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网事 | 教育
社会 | 民声 | 三农
供求 | 部门 | 聚焦

那年那月,十月里羊肉小人参

2017-10-07 15:07:49 来源: 河曲视窗 作者:小木舟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记得,在大集体时期,老家也几乎家家都养羊。庄户人家,田头路旁到处都是草,捎带着养一两只羊不费事。所以,家乡人也很喜欢吃羊肉。在我小的时候,觉得羊肉很火,包饺子、做臊子、烩菜、清炖都是羊肉。而猪肉好像除了红烧、烩菜以外再没有别的吃法了。直到离开老家,来到外面,才知道猪肉也可以包饺子、做臊子。


 

  记得,在大集体时期,老家也几乎家家都养羊。庄户人家,田头路旁到处都是草,捎带着养一两只羊不费事。所以,家乡人也很喜欢吃羊肉。在我小的时候,觉得羊肉很火,包饺子、做臊子、烩菜、清炖都是羊肉。而猪肉好像除了红烧、烩菜以外再没有别的吃法了。直到离开老家,来到外面,才知道猪肉也可以包饺子、做臊子。当然,那年月什么肉都少、能沾点荤腥就已经不错了,根本谈不上变换着法子吃。哦,穷,就孤陋寡闻了!

  在老家,养猪的人家也不少,但是,养猪成本高,又要高一盆低一盆得煮食子喂。一年到头猪养成了,必须要赶到公社的食品场去卖。那时候卖猪好像有任务,又且,卖猪也是庄户人家一年中最主要的经济收入。过年了能割三二斤猪肉的,已是中上等人家了。所以,就一般人家而言,一年能吃一次猪肉。而羊肉,除了过年杀一只家人亲戚分着吃以外,还有一次,就是十月初一了。

  我小的时候,十月初一的杀羊还是很阵势的。那时候羊群都是集体的,当然,杀羊也是集体组织的。

  秋过粮归仓,冬来掏炭忙。周围好些村子,自古就有小煤窑。老人们说,从前,收倒秋,受苦人就得下窑掏炭了。为了祈求土地爷保佑掏炭的人们顺顺利利平平安安,就择了十月初一这个吉日,为土地爷领牲祭祀。这一习俗从什么时候开始,还有些什么仪式,我不清楚,也没有考证过。但杀羊却一直流传下来。在那个阉割传统、拒谈文化的年代里,村干部们还是很会找说词:杀羊分肉吃。题目简单到没有任何内涵。然而,在那个山高皇帝远的山村,简单的仪式还是有的。

  那时侯的老家是怎样的生龙活虎哦。初一一大早,人们早早地起来,洗刷得干干净净,从各自的沟里流出来,汇集到学校和大队周围。能脱开身的,今天都不上工了。乡亲们有的拿上盆子,准备接羊下水,有的搬着自家的桌子,准备杀羊用。一长排子牛驴圈围起来大队和学校共用的院子,被饲养员从里院一直扫到街口,那长长的竹芨扫帚扫过的黄土地面,一排一排整齐舒展的扫痕,很好看。大队平时煮驴骡料的窑洞烟囱上,早早地就冒烟了。人们有担水的,有洗盆洗瓮的;杀手们挑羊的挑羊、磨刀的磨刀。大队院里、学校脑畔上,到处都是人,整个村子红火得象要唱戏一样。

  学校不放假,照样上课,但身在教室心却在院里。一看老师不在跟前,就都挤在窗户上往外瞭。要开始杀羊了,男生们偷偷溜出院里,走近了看。女生们害怕那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的场景,只远远地站在门口,双手捂住眼睛,手指拉开缝缝,有一眼没一眼地看着。有人把选好的第一只羊牵到当院的桌子跟前,不知咋鼓捣一下,羊不动了,瓢里舀得水洒在羊的身上、倒在羊的耳朵里。整个院里鸦雀无声,有人偷偷的双手合十。顷刻,羊便全身抖动了,洒在羊身上的水弹成雾状腾起来。主刀人挽起袖子,两人把羊抬上桌子,“咩”的一声不通畅的嘶叫,入刀处,一股鲜血淌进盆子里……

  一上午杀十来只羊,中午时分,动弹的人都不回家,拿一个糜子窝窝,圪蹴在门口或院里吃了,就开始准备下午的营生了。院子里摆了一长溜桌子,上面放着切肉的案板。分肉的人把所有的肉都过了秤,除了给学校的老师多留一点外,其余的全村人平均,干部不多占,妇孺不少分。整个过程全部在院子里、在群众的参与中完成。几个拿刀的人把肉按前、后腿、大骨小骨分了类。婆姨媳妇们满脸兴奋,拖儿带女嘻嘻哈哈,拿着盘盘碗碗涌动在院里街头,准备分领羊肉。当时,村子里有三百八十多口人,每人半斤四两,不说大人小孩,按人头均分。我们家孩子多,在集体分东西时是大户。我从教室的窗户上看见母亲分到肉了,小瓷盆多半盆子呢。当时老师在,他说了些什么?我根本没听见,我想所有的同学都也没听见。那一天放学的哨子声咋就吹得那么迟啊,我们都心急如焚了!终于等到放学了,多么希望今天不整队,不唱歌,跑出教室就飞回家里哦。有调皮的男生钻出教室,乘机就溜走了,老师喊都喊不住。于是,老师恼了,他努力地藏起笑容,严肃地号令班长整队、唱歌、放学……

  那羊肉味真香啊,从一家一家的门缝里、窗户上溢出来,一缕一缕汇集着、游动着,最后笼罩了整个村子。十月的山赤条赤背,被夕阳染红得东山顶子,仿佛是披了飘动的红绸子,冉冉地往起飞。我和三妹一跳三窜往家里跑。然而,回家了,母亲却不在。家里弥漫着浓浓的羊肉香味,姐姐端着一簸箕捏好的乔面圪坨说:听话,不然就不给吃肉了。我知道母亲一定是熬好肉后,先给姥姥和奶奶送去了。于是,我和妹妹弟弟们就坐在街口的树墩上瞭母亲。从麦摊子上去,从S形小路回来,就姥姥奶奶都看了,总路程三里左右。

  天边露出一个黑点来了,那黑点顺着弯弯曲曲的小路往山坡下移动,母亲,一定是母亲了!S形小路比脚下的溪流还要顺溜呢。我们几个边跳过小溪,边小手拢在嘴上喊着:妈,妈妈,快点走——

  你知道羊肉臊子乔面圪坨有多好吃吗?臊子里的羊肉是黄豆大小的块儿,正好能钻进指头肚大小的圪坨里,红红的油辣子、绿绿的芫荽漂在碗里,单看着就会让你垂涎三尺的哦。

  老家人常说:十月里羊肉小人参,那一点都不夸张。羊群经过一个秋天鲜黑豆、荜穗子、饱草籽的喂养,换过了夏天的青草肚。此时的肉,既有夏天青草的鲜嫩,又有入冬粮食的醇香,是一年中最鲜美的时候。

  不知道什么时候老家停止了十月初一的杀羊祭祀,反正现在要吃到那么香的羊肉是很不容易的了。(小木舟)

相关热词搜索:人参 羊肉

上一篇:中秋佳节,河曲交警坚守一线执勤
下一篇:最后一页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