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 旅游 | 女性
健康 | 房产 | 汽车
供求 | 论坛 | 摄影

视频:文化功臣张存亮的戏剧人生

2016-10-04 03:14:15 来源: 作者:本网记者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说起河曲民歌,人们自然就会想起张存亮,国庆前本网记者采访了这位在搜集整理河曲民歌中做出突出贡献的河曲文化功臣。


 

 



  山西新闻网河曲视窗讯:说起河曲民歌,人们自然就会想起张存亮,国庆前本网记者采访了这位在搜集整理河曲民歌中做出突出贡献的河曲文化功臣。

  1953年9月,中央音乐学院中国音乐研究所的晓星、简其华等七位专家来到河曲,要对河曲民歌进行采风。县里头的领导说:“叫存亮去吧,他在全县跑得最多。要说河曲民歌,再没个比他更了解的了。”这话倒是事实。进入文化馆的二年时间里,张存亮把河曲县300多个自然村跑了个遍,说起那些会唱爱拉能吹的人,也是如数家珍,什么“五花城王三蓝,三天三夜唱不完”,什么“吹塌天”(焦尾城的陈根海)“拉破地”,什么“串话王”李发子,还有河会的吕秋恒、南沙洼的王金莲……

  张存亮担负着这收集河曲民歌向导的任务,自然是感觉任重道远。他带领这些专家们,硬是将河曲出民歌能手的地方跑了个遍,尤其是樊家沟、五花城、坪泉、南沙洼、河会等七个村,每一个唱歌好手都没有放过。

  或许,没有张存亮,河曲民歌该怎么发展还怎么发展,但我们不能否认张存亮在民歌传承中所起的重大作用。当年二十出头的张存亮,确实是将这些“中央来的人”当成重要人物来看待的。每到一个地方,张存亮都要宣传一遍中央音乐学院收集河曲民歌的重要性。然而,多少年以来人们根深蒂固的想法里,河曲民歌就是不登大雅之堂的“山曲儿”、“酸曲儿”,情呀爱的能给外人展示吗?要是犯了政治错误可咋办?咱老百姓可经不起折腾呀!所以,人们都是只看不唱,还有的人偷偷地说风凉话:“见过收铜哩收铁哩,还有个收民歌的?真叫人失笑哩!”很明显,河曲老百姓自己都觉得有点儿拿不出手的羞赧。这时候,张存亮说话了:“这是从北京来的中央音乐学院的专家!北京是哪儿啊?是毛主席在的地方!毛主席身边的人说咱们河曲民歌是宝贝,它能不是宝贝吗?”这些话说得掷地有声,说得铿锵有力,一下子震住了众人。

  张存亮又跳上台子,大声说:“大伙儿要是不放心,我先唱一个!”说着,他放开嗓子,率先来了一首《打蓝调》:“野雀雀落在澄池池沿,单等哥哥打完了靛……”听着这熟悉的调调,大伙儿都笑了。慢慢的,就有些胆大的上台唱了。先唱些无伤大雅的山曲曲探个路,看见专家们如获至宝地在纸上猛记,慢慢地就放开了胆子,荤的素的全来了。尤其是五花城的王三蓝,词儿多,调调多,唱得最欢实,博得了满场喝彩。有不少方言对外地人而言都是晦涩难懂的,这时候,张存亮便担任了翻译的角色,将意思细细地讲解给专家们听。

  从9月到年底,三个月的时间,专家们大约搜集了400多个不同曲调,4500多首歌词, 40多个二人台剧目,汇成《河曲民间歌曲》一书。当时也没有录音机,大家都是强行把谱子和歌词记下来,回去后再慢慢整理。到现在,张存亮还保存着四大本当时下乡搜集的原始资料。

  自从中央音乐学院来搜集了一回河曲民歌,河曲人才蓦然发现,原来自己成天哼的唱的那些“酸曲儿”,竟然还是宝贝哩!这下子可不得了,好多爱唱爱红火人的心被捂热了,大家看唱学唱的热情空前地高涨起来。在省歌舞团工作的任艾英也回到河曲,跟李发子学唱《走西口》和《送情郎》。任艾英是河曲人,又是专业人员,本身就有歌唱功底,所以这地方小戏是一学就会,一唱就轰动了全县。看唱的人们传下一句话:“生产节约喝稀粥,要看任艾英唱《走西口》。宁愿三天不吃饭,要听任艾英唱一段。”任艾英在坪泉唱戏时,一唱就唱到半夜,就这样观众们还舍不得散,一再喊着:“再来一个!再来一个!”南元村一位郭姓大爷看得着了迷,散戏后迷糊得连家也找不到,这在后来传为佳话。

  1956年,张存亮担任河曲县民间艺术团的团长,次年奉命带艺术团进京会演。当时打的是“山西团队”的招牌,实际上还是以河曲为主,有李有师、李发子等人,和张存亮一样,都是二十出头的“娃娃兵”。这些“娃娃兵”在“全国第二次民间艺术会演”中一鸣惊人,二人台《珍珠倒卷帘》,民歌《推船号子》、《打蓝调》、《拜大年》等都获得了观众的好评。张存亮既是领队,又是领唱,自然在其中大放异彩。现在回忆起来,张存亮还激动不已:“当时周总理和朱德委员长也看了我们的表演,还和我们照了合影哩!”这张合影至今还在,可惜当时条件有限,一张不大的黑白照片上硬上安了几百个人进去,实在分不清谁是个谁,这让张存亮颇为遗憾。

  对于河曲民歌、河曲二人台,张存亮付出了毕生的精力和感情。即便是到了耄耋之年的今天,他的脑袋里依然装满了河曲民歌。面对着我们的镜头,他能把好多民歌整首整段地唱下来,如《打蓝调》,如《推船号子》,如《捏软糕》,如《三天路程两天到》……谈论起河曲民歌的时候,他手舞足蹈,滔滔不绝,似乎有诉说不完的话题;唱起歌来的时候,他眉飞色舞,神采飞扬,似乎又回到了巡镇集市上的小舞台,在为大家进行着宣传表演……那一刻,站在我们面前的不是一位八旬老人,而是一个实实在在的艺术大师,他的一举一动,一咏一叹,都在向我们倾诉着他对河曲民歌二人台的深深热爱。

相关热词搜索:功臣 戏剧 人生

上一篇:海红花奖民歌二人台大赛青年组决赛视频
下一篇:河曲职业中学88届六班学生聚会扫描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本周排行 本月排行 总排行  
忻州论坛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