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网事 | 教育
社会 | 民声 | 三农
供求 | 部门 | 聚焦

流金岁月:开在心上的花

2017-11-09 14:03:36 来源: 河曲视窗 作者:  李美玲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听姥娘讲,我1岁半的时候,就心甘情愿和她一起坐车回了河曲,可紧接着呢,又不干了,每天坐在大门洞哭着找妈妈,竟然连饭也不肯吃了。但姥娘特别有本事,她每天给我唱好听的摇篮曲,把炕烧得热热的,让我在上面摸爬滚打。我很快就忘记了爸妈的模样,只会用小手指着照片里的人说,这是谁谁,逗引得一家人大笑。

  

  童年的记忆是开在心上的花,而我幼时在河曲姥娘家生活的记忆,更是芬芳四溢。

  听姥娘讲,我1岁半的时候,就心甘情愿和她一起坐车回了河曲,可紧接着呢,又不干了,每天坐在大门洞哭着找妈妈,竟然连饭也不肯吃了。但姥娘特别有本事,她每天给我唱好听的摇篮曲,把炕烧得热热的,让我在上面摸爬滚打。我很快就忘记了爸妈的模样,只会用小手指着照片里的人说,这是谁谁,逗引得一家人大笑。

  之所以那么小就离开爸妈,是因为他们忙得实在没有办法照顾我。我爸妈都在医院工作,妈妈是护士,常常要上夜班,两头忙乎的她当时体重只有76斤。到我8个月的时候,妈妈的奶已经不够我吃了,是托儿所阿姨精心用米粥把我喂得胖乎乎的。为此,姥娘一个人坐车来到我家想把我带走。才短短7天的时间,姥娘就把我的心思、习惯、爱好全部摸清,然后我就做了她的俘虏,在河曲的热炕上一住3年。

  那时的我,是姥娘家里名符其实的“开心果”,街坊邻居们也爱逗我,有时姥娘忙,她们就轮流哄我。现在我都能想起来,脸上永远笑开着花的“苗家姥娘”“王家姥娘”……回去碰见她们时,她们也还是不断地讲起我小时候那些微不足道的故事。而我却渐渐把童年的许多事都淡忘了,唯有姥爷的那句“要学桃园三结义,不学庞涓孙膑挖足仇”,始终刻在脑海。

  我记得,姥娘家总是人来人往,这也许与姥爷做家传豆腐生意有关吧。每天天不亮,院子里就脚步声不断,都是来买头锅豆腐、喝豆腐脑的。姥爷和姥娘是厚道人,有时人家没钱就先欠着,谁家有困难他们就帮着想办法解决。因此,姥爷的豆腐生意特别好,一般上午在家就把豆腐卖完了。等姥爷忙完,过不了多长时间,那些爱热闹的人就会陆陆续续走进我家院子,喝着茶水抽着旱烟,听我姥爷讲故事,河曲方言称为“叨古今”。而让我至今记忆犹新的那句话,就是我在听姥爷“叨古今”的时候记住的。那时我年纪小,口齿不伶俐,他就反复让我念这句话,逗得一院子的人哈哈大笑。如此往复,很快我就把那句话说得脆生生的了。其实,当时的我并不懂那个典故的含义,只是鹦鹉学舌,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做人要讲义气”的道理我倒也真真切切地记牢了。

  后来,我随父母回到了城里,城市里是见不到那样热闹有趣的情景的,“叨古今”成了我记忆中遥远却清晰的一幕。

  这不,春节的时候,我给远在河曲的姥爷姥娘打电话。正想着现在还会不会有人听我那80岁的姥爷 “叨古今”,就听一阵热闹畅快的笑声传了过来,隐隐约约地我还听到了“苗家姥娘”那沙哑的问候声……

 

相关热词搜索:流金岁月

上一篇:特写:河曲农村扬场忙
下一篇:最后一页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