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网事 | 教育
社会 | 民声 | 三农
供求 | 部门 | 聚焦

河曲王文才散文:怀念一只狗

2017-12-11 14:19:50 来源: 河曲视窗 作者:王文才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我怀念一只狗,一只无名的黑色母狗。它是在我们长大的儿女一个个远走高飞之后,老年父母着意添进的一位重要家庭成员。这条狗是当时健在的父亲形影不离的贴身侍卫,后来居上,其随从位序甚至胜过了他喂养多年的那头拉平车干农活的张果老小毛驴。

  我怀念一只狗,一只无名的黑色母狗。它是在我们长大的儿女一个个远走高飞之后,老年父母着意添进的一位重要家庭成员。这条狗是当时健在的父亲形影不离的贴身侍卫,后来居上,其随从位序甚至胜过了他喂养多年的那头拉平车干农活的张果老小毛驴。父母两个孤独老人简直视这狗为他们儿女的替身,在精心呵护中尽情分享着“天伦之乐”。这只狗特有灵性,特别能认得自家人,我们兄妹一年不见它回去了也照样要跑出来摇尾相迎,而几乎天天见面的哪怕我的二爹,每次见了它都要“汪汪”几声,而且还绝不是在应付差事。

  父亲去世后,妹妹随即把它和那头小毛驴像父亲“灵位”一样请到岢岚县马铺塔村她们家中“供奉”起来。那时母亲老爱去妹妹家住,就发现一定与她时时挂念的这位狗“儿女”脱不了干系。母亲睹物思人,看到它好像又时光倒流回到了当年温馨的日子,好像就又看到了我们在天父亲的化身。从内心深处我们也分明有着类似感觉,但城里机关宿舍壁垒森严只容得下“铁将军”这样的铁面无情的看门狗,相反住在村乡的妹妹家则适宜伺奉它们。

  养是养了,但它给我们一家带来的感情已不再单纯是欢乐。比如我们从河曲偶去看望住在妹妹家里的母亲,不识相的黑狗总要像久别重逢的亲人一样来喧宾夺主,围着我们吱吱扭扭依偎久久,眼睛里好像还有泪光闪烁,好像在向我们哭诉着生离死别的迷茫情怀:

  亲们你们到底是到哪里去了?

  怎么就扔下我不管不顾了?

  还有那位老是咳低淡嗽老爷子,怎么一直都深藏不露了呢?……

  也许我们心有灵犀。可是我们无言以对。我们都有自己的一堆杂事要忙,我们总是要乘车离去,临行难免要看看老也不见主动热情的小毛驴,小毛驴头都不抬地照例在槽头悠闲吃草;而它倒更来劲了,撒开四条腿像黑色的闪电,追在我们渐行渐远的车子后面,硬是要和四个轮子的汽车赛跑,依依不舍,不依不饶,一直要欢送出去我们好远好远,弄得我们也不禁浮想联翩泪眼模糊,竟至不敢也不忍回头观望,观望一眼本该观望的同来送行而被喧宾夺主的黑狗甩出老远的那位白发苍苍的老母亲……

  张果老倒骑驴,也是不敢向前看吗?

  这个老爱抢镜头出风头的家伙,嗨,有时觉得还真的不如那头把感情深埋于心底的小毛驴让我们来得心平气静!

  尤其是后来它被一场意外车祸碰伤了一条后腿,拖着拐腿依然残疾人运动会似的猛追我们的形象,就更加让人揪心揪肺。想来它腿的意外出事,一定又是因为错把肇事车辆当做我们这些时隐时现神出鬼没亲人的坐骑,一面抱怨撒气,一面拼命追赶,而导致狗失后蹄悲剧发生的吧?我不愿相信向来精准认人的灵犬也有忙中添乱触犯如此低级错误的时候,可我敢断然推定,即便是有,也永难指望它能够汲取血的教训而幡然醒悟有朝一日叫停盲目追随的趔趄脚步的。因为我知道,养育亲情剪不断理还乱,是一种接近丧失理智到万劫不复的永远无法还清的感情负债!

  而且这种天性使然的负债感,与相对形而下类别的所谓商业信誉丝毫无关!而今,又是几十年过去,母亲早已逝去,这只黑狗也早已不知所踪。当年愧为人子的我也已经垂垂老矣。可我却像那头深埋感情于心底的驴子那样学会了“难得糊涂”,从未开口打听过狗啊驴啊这些父母亲生前随扈们的准确下落,也没有叩问过类似“亲们到底哪里去了”等类的人生终极性关怀的大问题。

  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

  但三缄其口可以,那个拖着拐腿的黑色幽灵却无论如何难以从我的心底完全抹去。每逢挥手亲人驱车远行之时,每当夜深人静潜入梦乡之际,恍惚间车后或者梦中就会老觉有一道黑色的闪电犹如丘比特之箭,正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我袭来,袭来,令我坐卧不宁……

  ( 这是一个完全写实的关于我的家庭的亲情故事。父母是儿女最忠实的“狗”,谨以此文纪念我的早已飘然远逝的农民父母!)

相关热词搜索:河曲 王文才散文

上一篇:河曲邬二发谈养生
下一篇:最后一页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