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网事 | 教育
社会 | 民声 | 三农
供求 | 部门 | 聚焦

河曲王晶散文: 让爱永存

2018-04-13 09:06:27 来源: 河曲视窗 作者:王晶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我的外公外婆已经离开我们十五个年头了,儿时仅存的点点记忆随着年轮的流转,已经所剩无几……

 

  我的外公外婆已经离开我们十五个年头了,儿时仅存的点点记忆随着年轮的流转,已经所剩无几……

  这次清明节,我陪着母亲来到了曾经儿时最幸福、最留恋、最多童趣故事的地方——樊家沟村,给长眠于泥土中的外公外婆扫扫墓。

  车子来到外公外婆生前居住过的地方,一切还是往日熟悉的样子。这个村子不大,只有一条街,街两边是一座座高矮不一的土房子。这些土房子的屋顶基本都是青灰色的土瓦砌成的,整一条街也只有两三户人家的屋顶是黄黄的瓷瓦。说是街,其实也只能算是一条小道吧,小道的路面都是用青石板铺的,年代大概已经很久远了。自打我儿时记起,好像已经就是现在这个样子,青石板的路经路人的踩踏,中间已走出了一道凹痕,整个石板光溜溜的放着光。在街的尽头有一座明清时期的老建筑――阁老店,整体建筑气势雄伟,就像一头雄狮屹立在村口镇守着这个千年古村。在村口有一口直径达到两米的大井,这口井深不可测,儿时陪着外公挑水时,外公总是让我离的远远的,生怕一不留神掉到井里,也不知这口井的泉水从哪来,一辈辈总也没干凅过,她就像一位伟大母亲的乳汁一样哺育着一代代的人。

  早早的我和母亲来到了村口,一进村口,远远看到舅舅已经站在门口等着母亲。自从外公外婆去世后,母亲也很少回趟娘家,舅舅已经不在老村里居住,早些时候已经举家搬往内蒙谋生,这次回来也是早早和我母亲相约好的。舅舅看到我们的到来很欣喜,母亲也早早的伸出去手和舅舅的手紧紧得握在一起。我扶着两位已到暮暮之年的亲人慢慢地走着,向山坡上外公外婆的墓地走去。

  清明时节雨纷纷,天气格外的冷,西北风像一头脱僵的野马呼呼的咆哮着!好像老天也格外的伤心、悲痛似的,不由得有一种说不出的情绪围绕着我。伫立在外公外婆墓前,响了一声爆竹后,一张张早已准备好的纸币在火光中燃烧着,母亲和舅舅跪着,嘴里还念叨着什么。我的脑海中瞬间浮现着外公外婆在世时对我的疼爱、呵护,还有他们曾经的一切……此时早已在眼眶里打转的两行热泪,奔涌的流淌出来,西北风肆虐的刮着,看着母亲两鬓的白发随着风凌乱的飘着。我顿时感觉到一种莫名的疼痛,那是来自心里深处的痛!

  人生的路上,也许有许多许多你要追求的东西,但有一样最暖的情——亲情。一旦失去后,你将永远永远无法再挽回。父母在,人生的路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的路只剩归途!

  我已到了而立之年,儿时的不懂事、任性、无知,不知给父母带来多少的麻烦,泪光中闪现出了许许多多、一幕幕的往事。心里似乎有许多话要说,但又如鲠在喉。

  在回去的路上,我的手一直紧紧地握着母亲的手,头依偎在母亲的肩上,两个人谁都没有说一句话。

  默默的、静静的,一路相随,愿爱永存……

相关热词搜索:王晶 河曲 散文

上一篇:河曲王美花散文:感恩家乡探亲行
下一篇:最后一页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