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网事 | 教育
社会 | 民声 | 三农
供求 | 部门 | 聚焦

路成文散文:重阳节里想妈妈

2017-11-16 14:41:53 来源: 河曲视窗 作者:路成文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儿时,每逢重阳节,妈妈总要给我们讲“张老九喝烧酒”的故事。说的是:张老九的儿媳十分贤慧,从不提公爹的名讳。好事者,想趁九月九重阳节,考一考这位贤妇。于是设局,让李老九请张老九喝烧酒。看这位儿媳如何应对?总想让她说出个“九”来。席间,有的说,今天是个九月九,李老九请张老九喝烧酒,左手拿的秋鲜韭,右手提的白烧酒,九月九,喝烧酒。贤媳先行礼,后举杯。念念有词:谢老伯,尊公爹,今日重阳来过节。左手拿的镰割菜,右手提的五谷水,过佳节,更敬孝,请老爹爹喝一杯。举众哑然。阴谋破产。

  儿时,每逢重阳节,妈妈总要给我们讲“张老九喝烧酒”的故事。说的是:张老九的儿媳十分贤慧,从不提公爹的名讳。好事者,想趁九月九重阳节,考一考这位贤妇。于是设局,让李老九请张老九喝烧酒。看这位儿媳如何应对?总想让她说出个“九”来。席间,有的说,今天是个九月九,李老九请张老九喝烧酒,左手拿的秋鲜韭,右手提的白烧酒,九月九,喝烧酒。贤媳先行礼,后举杯。念念有词:谢老伯,尊公爹,今日重阳来过节。左手拿的镰割菜,右手提的五谷水,过佳节,更敬孝,请老爹爹喝一杯。举众哑然。阴谋破产。

  是我,清晨起来,洗漱已毕,翻过台历,方知今日是重阳佳节。真是“人生易老天难老,岁岁重阳。今又重阳”。不由得想起了妈妈讲的这个故事。由此,浮想联翩,想了许多许多。人常说,人老了容易怀古。其实,对父母的亲情来说,不存在年老与年轻的差异。不管你活到多老,在父母眼里,你永远是个孩子。亲情永在,理应孝心永在。如是,我虽米寿,想念妈妈,怀念父母,当属正常。然,罕见。

  妈妈身出名门,知书达礼。是我家(父辈)的第一个知识分子。在家里,父亲身居一线,妈妈身在二线,从不越位。他二老互敬互爱,相得益彰。传承了路门耕读传家的家风。父亲性刚强,母亲敢担当。家庭的两次灾难,都是在妈妈的支撑下,挺过来的。第一次,是长兄广文被人陷害,殃及全家。来抓捕的人气势汹汹,进村放枪,不可一世,惊得鸡飞狗叫。妈妈从容应对,安排了大的,又安排了小的,做了最坏的准备。几个人先是诱骗,后是恐吓,但从妈妈这里得不到任何东西。于是就把我家的门全部贴了封条。我们被撵出来后,妈妈借了邻居一间寒窑住了下来。这时,家庭的全部担子,都压在了妈妈的身上。她费尽了精力,一面在外边办交涉,一面在家照顾三个未成年的孩子。姐姐比我大五岁,我比弟弟大三岁,日常生活只能靠姐姐照料。未成年的姐姐,带着两个弟弟,白天在野外挖蔴蔴和洋洋(两种野菜)吃,夜晚回到寒窑,大眼看小眼,无所事事。妈妈看在眼里,急在心上,怕孩子们的智力受到影响。想方设法教我们制作玩具,用红胶泥做成了象棋玩。办法总比困难多。妈妈有办法,有胆识,有智慧。曾有一位族人,给妈妈说:“二嫂,咱们在墙上挖洞,把家里的银钱取出来”。妈妈识破陷阱,当即告他:“别费心了,我家里没你要的”。后来,形势变化,冤案顺平,全家安居乐业。第二次灾难,妈妈拒绝自杀,带病被押进土牢。妈妈饱受着生命的威胁和疾病的折磨,愈挫愈坚。一生中我从未见妈妈流过眼泪。紧接着,全家断炊,又受着饥饿的折磨。村人苗有钱,给了我一个荞面饼子。我舍不得吃,赶快送给妈妈。妈妈不忍心吃,让我吃。母子俩推来推去,让同牢的人都感动的流了泪。母慈子孝,真难得。古人云“饭给饥人吃,火给寒人向(晒)”。这个一饼之恩,让我记了一辈子。尽管“漂母饭信,非为报也”,但是“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后来,我用其他方式,回报了苗有钱的赠饼之恩。天无绝人之路。在党的关怀下,全家又一次走上了阳关大道。

  妈妈对子女的教育,是循循善诱。从不责备,更无高声训斥。显示了一个大家闺秀的素养。那时候,抗日根据地的儿童节,是每年的四月四日。一九四零年的四月四日,正逢清明节。我在五寨县四区的小学联赛大会上,得了第一名。奖给一支铅笔和一个笔记本。那日天下大雪。我高兴的踏雪回家。妈妈早已做好折饼。我边吃边听妈妈给我讲清明节与寒食节的由来;讲两个节日的区别与演变;讲介子推的故事。妈妈说:古诗里写的“清明时节雨纷纷”,咱们这里天气冷,经常是“清明时节雪纷纷”。就这样,一点一滴的把知识教给了我。当我学到《岳飞刺字》的课文时,妈妈给我讲岳飞的故事,讲精忠报国的精神。把岳飞的《满江红》全词,通俗的给我讲解了一遍。并要我用岳飞的词来写仿。妈妈给孩子们从小就灌输爱国报国的思想。受到这样的教育和启发,我十二岁就走上了革命的道路。

  深明大理的妈妈,从不拉儿女的后腿。在那场文化大革命的灾难中,我有一场现代版的《四郎探母》。劫后余生,母子见面,全家高兴异常。妈妈说:“我比你爸爸幸运,你爸走时没见到你,我总算见上你了。”可是,这样的时光很短暂。身不由己,住了两天就得走,难舍难离。妈妈说:“自古忠孝两难全。”谁知,此一别,和妈妈竟成永诀。

  父母的教诲,让我终身受益。在我心目中,父母就是一座慈爱的塔,值得后辈永远纪念。

  谨以此文,告慰父母的在天之灵。想念的四儿写于2017年重阳节(10月28日)。  路成文(于米寿之年)

相关热词搜索:散文 妈妈

上一篇:河曲王红梅诗二首:山村初冬
下一篇:最后一页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