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 旅游 | 女性
健康 | 房产 | 汽车
供求 | 论坛 | 摄影

河曲郭丽霞散文:陪妈妈逛街

2017-06-26 15:35:36 来源: 河曲视窗 作者:河曲城镇幼儿园 郭丽霞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最近由于工作忙,已有几天没有去看妈妈了,昨天突然接到电话妈妈说有人送了一双鞋有点不合脚,想去换一双,并告诉我店名,让我下班去陪她换鞋。一整天的忙碌似乎又忘记了妈妈曾打过电话,直至下午下班后妈妈突然出现在单位办公室门口,才想起曾答应陪她去换鞋的。忙着把手边的事情放下,发动车子载着妈妈直奔鞋店。


 

  河曲视窗网特稿:(河曲城镇幼儿园 郭丽霞) 最近由于工作忙,已有几天没有去看妈妈了,昨天突然接到电话妈妈说有人送了一双鞋有点不合脚,想去换一双,并告诉我店名,让我下班去陪她换鞋。一整天的忙碌似乎又忘记了妈妈曾打过电话,直至下午下班后妈妈突然出现在单位办公室门口,才想起曾答应陪她去换鞋的。忙着把手边的事情放下,发动车子载着妈妈直奔鞋店。

  换鞋过程很简单,妈妈怕店员不换给,其实店家是认识自己的商品的。当我拿出鞋子与店员说明情况后,店员马上取出了妈妈所说的鞋码,但颜色不相符。我与店员交流,说这是打折鞋,码不全了,要想换合适脚码的鞋就换种颜色吧。妈妈站在旁边听着我们的谈话,立刻说都行,只要合脚了,啥色都行。这是当年那个近乎“苛刻”而不好说话的女人吗?陪她换鞋我就想到妈妈“很难说话啊”!当年的她在左邻右舍的眼里是只有别人“迎合、服从”她的,当然她也是值得别人那样的。低头看着露着小孩子特有的满足的笑容认真地试鞋的妈妈,我的心一颤:满头白发,布满沧桑的笑容,还有稳健的步伐,在鞋店里来回跺着步子,感受着鞋的舒适。我何时曾这样观察过妈妈,只是一味的索取,何曾想过她已老去,年华

  已一去不复返,当年那在外遇到困难与委屈想庇护的怀抱已弱不禁风了,为了儿女们四处奔波求人的坚强女人已老了,当年需要她庇护的孩子已渐渐步入能承担起庇护您的责任了。稳健的背影和微卷的白发再次证明当年的您也是人之骄子,也是家族中举足轻重的人物啊。恍惚中,妈妈满意地收好鞋子,拉着我出了店门。我突然想到当年的妈妈也曾如现今的我一样,逛街购买衣服乐此不疲,随即拉着妈妈进入了卖衣服的店铺。进门之后,店家热情的拉客方式让我有些不舒服,但看着妈妈发亮的眼睛,不愉快的心情一扫而光,但店员边跟着我边热情的推荐似乎忽视了我身边的人,一直在我身边喋喋不休地介绍本店新上的款式,甚至拉着执意让我试新款衣服。我本是想着顺便逛逛,让妈妈选一下自己喜欢的衣服,不想“不会看眼色”的店员仍在我面前推荐店里的新款衣服,看着妈妈那黯然伤神的目光遛过衣服,无奈地撇撇嘴,也许是感叹衣服没有适合她的,也许是对店员无休无止的唠叨而厌烦。我伸手挡开店员推荐的新款衣服,拉过妈妈来说找一件适合这位老人的衣服。店员马上像换了个人似的,拉着妈妈到另一边的衣橱前,一连着取下四五件衣服,妈妈顿时高兴的像个小孩子得了棒棒糖似的,拿着衣服在镜子前比划着,看着她兴奋的目光,我马上想到“老小孩”这个词。何时我曾注意到妈妈也需要“哄”的地步了,是我这个做女儿的忽略了她老人家的感受了,在我的印象中妈妈一直是我们的靠山啊。每当遇到难事委屈事,都是妈妈在帮我解心宽,何时到了她也需要别人的理解和关心了。店员最会看顾客眼色了,知道妈妈对这几件衣服感兴趣,又拉着她找搭配的,但兴奋的笑容在妈妈脸上一闪而过,是店员指着妈妈穿在身上的那件衣服说的“打下折来三百八十元”的话。妈妈立即像被咬了一口似的,脱下衣服递给店员拉着我就走,看着店员变色的脸,我就知道妈妈是嫌衣服贵了,我拍拍她拉着我的手给她安慰:有你这个女儿呢,别担心。但店员鄙视的目光让我心里不爽,我拉着妈妈让她不要忙着走,就那件衣服了,我让店员打包好付款。可妈妈刚刚那需要“哄”的形象一下子强硬起来,愤怒的拉着我“别买了,我衣服多呢,你上次买的还没穿呢,不买了!”我的心又是一颤:妈妈这是怕我花钱啊。以前我也多次给她买衣服,拉着她去逛商店,但她总是这也看不下,那也不好看的推辞,只有我背着她买下了,她才“无奈”地满心欢喜地拿着衣服“偷偷”到另一个房间试,然后穿着衣服故意在左邻右舍的面前显摆:这是大女儿买的。每次看着孩童般妈妈那满足的笑脸,我都无奈的笑笑。看着眼前妈妈发怒的表情,我知道,她是心疼我又给她花钱了。但是,妈妈,这只是女儿表达的一种方式,远远不及您为我们付出的多啊!我与妈妈争执中,店员在角落里又找了一件衣服搭在妈妈身上,妈妈先是看着那昂贵的吊牌价,漫不经心地推辞着,我不得不佩服店家推销自己衣服的能力了,马上笑脸相迎“阿姨,这件衣服是春季款,最后一件处理了,一百八十元,很适合你”。妈妈好像还在纠结刚刚那个三百八十元和一百八十元之间的差距,我坚持要买那件贵的,但妈妈不爽的表情我已尽收眼底,让店员把这两件都打包起来。但妈妈拿着这件便宜的衣服就是不脱手,并且觍着脸与店员砍价,我无奈地摇摇头,老太太真难缠,但店员禁不住老人家的缠搅最后一百五十元成交。看着像得到奖励的孩子一样的妈妈,我毫不犹豫去付了款。妈妈拿着这件打折后又被她砍价下来的衣服,扒在我耳畔说“你张姨前些天晨练就穿着这件衣服,我们一群老太太问在哪买的你张姨一直没告诉我们”。我恍然大悟:合着老妈是和别人攀比啊。看着心满意足的妈妈,我思绪万千啊:老人需要的其实不多,而是我们因为种种借口而忽略了老人的感受,忽略了那个对我们心胸宽广而挚爱的亲人,他们不求回报,任劳任怨一生。

  妈妈,你何时起这样有点卑微的看别人脸色啊,都是做子女的没有尽心尽力啊!但愿以后的日子里您还是那个“不好说话”的人。妈妈,感谢您给予我们的一切,愿您身体健康,辛福长存。

相关热词搜索:丽霞 河曲 散文

上一篇:河曲丁晓琳散文:受益终生晒家风
下一篇:最后一页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忻州论坛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