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 旅游 | 女性
健康 | 房产 | 汽车
供求 | 论坛 | 摄影

新编二人台小戏《蜜果缘》

2016-08-13 04:20:01 来源: 作者:原 河曲县委书记 任志华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新编二人台小戏《蜜果缘》 作者 原 河曲县委书记 任志华




时间:现代,初春。
人物:田心财  男、三十四(田)
      冯果华  女、三十五(冯)
地点:野外
 
 
【在一片欢乐的器乐声中田心财挑蜜担上场。】
田 (唱)   阳婆上来一片片红,
            肩挑蜜担子出了村。
            下了山坡坡归油路,
            巡镇赶集走一程。
            两腿有劲一阵风,
            软溜溜的扁担肩不疼。
            一路走来细盘算,
            勤劳不负我养蜂人。
     走了一站,热的我浑身出汗。我看歇一会儿再走吧….。我叫田心财,过去念书没成才,后来我自学成了才。现在我专业养蜜蜂,没几年就富起来。就说这抽烟哇,过去是省委书记抽中华,县委书记抽恒大,一般干部二毛八,农民群众“吹喇叭”;如今是票票手里大把抓,住得房子明晃晃,抽的纸烟是带把把,打火机还是现代化。哎,可就是手里有钱心里空,一对对枕头少一人,哈呀呀,有吃有穿有钱花,这光混汉的日子可真难忍。有人说,这光混不是个打的,那手榴弹可不是个耍的,这真是一点也不假。还有件不歇心的事,因为没有果花基地,拉着蜂箱跑东逛西,这也不是个长久之计。那天书记到我家拉呱了一气。他说,冯家湾有个寡妇,名叫冯果华,这女人呀,为人贤惠善良,做人精明强干,里里外外一把手。是全县有名的苹果专业户。书记让我托人去提这门亲。如果真能成哇,那才是我也有了家,蜂也有了花,这真是两全其美的好事儿。咳,你们是不知道我这个人,一说起这婚姻之事,没一点胆子,瞎说哇能哩,正做哇到鼻子捏了血了啦,嘴里头塞上铁啦,见了那女人长短脚没个踏出,手没个搁处。哎,这几天我夜夜睡不着觉,想来想起往后也胆子大一点,思想也得解放一些,有个对事的也得主动一点。要不然,打上一辈子光棍可就瞎捻啦!咳,甚不甚先把这担蜜卖了再说。
(唱)红圪彤彤太阳照当头,
      娶不下个老婆真发愁。
      大路上赶集的人儿流成河,
      一个个满面带笑争上游。
      三步并作两步走,
      越走越快热汗流。
      心慌眼花脚步乱, (汽笛声)
      险乎撞在汽车头。
冯 (唱))吃过酸粥巧打扮,
        匆匆忙忙下了山,
        赶集去把苹果卖,
        孤家寡人心寒酸。。。(汽笛声)
张师傅,坐坐车!
【田心财匆匆前进,冯果华拦车后退,两人相撞,跌倒在地】
哎呀呀,这是谁家这么个扑食野鬼,把腰也给我戳断啦!放着平展展的油路你不走,咋专给人腰上撞哩?!
哎哟、哎哟。。。。。。
田:大嫂子,不咋哇?
冯:腰也给我撞断啦,还不咋甚哩!
田(发现地上的苹果,旁白)苹果?这不是冯家湾那个专业户吧?对,我先问问她。咳!大嫂子,你,你是那个村的?
冯: 呀哟,哎哟。。。。正管的你不管,淡呱呱地你问这做甚哩!
田:管管管,我全管!那我给你揉一揉腰吧!
冯:不、不、不、不用,白平相干用你给我揉腰算甚哩!
田:奥?是你不用么,我能怎哩。
【冯果华用两手揉腰发现有东西。】
冯:哎呀呀,这粘哇哇地,是甚东西啦,可给人浆了一后襟,你们看一崭新的衣裳弄成这个样子,哎!真是出门不通顺,遇了个二不愣,咳!好灰呀!
田:(拿上扁担忙去看蜜桶)。。。。。
冯:(起来拉住田的扁担)咦!你倒跑呀,没门!咱说下个理再走。
田:你不要拉扯我,我还忙。。。
冯:你倒忙的要走?不行!咱评理去!
(二人拉来拉去周旋一番)
田:你放心吧,我不跑,我是过去看看我的蜜桶。(细看)
咳咳!这下你可拉下稠的啦!
冯:不管你稠的稀的,你给我赔衣裳吧,不的话我可不让你!
田:这倒尽说了你的啦,你先给我赔蜜!
冯:你先给我赔衣裳,我还没见过你这号人!
田:哎呀!你倒不差甚哩,怨不得人家说女人不能时常惯,那胶卷不能打开看。我刚才好心好意要给你揉腰你不用,好说不行咱就歹说来!真是个没天理啦,紧央计你着,你到圪趁圪趁的来啦!好,你要是真的让我给你赔,那你也得给我赔。
冯:你。。。。。
田:(唱)这大嫂你咋不讲理,
         撞了你我本是无心无意。
         事情本有个来龙去脉,
         你不来我怎能撞倒在地?
         我开始忍火气把你央计,
         总算是男子汉让人是礼。
         没想到麻里圪烦你纠缠不依,
         论实情你本该先赔我的蜜。。。。。
我倒说央计一下你算了吧。没想到你真的粘哇哇地没完啦。好,赔吧。。。。
冯:还有我的苹果。
田:苹果。。。。
冯:那是我订合同用的样品、你给我弄成些灰圪蛋!我怎能卖上那大价钱?
田:好吧,苹果和衣裳我都赔,如今你先赔我的蜜。
冯:赔多少钱?
田:你不是说粘哇哇地给你浆了一身吗,那起码也够个十来斤哇。
冯:十来斤多少钱?
田:(旁白)我先吓唬吓唬她。哎,我这是特等名贵好蜜,止渴润肺、舒风散寒,用不了多少钱,一斤八块三,十斤、你算算多少钱?
冯:才八十三块?我有的就是钱。不过,我这衣裳料子好,不多不少九十九块差一毛!拿钱来!
田:(旁白)数这老婆们粘哇圪叽灰哩!奥,要不了再让一让她吧!咳,大嫂子,你看这天气不早啦,人常说:男不和女斗,鸡不和狗斗。咱还是先赶集圪来哇,把这件事隔后再说吧!不怕,我又不是个外地人,男子汉大丈夫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我就是那五花城的养蜂专业户田心财,你好好认住,跑了和尚跑不了庙。
冯:五花城的田心财。。。。
田:嘿嘿,不假,真的!请问大嫂你是哪个村的?
冯:我是冯家湾的。。。
田:奥,你们冯家湾离我们五花城又不远远。哎,真个你是不是那个有名的冯果华?
冯:是哩哇,你问这做甚哩。。。。。
田:(旁白)这下可碰巧啦。哎呀!大嫂子,你可真是名不虚传。
冯:我。。。。
田:上次全县专业户开会,县领导还给我介绍你的事迹哩,散会那天,我还同时和你在舞台上领过奖,照过相,可惜那照相机灯光忽闪忽闪没把你认住。
冯:奥,我说怎面熟面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田:是呀,咱们俩人都是一个专业户行当,都是模范。一同领过奖,照过相。你看今天你没小心,我有点大意,咱两无冤无仇,撞翻在地,依我看今天这事。。。
冯:今天这事怎哩?
田:今天这事咱就拌汤泡捞饭哩和了吧!
冯:和了。。。。?
田:(旁白)那眼看就是个和啦。
冯:今天赶集人多,我这衣裳。。。。。
田:大嫂子,你大概是怕人笑话弄脏了衣裳,依我说哇,这蜂蜜揣圪是粘的,吃圪是甜的,看圪是明的,你看那怕甚哩。
冯:这。。。。
田:你要是不歇心,(急忙过去)来,我给你擦扭擦扭!
冯:不用,我们自己擦吧!
田:哎,蜜是我给你糊上的,来来来,还是我给你擦一把吧,你看这谁哇不用个谁。(掏出手绢)就我给你擦哇。
冯:你这人。。。。
田:就我这人才能给你擦上哩,这后襟上你能探见?“(就擦就说)如今这光景好了,你们这女人们穿得也就更俏了。看你这衣服比找对象还穿得好看。
冯:尽瞎说哩。
田:那咱说正经的。依我看,这专业户,专业户,终究也要成为生产联合户。咱都是一家人啦!咱一家人不说那两家话。
冯:谁和你一家哩!
田:我是说咱专业户是一家。可不是说你和我是一家,像我这人哇,生来妻命穷,光棍一个人,谁和咱一家哩。。。。
冯:你是光棍?
田:反正是没老婆。
冯(和缓地)老婆哪圪啦?
田:死啦哇。
冯:再没娶?
田:哎,大嫂子,你看我如今半辈子的人啦,谁寻咱哩。
冯:没给你丢下个娃娃?
田:大嫂子,才待我这几年忘啦,你今天又勾起我的心病来啦。来,咱们坐下谈,坐下谈。。。。
【二人靠近坐扁担上,对视,发现不对,分坐两头蜜桶上。】
田(唱)那一年刚刚结过婚。
    老婆她抢着挣工分,
    蜜月未满去打坝,
    不幸压死在崖头中。
    从此后丢下我一个人,
    手中无钱难提亲,
    转眼过了几十载,
    如今有钱无人跟。
冯:我看你保准是眼高哇。
田:眼高甚哩!
冯:那是因为甚?
田:光棍汉娶老婆就像那瞎雀寻谷穗哩,碰上了挟几颗米,碰不上扑一鼻子灰。没那么个正好好的吧。哎,这光棍汉光棍汉,吃饭穿衣无人管,饥一顿饱一顿,恶水衣裳一大摞,冬天家是冷冰洞,头疼脑热没人问,爆烧炕头睡下觉,翻来覆去数窗孔。哎,你们这妇道人家总比我们这汗手汗脚的男人还强些吧。
冯:哎,强甚哩,他大兄弟!寡妇寡妇,风雨中的野兔,寻柴担水磨米面,家里家外一担担,耐不过请人帮帮忙,风言风语说不完,劳动一天回了家,好像孤鸟笼里圈。
田:哎,真是寡妇光棍,一样样儿心病。大嫂子你。。。。

相关热词搜索:二人台 小戏

上一篇: 想到家乡河灯会
下一篇:视频:走进河曲看河灯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忻州论坛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