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 旅游 | 女性
健康 | 房产 | 汽车
供求 | 论坛 | 摄影

河曲游子话乡情:陈叔叔,你在哪里

2017-04-17 04:24:06 来源: 河曲视窗 作者:特约撰稿人 张先正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每逢清明时节,蒙蒙阴雨总要眷顾成都。我默默地站在窗前,望着雨雾中若隐若现的黄黄的油菜花和那刚刚返青的草坪上不知名的小草,微微的春风再一次勾起了我深深的思念——发自内心的、刻骨铭心的思念:陈叔叔,你在哪里?



  河曲视窗网特稿(特约撰稿人 张先正)每逢清明时节,蒙蒙阴雨总要眷顾成都。我默默地站在窗前,望着雨雾中若隐若现的黄黄的油菜花和那刚刚返青的草坪上不知名的小草,微微的春风再一次勾起了我深深的思念——发自内心的、刻骨铭心的思念:陈叔叔,你在哪里?
  陈叔叔又叫陈应辉,四川成都人,家境贫寒,少年从军,十六岁时在抗美援朝战争中被美军炮弹片击中腰椎光荣负伤,伤愈后,被分配到山西省河曲县政府工作,因此与同是成都人的在河曲从教的我的父母相识并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我叫他陈叔叔。
  年轻时的陈叔叔朝气蓬勃、风华正茂,酷爱书法、绘画;会滑冰、善游泳;他努力工作、积极向上,是学习毛泽东选集的积极分子,是多次获得上级表彰的优秀公务员。
  我是陈叔叔看着长大的。是他教会我骑自行车、教会我打枪、教我做一个诚实的人、教我做一个坚强的人。在河曲,陈叔叔就是我的偶像和可依赖的肩膀。
  陈叔叔是一个努力追求上进,喜欢学习的人。在河曲的那些日子里,只要我走进他的房间就一定会看到他在读书,有奥斯特洛夫斯基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苏联小说《青年近卫军》、《安娜.卡列尼娜》等,然而我更多看到的是他静静地坐在办公桌前阅读着毛泽东选集,那厚厚的毛选书页上用红笔画满了红红的着重线,写着眉批,令人肃然起敬。
  绘画和书法是陈叔叔的最爱。他少年时即进入西南军大学习测绘,有一定的绘画基础,在河曲,每逢节假日总会看到他一个人静静的坐在黄河边上写生。他特别喜欢画国画,常常到巡中找曾渐逵老师讨教画技,后来他的青山、树木、人物画均有很大的提高,但流水、云朵却一直画不好。在交通不便、几乎“与世隔绝”的河曲,无法找到更好的绘画老师,他便一遍遍的用画笔在纸上寻找体现流水和云朵的感觉,偶有收获他会像小孩子一样,高兴地手舞足蹈,为学画,他付出了极大的努力。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他每个月的工资除了寄回四川老家供养父母及弟弟妹妹及自己生活必需之外,其余的钱全部用来买了宣纸、笔墨、颜料。功夫不负有心人,后来,陈叔叔终于成为了小有名气的画家,他的画作也屡屡获得大奖。退休前在大同雁北师专任教,兼艺术系党支部书记。退休后,在四川大学华西医学院任客座教授,专事绘画教学。
  我最喜欢的是陈叔叔的书法作品,他的书法文笔厚润、形如流水、字里行间透着坚韧和灵气。文革之前,我家宿舍的墙上一直挂着两样东西:一是曾渐逵老师的画作《喜鹊闹梅》,二是陈叔叔书写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中保尔.柯察金的一段话“人最宝贵的是生命,生命对于每个人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但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他不会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而羞愧。这样,在他临死的时候他就能够说: ‘我的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献给了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斗争!’”。此情此景,我永志不忘。
  在河曲,陈叔叔一直很忙:下乡、开会、写东西,但只要有空,他就会带我出去玩,爬山、打石鸡、滑冰、骑自行车。他虽然身有残疾,但样样体育活动都积极参加。他腰有残疾,却能横渡黄河。一次在黄河中游泳时小腿抽筋,他硬是一手划水,一手抱着小腿,从黄河对岸游了回来;他喜欢吹口琴,嗓音虽不咋地,却时不时地哼着小曲,在他的脸上永远看不到一丝一毫的愁容,在他身上永远散发着青春活力。在远离故土的黄土高坡,在远离父母的异地,在远离兄弟姐妹的穷乡僻壤,能够如此乐观的面对人生,实实令人万分钦佩!
  他十分敬重我的父亲母亲,经常到巡中来拜望他们,后来县政府搬到了城关,见面的机会少了,但每逢节假日他都会到家里来,我们全家都喜欢他,只要他来了父亲一定会亲自下厨做上几个地道的四川菜款待他。当然,最高兴的是我:因为陈叔叔一定会给我带来好吃的东西!
  在那“史无前例”的日子里,我的父母惨遭厄运,被他们教出来的“革命者”们赶入了“牛棚”。举目无亲的我仿佛陷入了无底的深渊之中!昔日情同手足的同学称我为“小狐狸”,我的一举一动都会换来鄙视的目光,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我该去向何处?迈着瞒跚的步子我忐忑不安的来到了陈叔叔的寝室(那时的陈叔叔又从县里调到巡镇公社工作,就住在我们学生院的隔壁),我是“黑五类”的孩子,他会赶我走吗?我疑惑着。然而,善良的陈叔叔却一点也没有嫌弃我!他仍然像往常一样关心我,他尽他的理解给我讲解“文化大革命”,讲解党的政策,让我相信群众、相信党。他告诉我:你只是一个学生,出生的家庭不可选择,成长的道路是可以选择的。并一再叮咛我,你要坚强!他告诉我:人的一生并不是一帆风顺的,会遇到这样或那样的问题,但一定要勇敢面对一切。经过陈叔叔多次的循循善诱的开导,我释然了许多,仿佛又看到了人生的希望。这么多年以来“你要坚强”四个字一直牢牢印在我的脑海里,激励着我渡过十年零六个月的、艰苦的知青生活,陪伴着我迈过了人生的各种沟沟坎坎,受益匪浅。
  “大串联”开始了,同学们都组织起各种长征队,我也想跟大家一起去神圣的北京接受毛主席他老人家的的接见,陈叔叔知道了,他积极地鼓励我参加“长征”,还把他舍不得穿的军装上衣给了我,又撺掇着公社的武装部长李叔叔把他的军帽、绑腿带送给了我。第二天,我终于参加了槐虎、智华组织的串联队,穿上了陈叔叔送我的军装、戴上了李叔叔送我的军帽、打着绑腿、挺着胸膛踏上了我人生的第一次所谓“长征”。从北京回来之后,陈叔叔又调回了县里,想去城关看望他,,因为父母的原因也不敢去骑学校的自行车,也不敢擅自离校,故而难以成行。学校的“复课闹革命”也开始了,与他见面的机会也越见的少了起来。后来,”复课”也没有复出什么名堂,我回到了成都。
  “上山下乡”运动开始了,我下到了农村。在农村,陈叔叔曾给我写过几封信,每封信都饱含着对我的关心。有一天,我正在我的知青屋里休息,门外突然响起来熟悉的声音:“先正在吗?”,是陈叔叔!陈叔叔来看我来了!我喜出望外的把他迎进了门,那时的我是何等的高兴啊!那天我们聊了很多,在昏暗的煤油灯下聊得很晚很晚。我的岳父是个老实巴交的贫下中农,他一直反对我和他女儿处对象,原因很简单:第一,我出身不好;第二,眼睛不行。那天晚上父女倆再次因此而爆发冲突,激烈的争吵声惊动了陈叔叔,他不顾天黑提着马灯登门拜访了我的老岳父,凭着他的诚意和在民政局工作的经验,终于打消了了老丈人的顾虑,默许了我们的相爱。对此,我至今感慨万千:陈叔叔又一次拯救了我!
  后来,我被招工回城,陈叔叔也退休回到了故乡---成都。他酷爱绘画,为了近距离的描绘都江堰、青城山的美景,他拿出了自己一生的积蓄花几万元在都江堰买了一套二手房,和妻子、孩子定居于此。那时候,我刚好调入销售部门,经常出差,而陈叔叔也经常出外写生,虽然也经常通电话,但我们见面的日子却少了起来。
  2008年5月12日,惊天动地的汶川大地震发生了,陈叔叔居住的都江堰属于极重灾区!我在第一时间拨打了陈叔叔的电话:座机不通,手机不通,我惊愕了!第二天电话依然无人接听,慌乱中,我打通了黄怀仁叔叔的电话,他说他已经和陈叔叔取得了联系:陈叔叔全家安然无恙!我悬着的心终于平静下来,彻底放弃了自己的不安。然而,就是这“彻底的放弃”导致了我的终身遗憾:我再也没有见到过我的陈叔叔。自那以后他的座机、手机电话仍然打不通,用黄叔叔给的电话号码还是打不通。我想到他原来的住处去找他,黄叔叔却说他已搬家了。润明到成都来,我特意委托他到陈叔叔的原单位---雁北师专的艺术系、退休办查询,得到的答复是此人在四川,还给了电话号码,按照这个号码打过去电话还是无法接通;我想去寻找他的家人,然而到处都在拆迁,原来的街道早已物是人非。
我茫然了,陈叔叔,你究竟在哪里啊?
  前年,我接到了葆柯的电话,电话中谈到了陈叔叔,他告诉我,听朋友说陈应辉已在地震时身故。这不可能啊!地震后黄叔叔还和他通过电话呀!
  去年,我的姐姐又委托都江堰的朋友到市文联打听陈叔叔的下落,得到的答复是:听说地震后,陈应辉因风寒感染住院,已病故。我依旧不相信这个消息。他的女儿、儿子我不认识,但他的妻子我见过,陈叔叔有我的电话,她为啥不告诉我?
  我真混账啊!都江堰近在咫尺,离成都也就一个小时的车程,你张先正去看过他老人家几次?手机就在身边,你张先正为啥在地震后不能不断地打陈叔叔的电话,直到打通为止?你分明是没有把陈叔叔一家的安危放在心中最重要的位置啊!张老八呀,张老八,你就是一个活脱脱的忘恩负义的白眼狼!对于白眼狼我婶还会理你吗?
  窗外的小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着,那若隐若现的油菜花、小草依旧在微风中摇曳,而我却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之中。
  我在心里一遍一遍的呼喊着:
  陈叔叔,你在哪里?你记恨先正了吗?
  陈叔叔,你在哪里?我女儿已结婚了,他想让我带着她和女婿来看你。
  陈叔叔,你在哪里?我的妻子还想再次对你说上几句感恩的话。
  如果真像别人所说,你已离开人间,请你一定要在天堂等着我,我一定会去看望你老人家的,我的良师、我的挚友、我的陈叔叔!
  陈叔叔,你究竟在哪里呀?先正想你!
 
                          农历丁酉年清明于成都
 
 
 
 
 
 
 
 

相关热词搜索:叔叔

上一篇:活出个好心情 淡然看人生
下一篇:古今河曲:奇景迭出特产美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忻州论坛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