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网事 | 教育
社会 | 民声 | 三农
供求 | 部门 | 聚焦

奶奶的中秋节

2017-10-08 09:10:21 来源: 河曲视窗 作者: 楚歌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中秋节的前两天,我和母亲即已动身,去宁武探望年迈的爷爷奶奶。临行前自然是将河曲的各种特产带了一堆,又带了钞票若干,准备到达后再买点肉、蛋、奶之类的日常吃食。母亲还絮叨着:“你爷爷奶奶岁数大了,越来越照顾不了自己了,这回咱们就把他们老俩口接到河曲,好好地住上一阵子……”

  中秋节的前两天,我和母亲即已动身,去宁武探望年迈的爷爷奶奶。临行前自然是将河曲的各种特产带了一堆,又带了钞票若干,准备到达后再买点肉、蛋、奶之类的日常吃食。母亲还絮叨着:“你爷爷奶奶岁数大了,越来越照顾不了自己了,这回咱们就把他们老俩口接到河曲,好好地住上一阵子……”

  我对此当然是持赞同意见。我的爷爷奶奶养育了五子一女,现在重孙子都有八九个了。按理说,儿孙满屋,四世同堂,也该到了享福的年纪了。眼下儿孙们大多在外地工作,经济条件都不错,无奈老俩口故土难离,不肯跟着孩子们去住,只好守在老屋里,相依为命地过日子。虽然吃的喝的并不短缺,但自己做饭洗衣,磕磕绊绊,总是让人揪着心。趁着这个机会,要是能接两位老人来河曲长住,父亲母亲开心,我自然也是开心的。

  车子到达那个熟悉的小镇,扑面而来的煤尘和冷风让我好似回到了孩提时代。我和母亲张罗着买了各种礼物和吃食,打了个车就直奔奶奶家了。下了车才发现奶奶家大门紧闭着,刚上前拍了拍门,就见奶奶从大路上颤巍巍地走过来了。奶奶笑呵呵地说:“老远就瞭见有个车过来,猜想就是谁回来了……”奶奶打开大门,一面帮我们提东西,一面说着嗔怪的话,满脸都洋溢着喜意。我跟在后面,两手都提满了东西,小风刮来,头上响起了簌簌的声响,几颗红枣扑扑地掉下来,落进破败的葡萄叶里不见了。我问道:“奶奶,这枣熟了,怎么还不摘呢?”奶奶叹着气说:“摘那干啥?反正又没人吃,由它落去吧!不光是红枣,还有那杏儿、葡萄……还不是都糟蹋了?”看到奶奶脸上黯然的神色,我赶紧欢喜地说:“那正好,我爱吃枣,一会儿我摘点儿带走。”奶奶高兴地连声说:“好,好!”

  傍晚时分,爷爷也回来了。我才知道,老人是跟着三大到地里收秋去了。我看着爷爷佝偻的身子、脏污的双手,有满腹的话想说,却只说了一句:“爷爷,您岁数大了,以后别去地里干活了!”爷爷耳背,其实并没听清我说了什么,他只盯着我的脸一个劲儿地笑:“嗯,好,好!”他亲切地问我:“女婿没有回来吗?娃娃谁给看的?”我靠近他坐下,尽量放慢语速,大声地回答了他的话。我知道,爷爷耳聋多年,大多数时间都是靠看嘴型,连蒙带猜才能知道别人的意思。因为这个原因,小孩子都不爱和他说话,但爷爷却并不以为意,总是用慈爱的眼神关注着他的这些儿孙们。我们回来让奶奶很开心,她兴致勃勃地打开冰箱,取出了冷冻的猪肉、鸡肉,嘴里絮叨着:“家里东西可多了,你们啥也不用买,奶奶这里啥也不缺……”我一边应答着,一边帮她将新买的肉再冻进去,将装鸡蛋的箱子放在柜子上,地下的礼物盒也一一摆好,跟她说清哪些是不耐存放的糕点,让她记得吃。

  吃晚饭的时候,人多起来了,三大四大听说我们回来,都过来打了招呼。留他们吃饭,他们却不肯,各自回家了。让我惊奇的是还有一个小孩子也和奶奶一起吃住,原来是三大的孙子,今年六岁了,在镇上念幼儿园,早晚有校车接送的。小家伙名叫翔翔,特别活泼好动,一见了奶奶就猛地扑进她的怀里,将奶奶扑了个趔趄。奶奶吃力地抱起他来,将他放在炕上,小家伙却不肯,娇声喊着:“老奶奶抱!老奶奶抱!”奶奶只好抱了他一会儿,然后才哄着说:“老奶奶抱不动了,你和姑姑去玩吧!”我从奶奶怀里接过孩子,逗着玩了一会儿,用一支彩笔哄他自己玩去了。我悄声问奶奶:“他爸妈呢?怎么把孩子放在这儿呢?”奶奶说,他爸妈工作比较忙,最近都出外培训去了,孩子又不愿意去他爷爷家,只恋着这个八十几的老奶奶,所以就住在这儿了。我动了动嘴唇,却无法说出什么话来。从奶奶的絮叨中我得知,姑姑、爸爸、叔叔们都对此事持反对态度,嫌奶奶连自己都照顾不了,还要揽这活儿,多次要送走孩子,但奶奶总是说,等他爸妈忙过这一阵子就接走呀。说了几次,也就不了了之了。看到这种情况,我心里就有了一种预感,大约接爷爷奶奶到河曲的事又要泡汤了吧!

  吃饭的时候很热闹,因为当天正好是翔翔的生日。小家伙很骄傲地用主人翁的身份为我们分了蛋糕,诉说着幼儿园的趣事。我们轮番抱了他,用手指触碰了他引以为傲的长睫毛,屋子里充满了欢声笑语。饭后,母亲洗碗,爷爷侧身躺在炕上,忽然开始了一声接一声的叹息,间或还有轻微的抽泣声。这是怎么了?我转头望着母亲,她却对我摇了摇头。屋子里的气氛一下子凝滞了。我正待说句什么来打破沉默,奶奶却忽然转向我,说道:“敏敏,你说你那个不成器的五大呀……”五大?!我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紧张得快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了。奶奶抹了一把泪说:“你五大,怎么就这么命苦呀……”五大?命苦?难道奶奶知道五大的事了?

  五大是奶奶最小的儿子,也是最让她操心的一个孩子。五大从小就叛逆,长大后一直单身不娶,一个人过着“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生活。五大聪明,会挣钱,但花钱大手大脚的,从来也不攒钱。奶奶曾数次想给他娶一房媳妇,让他安个家,但都被五大拒绝了。今年夏天,五大开车与一辆拉煤车相撞,当场身亡。这事儿全家都瞒着两位老人,生怕他们接受不了这个噩耗。眼下,听奶奶的意思,难道是她知道了什么吗?

  我将求救的目光看向母亲,但她显然也很慌乱,只顾低了头洗碗。我只好盯着奶奶,嘴里含糊地“啊”了一声。奶奶没有读懂我的意思,她用袖子在脸上胡乱抹了一把,对我解释道:“你五大,开车在朔州撞了人,人家让他赔钱,他就把人家打了,打坏啦!现在……现在被人家公安局抓起来了,要坐好几年牢呢!”“哦哦!”我松了一口气,嘴里喃喃着:“那也没办法。坐几年牢,吃个教训也好,以后就不敢那么鲁莽了……”奶奶用胳膊捂着脸,沉默了一会儿,说:“是这个理。唉,这个椽头子货(宁武方言,意味着不省事),让人一辈子也操不完他的心,以后我要是死了谁管他呀!”我沉默着,不知如何接话。也不知道是谁编织的这个谎言,真假掺半,竟然骗过了精明的奶奶。这样也好,坐牢总比横死要容易接受,但愿能多瞒几年吧!

  欢乐毕竟是短暂的,中秋节这个团圆的日子并没有让奶奶家真正团圆。那么多的儿子、孙子、重孙子,读书的读书,工作的工作,还要顾着自己的小家,大多数人都只是打了个电话慰问了一声,即使回来,也是来去匆匆。在以前,年年和奶奶过节的是五大。但今年,他也缺席了。

  临走的时候,奶奶没有跟我们一起来河曲。她的理由很简单,要看孩子,照顾孩子上幼儿园。还要守着老屋,不能让它破败了,要不然五大坐牢回来就没去处了……

相关热词搜索:奶奶

上一篇:河曲:能歌善舞看后生
下一篇:最后一页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