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网事 | 教育
社会 | 民声 | 三农
供求 | 部门 | 聚焦

河曲:那弯弯的黄河

2017-07-10 16:39:32 来源: 河曲视窗 作者:田翠英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伫立黄土高坡之巅,望滚滚黄水,九曲回荡,巨龙裹挟着泥沙穿高山,绕平原,飞峡谷,跃丘陵,呼啸奔腾,向西行进后绕出一个很大的河湾朝南蜿蜒而去,不由精神为之一振。在巨龙温柔平静的臂弯里,枕着波浪相拥而卧的是我宁静美丽的家乡河曲县。

  河曲视窗网特稿:伫立黄土高坡之巅,望滚滚黄水,九曲回荡,巨龙裹挟着泥沙穿高山,绕平原,飞峡谷,跃丘陵,呼啸奔腾,向西行进后绕出一个很大的河湾朝南蜿蜒而去,不由精神为之一振。在巨龙温柔平静的臂弯里,枕着波浪相拥而卧的是我宁静美丽的家乡河曲县。

  我怀着一腔热忱感怀黄河,是因为自己生于斯长于斯,打小就对母亲河情有独钟,曾接受过母亲河无偿的馈赠,尽情的洗礼。无数次将自己融入黄河中,没有束缚的藩篱,没有颓废的气息,释放的是心灵的翅膀。让心灵远行,一种悠远,一种梦幻,一种博大,不断升腾,渐渐地,一个全新的天地呈现在眼前。总觉得黄河湾是通人性的,河水浩浩,一路翻滚,“浩浩长河水,九折东北流”。多少年,“几”字形的大河跳动着永恒不息的旋律,唱着不知疲倦的歌,以自己弯曲的臂膀揽着准旗、府谷和河曲三地入怀,轻轻地缀连在自己辽阔闪光的巨幅飘带般地躯体的两侧,宛如闪现着灼灼光华的三颗亮丽宝石,交相辉映在晋陕蒙大地;又仿佛伫立的三位友人,隔河相视,千年守望,聆听着亘古奔腾的滔滔黄水奏鸣,倾注着对母亲河一如既往的顶礼膜拜的不变痴情。

  黄河湾是古朴的。不必说那“华夏民族”的命名,那“炎黄子孙”的由来,那“仓颉造字”、“嫘祖育蚕”、“神农尝百草”的传说,也不必说那那“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的魄势,那“九曲黄河万里沙,浪淘风簸自天涯”的雄浑,那“黄河落天走东海,万里写入胸怀间”的豁达,单是看看那娘娘滩这独一无二的岛上人家就足以让人魂牵梦萦。黄河水冲击成而得一块河中沙洲——娘娘滩,这个“凸”形小岛,为塞上有名的小绿洲,像一块镶在河中央的翠玉,又像是从大漠孤烟处走来的一位丽人,那么绚烂,那么引人注目。岛上树木蓊郁,古木参天,田园如画,岛上人家,环水临被,恰似蓬莱仙境。据说西汉文帝的母亲薄姬,由于受到皇后吕雉的妒嫉,被流放到此地,直到刘恒做了皇帝,薄姬被尊为皇后娘娘,这里的居民为纪念她,把这个地方称为娘娘滩,并建立了庙宇。娘娘滩上原有圣母祠堂一座,相传为薄太后所建,今虽原祠已毁,但历代补修的废墟尚在。滩上至今有娘娘宫殿的破瓦片,瓦片上还有“万岁富贵”字样。北端现存砖石古建筑一座称之为圣母殿,规模不大,殿内塑像和关于圣母生活的壁画,基本完好。娘娘滩北隔河与内蒙古马栅村相望,南岸紧靠的是建在崇山峻岭上的一段关内保存最完整的明长城。黄河和长城在这里“会师”,形成全国绝无仅有的黄河与长城并行的景色,体现出浓厚的边塞文化。站在滩上,远眺黄河出峡之汹涌,近看河水像黄龙般缓缓移动,自觉如人在仙境,其乐无穷。

  黄河湾是现代的。一泻千里的龙口峡谷,两岸几乎全是立陡的百米峭壁,仿佛刀切的一般,许多路段紧贴峭壁边缘,这段的黄河河面宽度于晋蒙峡谷骤然收束,疾流直下,洪水季节,激流奔腾,惊涛拍岸,仿佛是巨龙张开了大口,因此得名龙口。大河在这里自由自在、桀骜不驯流淌着千百年后,一座巍峨坚固的大坝已在这里把奔流而下的黄河拦腰截断,汹涌的黄河水贮蓄在坚不可摧的大坝里,仿佛一头被驯服的雄狮,不情愿的收拢了狂羁的身躯。以龙口命名的黄河现代化龙口水利枢纽,正在紧锣密鼓的建设中,上有拦河坝、泄洪道.水电站等建筑物。这里昼夜热火朝天,机声隆隆,震荡天宇,灯火辉煌,电线纵横,密如蛛网。与纵贯南北的黄河大桥毗邻,一高一低,俯仰相望,好像是巨龙口中衔着的一大一小的两颗闪亮珍珠,闪现着华夏儿女历经百年风雨沧桑依然顽强不屈的风采,弥漫着炎黄子孙不断探索铸造世纪工程的奋进气息。

  黄河湾是多情的。她怀抱着婴儿,让甜甜的乳汁流淌,哺育了一代有一代家乡儿女,黄河儿女从小喝着黄河水吃着酸米饭长大,洗衣服、做饭、烧水,饮水,都跟黄河休戚与共。置身于浩瀚的黄河边,感悟黄河的灵魂和黄河的气魄。春日的黄河缓缓流淌,恬静、安详,象典雅娴静的少女,在憧憬美好的爱情王子的到来;夏日的黄河奔腾、喧嚣,象是健壮有力的小伙,活力四射,要驱走难挨的酷暑;秋日的黄河开阔、高远,象成熟的少妇以平和的心情品位着生活带来的酸甜苦辣;冬日的黄河结冰封冻,深邃、悠远,象不惑之年的男人刚毅沉着,冷峻地面对一切沉思,清醒赋予的责任和义务。漫步黄河弯沿岸笔直的生态路,大堤稳固坚实,堤坡上青草覆盖,河堤两侧林带苍翠.。金黄的油菜花,洁白的海红花,粉红的桃花,盛开在沿岸田埂。抽水机轰隆隆地响着,浑浊的黄河水被抽上岸,顺着水渠哗哗注入田间,浇灌着返青的禾苗。河面平静,红日初升,浮光跃金,波光粼粼,水中的鱼儿自在地遨游,倏忽间会有鱼儿跃出水面。跳上船,架起橹,泛舟于宽阔的河面,从流飘荡,任意东西,真正体会到“船在河上行,人在画中游”的惬意,不知不觉轻舟已过数重山。坐上游艇则是别样的刺激,人随船在浩瀚的河面飞速行驶,风驰电掣,雪白的浪花随船尾扬起,水花飞溅,四散开来,如同一个个调皮的小精灵在活蹦乱跳,溅起的水雾带着声响朝你扑面而来,滴滴答答水丝相连迷人眼目。等船回港,飘荡在岸上的是古渡广场上老年人吹拉弹唱合奏团的熟悉曲调,那略带晋西北的口音粗犷洪亮,原来那是家乡婉转的二人台小调,一曲凄婉动人的《走西口》如泣如诉,“哥哥你走西口,小妹妹我实在难留;手拉着哥哥的手,送哥送到大门口。”道出了河曲人在那个灾荒年代背井离乡西出口外谋生度日之前那挥泪的别离,记述着河曲人用血泪、坚韧、诚信写就的奋斗历程。不由得想到了家乡的剧作家白朴生在黄河边上,在黄河之滨长期生活的经历,深厚的历史文化积累,创作了《裴少俊墙头马上》、《董月英花月东墙记》《梧桐雨》这些描写爱情的脍炙人口的大量剧作精品。也许因为有了白朴,今天戏曲舞台上才有这么绚丽多姿、艺术高超、情致动人的河曲“二人台”。每年的农历七月十五,在黄河边的西口古渡举行盛大的河灯节。在广场临时搭建的戏台上上演着各个单位选送的精彩的文艺节目,有让老百姓喜闻乐见的二人台,有孩子们的钢琴,手风琴,扬琴,葫芦丝的器乐演奏,还有风趣幽默的小品,快板,真是精彩纷呈。在古戏台上,那高亢洪亮的晋剧,婉转动听的道情,让戏迷们赞不绝口。夜晚降临,在幽暗宽广的黄河河面上,河灯闪闪烁烁,顺水飘荡前行,如同蜿蜒而去的一条条金蛇,无限延伸自己的身躯,渐行渐远。烟火升腾到半空,礼花四射,星星点点散开,将天空装饰的五彩缤纷。游人如织,伫立河畔,久久不愿散去。

  如果说家乡的黄河湾是母亲手链里的一颗珍珠,那么黄河之后那些数不尽的的湾湾滩滩就挽成了一条长长的手链,而那座龙口水电站正宜作一只钻石,横插中央,万世璀璨!这已足够激发我对你一直的赞美与尊崇。

  我在赞美中发扬,发扬你亘古具有的一往无前的执着!

  我在尊崇中传承,传承你与生俱来的博大宽厚的无私!

  (河曲红星中学 田翠英 )

相关热词搜索:河曲 黄河

上一篇:怀念,是我对您最长情的告白
下一篇:河曲:临隩公园的戏迷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