来。景致仿佛在张老师脑海里里产生了共鸣,他不顾一切地任大风撕打着他的脸颊和衣服,一股脑儿地从不同方位拍摄着烽火台和古堡的断垣残壁。罗圈堡一座长约三百米宽为两百米见方的小城,城墙基本完好。但如今,古城墙或被剥了护墙的青砖,铺成了小水渠,或被凿成了窑洞。穿梭在古堡里有一种让人悚然从现代穿越到古代的感觉。

凿洞进堡

即将毁坏的铜墙铁壁

断壁残垣

堡墙为家

  村子的东北角有庙和戏楼,庙与戏楼正对着,都已破损严重。戏楼青石座基,四根木柱支撑着顶檐,檐前瓦砾早已掉落,漏出木头。现在戏楼的台子上堆满了柴火,鸟粪满地,能看出它早已荒废很久,失去了它本身作用,人们对它已不在乎,反而成为了麻雀的乐园,曾经戏台是多么令人尊敬,是当地百姓娱乐的地方,而今悲壮萧瑟,满目沧桑。

破坏严重,满目沧桑

  死气沉沉,寂静的古堡,到处是断壁残垣,废弃老宅。堡内的建筑格局大部分是兵营式的平顶房,黄土高坡独有的窑洞式门庭。在戏楼旁有一老宅,远远看去就知道它已有几百年的历史,虽早已被人遗忘和废弃,但它的辉煌阔气依旧没有衰退。精致的老大门,一个福字砖雕的照壁,进门左首又一保存完整的照壁,有着精致的图案,做工非常讲究,有着深刻的寓意。房内布满蛛丝和尘灰,散架的门框、屋檐,精致的窗棂,东倒西歪的廊柱,坍塌的房屋,杂乱无章的垃圾,随处散发着破败的气息。外面的大门仿佛诉说着昔日不在的风采,和呼唤着苍老远古的岁月,给人一种遥想当年的感觉。还有有一家门楣上雕刻着耕读二字的门院,如今字迹依旧清晰,只是也已近遗弃。我们在堡里一大圈走下来,也只碰到二个老人和一个中年妇女,堡里的大部分早已搬到山下公路旁。环顾四周,这里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都在记载着古堡的历史和古老。

悲壮萧瑟,寂静之堡

门前精美的福字照壁

辉煌阔气依旧没有衰退的古宅

废弃已久,无人问津

高门大户

唯一一处有人烟的院落

花儿在说,我们是幸福的

  古堡龙王庙里有色彩艳丽,精美的壁画,也是我们行程中见过的最具故事情节的壁画。东西墙长2.37厘米、高1.9厘米。中间壁画长2.2米高1.9米。真武庙西侧的壁画相对完整,东墙完全坍塌。龙王殿里的壁画,多以连环画形式展现的壁画,与其殿内供奉神灵相呼应。绘制的是降雨图,从降雨前,降雨时,降雨后三个时间段上来绘制,人物形象丰满,故事情节生动。张老师说:“如不是此建筑为木架结构,房子恐怕早已坍塌,壁画早已被毁。当下我们不需要任何的修复这个壁画,需要的是有效的加固,有效的保护,有效的重视。这些壁画就像一部古书画卷、历史教案。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兼容并蓄着蒙汉古今精华。不管古代现在,无论古人今人,历史留存的都是财富,先祖遗世的方为永恒。”

龙王庙里降雨壁画

真武庙里以连环画形式展现的壁画

再不多看一眼,或许下次就没了

害怕忘记,用镜头记录

此情此景或许正是我们所奢望的

经得起几百年风雨洗打,却经不起人间摧残

夕阳西下,夯土堡墙,沧桑悲凉,沁人身心

行走在边墙之上

日落黄昏,天涯思索

打枣

满载而归

 

相关热词搜索:罗圈 长城 张明弘

上一篇:2016年,我省住房城乡建设动作不小
下一篇:6月起 山西机动车驾驶人可实现自主报考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忻州论坛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