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网事 | 教育
社会 | 民声 | 三农
供求 | 部门 | 聚焦

河曲杜焕荣 二人台的长青树

2018-05-20 07:31:08 来源: 河曲视窗 作者:记者 王红梅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在北方民歌之乡——河曲,汪洋而丰饶的民歌二人台有时从黄河的一个浪里翻起,有时从民间的烟囱里喷涌而出,她如云朵,如流水,轻渺却无处不在,绵延而常鲜不腐,这种无形的壮观离不开一辈辈优秀民歌艺人的倾情无悔的付出与坚守,而杜焕荣就是河曲二人台大盆景里一朵珍奇的艺葩。

  河曲视窗网讯:(记者 王红梅)在北方民歌之乡——河曲,汪洋而丰饶的民歌二人台有时从黄河的一个浪里翻起,有时从民间的烟囱里喷涌而出,她如云朵,如流水,轻渺却无处不在,绵延而常鲜不腐,这种无形的壮观离不开一辈辈优秀民歌艺人的倾情无悔的付出与坚守,而杜焕荣就是河曲二人台大盆景里一朵珍奇的艺葩。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八大样板戏在除四旧的政策下突现其地位和影响,15岁的杜焕荣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下被招入河曲县歌剧团,她不仅天生丽质,姿如烟柳,而且勤奋好学,苦练基本功,背台词基本过目不忘,是团里看好的台柱子,经二人台调子改编后的革命现代戏在各公社大队的演出,几乎台台都有杜焕荣,场场都是主角。16岁的时候,一场活灵活现、情感逼真的《红嫂》让河曲的妇孺都知道二人台歌剧团有个女娃娃戏子叫杜焕荣,樱桃小嘴花毛眼眼真喜人,从此杜焕荣因《红嫂》红了。除四旧束缚扼杀了许多文化与思想,但除四旧却成就了杜焕荣的艺术功底,延续了她的艺术生命,坚定了她终生演戏的决心!她渐渐发现自己有着很好的表演天赋和悟性,她能很好地把剧情、舞蹈功、生活三者紧密揉合在一起,然后信心十足运用在舞台上,她不断积累这些舞台技巧,成为一种特色,后来的二人台表演就基本是沿袭杜焕荣的这种风格一直传唱下来。

  改革开放后,久痒的嗓子终于可以放开,来自民间的歌儿是如此的自由,杜焕荣在夜里躺在床上总是情不自禁地亮上几嗓子山曲儿,此时的她对二人台的认识已开始成熟,她要让整个河曲歌起来,舞起来,把封闭已久本真的二人台找回来、唱出来,她做到了,在她和众多二人台爱好者的努力下,县里把二人台剧团成立了起来,相传多年经典的好戏又轰轰烈烈演了起来。改革的春风吹活了无数散惰的生命,但也不可避免地磨灭了一些脆弱的信念,团里的好苗子不断地被象征好工作、好工资、好待遇的单位、地方挖走,杜焕荣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这是二人台的又一次劫难,她清楚,比“除四旧”更可怕,是釜底抽薪。她憋着股气,婉言回绝了所有的利诱,坚持要唱下去,她要亲自再带批好苗子,绝不能让二人台就此失传。凭着一股倔劲,剧团里又一次人丁兴旺,二人台又一次复苏,“只要演下去,只要演好,总有它发光的日子”,杜焕荣坚信并坚持,她的心一直没有离开过舞台,她的生命就是舞台,离开舞台,她的人生就没有意义。

  直到1998年2月,也许天妒她的完美,她意外患上了一种无法确诊的疾病,浑身浮肿、甚或破溃,手脚突然就不能行动,这个坚强倔强、自幼喜欢世界名著,被名著滋养过的女人一刹间意志天崩地裂,“不知道什么病”,医生的一句话让她实在无法支撑下来,想想再也不能给观众一个喜人的扮相,再也不能踏上舞台唱一曲随口而来的二人台小调儿,她悲痛欲绝,躺在病床上轻哼《方四姐》的调子,泪水竟如雨点般沥沥淅淅往下掉……,奇迹般,她的病情在两年后开始好转,她急着要爱人推轮椅带她去剧团,她要看姐妹们的表演,尽管长期的服激素药让她胖得像个佛家弟子,但她顾不了那么多,她快想疯了二人台,她坐在轮椅上指指点点,发现姐妹们的不足便赶紧指出来让改正,就这样,在二人台神奇的诱惑下,她站了起来又一次走上了舞台。

  这是个多么用心,多么爱学习的女人,2008年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珍稀剧种展演时,年过半百的杜焕荣依然保留她年轻时的习惯,专注别人的台上表演,她不只有一双漂亮传情的眼睛,更有一双非常锐利、善于发现的眼睛,她一眼就能发现别人表演时的缺陷和美,她总是取其精华,为己所用。那一次的展演她又吸取了各地演员的不少精华,使她的二人台道行更是炉火纯青,可就在那年,全国农业博览会演出后回去的路上,杜焕荣感觉腿不对劲,不祥的预感袭上了心头,莫非是激素服用过多导致的后遗症,她不敢多想,也不愿多想,二人台正在欣欣向荣的大好形势下一步步登上大雅之堂,她离不开二人台,她要唱,要同姐妹们一起唱出二人台的未来。她没敢告诉任何人她的不祥之感,连同她的爱人,每次演出,她都要在临上台前偷偷吃一粒布洛芬来缓解疼痛,不想在舞台上给观众留下半点遗憾。她是个德艺双馨的演员,在她心中,观众就是最好的镜子,是她的神,台上台下她都把自己打扮得美丽、大方、优雅,用她自己的话:“真正的演员,在人群里观众要一眼认得出你,看得出你与众不同的气质,要一眼就喜人!”。

  2009年她被迫接受了这个不争的事实——股骨头坏死,这次她哭了,整整三天,她想通了,病已然无法改变,但只要治疗我还能走上舞台,这个较真的女人,她终究放不下她的二人台,这个时候心里想的还是她的艺术。在第一次手术后,她躲在病床上练自己的嗓子,竟然乐观地开心地笑着说:“嗓子原来可以一辈子不变老,我现在才觉得我的嗓音似乎达到了最好状态。”,2012年2月,杜焕荣又一次在北京做了股骨头坏死双胯手术,病痛的折磨可能让她的身心疲惫,但她对二人台艺术的热爱与追求却从不知疲倦,术后的杜焕荣一出院便艰难得扶着床起来,一步步学走路,一种从未有过的抑郁折磨着她,“曾经的活崩乱跳再也找不回来,我怎么连站都站不起来”,说到此时,她哭了,她又笑了,二人台的魔力拯救了她,“我就不相信我再也上不了舞台,我天天试着站起来走路,三个月后便勇敢地骑车跑出去,参加演出”。由于腿脚的不方便,台阶高的时候,同事们便把她搀到台上,58岁的她在台上依然神采飞扬,全然忘了那些难熬的痛苦,她是那样的韧性十足,像极了二人台,几经磨难,愈来愈强。

  我们不得不为之震撼,杜焕荣,国家二级演员,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第三批传承人,如此坚强而不简单的女人,大半生追随二人台不离不弃,近十年病痛缠身不惧不畏,一曲《方四姐》台下泪落有声,半分利不争默默无闻。她有一腔传承河曲二人台的热血,她有一种压不垮的意志和精神,“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她难道不正是二人台里的一枝傲雪的高贵的梅花!

  再见杜焕荣,她依然精神焕发,病痛输给了她,她还会继续唱下去,二人台和她已经紧紧地捆绑在一起,她希望有机会把自己学到的所有东西奉献出来,传承下去,永远,永远!

  河曲杜焕荣  二人台的长青树

相关热词搜索:二人台 河曲 长青树

上一篇:河曲吕峻峰:一个“80后”的草根逆袭
下一篇:最后一页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