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网事 | 教育
社会 | 民声 | 三农
供求 | 部门 | 聚焦

河曲苗香散文:梦回童年

2017-08-12 15:21:28 来源: 河曲视窗 作者:记者 苗香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美妙的旋律让我沉浸在那个依稀支离的童年回忆里。小时候,我就特别爱看戏,因为台上有我的母亲。记得母亲和她的同事们也是在这样一个大院里排练,在没有演出的傍晚,剧团里所有演职人员在门口台阶处围坐几摊,母亲和搭档在中央空地上按着剧本里的角色揣摩人物形象,团长和其他演职人员会提各种建议,而那时我也会很忙,我有我自己的剧本,给排练的人添把椅子,挪个凳子,去扯扯正在对剧本的妈妈的衣襟,再去踩踩和她对戏的叔叔的鞋子,随心地围着他们转上一圈又一圈。

  河曲视窗网特稿(记者 苗香) 小小竹排江中游,巍巍青山两岸走……优美动听的曲调,赋有磁性的男中音在钢琴的伴奏下娓娓传来,于是我寻着声音穿过院门走廊,来到一座老式的大院,院子的两侧是旧时的砖瓦房,走过第一间,便看到屋里的人正在练声!从门口瞄进去,用纸裱糊过的屋顶有几处焦黄的水渍,屋顶己不太平整,看似过不了多久就要坍塌,整个屋子充斥着潮湿的旧木头的味道,那可能就是我认为的过去的味道吧!我将视线退了出来,其余的瓦房看起来也很破旧,可能是年久失修,被深锁了起来,院子的正大门虽已是残垣断壁,屋脊顶上的瓦片破损缺失,但能想像出它曾经见证过当时的繁华景象。院子里两个小孩儿正在追逐嬉戏着,她们用自己的魔法棒戏谑着院中央一株屹立了百年而饱经沧桑的老槐树,这株老槐的半个身体虽用泥坯糊着,但枝枝桠桠,繁密茂盛,微风拂来,落英缤纷!在老槐树的旁边是一对石狮看护着的旧时的戏台!这个老院子感觉似曾相熟,这不就是我儿时的故地吗!

  美妙的旋律让我沉浸在那个依稀支离的童年回忆里。小时候,我就特别爱看戏,因为台上有我的母亲。记得母亲和她的同事们也是在这样一个大院里排练,在没有演出的傍晚,剧团里所有演职人员在门口台阶处围坐几摊,母亲和搭档在中央空地上按着剧本里的角色揣摩人物形象,团长和其他演职人员会提各种建议,而那时我也会很忙,我有我自己的剧本,给排练的人添把椅子,挪个凳子,去扯扯正在对剧本的妈妈的衣襟,再去踩踩和她对戏的叔叔的鞋子,随心地围着他们转上一圈又一圈。

  母亲常在剧中扮演青衣角色,待到表演开场前几个小时,演员们陆续开始化妆,我最爱看母亲化妆了,她先用白色和红色的油彩调和成嫩肉色均匀的拍到脸上做底色,再用调和成玫瑰色的油彩做腮红,然后定妆敷粉。母亲本来单眼皮儿,眼睛不大,可不一会儿的功夫,她用炭灰笔描绘出一双带着神韵,又妩媚的单凤眼来,好看极了!我迷恋她的容光焕发,光彩照人,尤其迷恋额前那美丽的云鬓,还有那些簪簪钗钗,环环佩佩,镶珠点翠,熠熠闪光。

  趁大人们忙着妆容,我在后台转着玩耍,无意间看到一双白底的云靴静静地躺在衣柜角,拿来试穿一下,顺便将墙上挂着的美胡须摘下来缠在腰间当裙摆,还没待我穿着云靴走上两步呢,就不知是云靴踩着美须了,还是美须绊着云靴了,一个踉跄,整个人栽在地上,扑了个满脸灰土。台上忙乎的人们顿时笑作一团,气得我扔下美须,丢掉云靴去找母亲去了!

  戏开场了不一会儿,乐队里打梆子的师傅扇手招呼我过去,他将手里的梆子递给我,教我按着拍子敲击,然后他去了后台,那一次我敲得认真,可还是不得要令,敲到了手指疼得我吱着牙直冒汗,虽如此,我还是光荣地完成了这项特殊的任务,直到打梆子的师傅回来。

  母亲踩着云步,拖着长长的白色绸袖出场了,母亲将那长袖一折一撩,一抖一叠挥洒的出神入化,后来听母亲说,那叫水袖,水袖的一起一落微妙地反映着戏中女子的心思!那欲言又止欲罢不能的心事,就在它的挥洒间,或羞、或怒、或喜、或哀。戏曲演到高潮部分,母亲饰演的角色在舞台上掩袖哭了,身后哄我的阿姨说:看,那个人欺负你母亲呢……我弯腰拾起挑幕布的竹杆冲出舞台,阿姨慌忙将我拦腰抱了回来,“你干嘛去?”我说:我要将棍子交给我母亲,让母亲好好地打那个人!

  曾几何时,母亲的演艺生涯被遗弃在尘埃的角落里,就像眼前这座颓废的老院子!多年过去了,母亲又回到舞台上,对剧本,背句词,彩绸飘飘,彩扇飞舞,景好似那时的景,人也是那时的人,可是我的童年却不在了!

相关热词搜索:河曲 散文 苗香

上一篇:暑假作文竞赛:我爱家乡的香瓜
下一篇:最后一页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