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网事 | 教育
社会 | 民声 | 三农
供求 | 部门 | 聚焦

燕治国作品:醉汉刘继继

2018-04-15 14:31:03 来源: 河曲视窗 作者:国家一级作家 燕治国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刘继继是小城的钉鞋匠。人们说继继要是不醉,人好心好手艺也好。但凡送到他摊子上的鞋,不管多烂多脏多臭,他总要给你整饬得有模有样。让你穿着合脚。让你穿着放心。

  刘继继是小城的钉鞋匠。人们说继继要是不醉,人好心好手艺也好。但凡送到他摊子上的鞋,不管多烂多脏多臭,他总要给你整饬得有模有样。让你穿着合脚。让你穿着放心。

  小时候,我穿的是娘做的实纳底牛鼻子鞋。这样的鞋,若是盛水,一滴也不漏,若是扔到地上,“梆”地便砸出一个坑来。牛鼻子鞋不怕土不怕水,就怕街上的碎石头子儿。那时候我无忧无虑,除了上学读书,便是满街疯跑。跑几天,鞋帮子撕了,再跑几天,“牛鼻子”丢了。回家去怯怯地往墙旮旯里钻,娘便狠声说道:“灰娃娃,躲甚哩,还不欢欢儿去找刘继继!”

  跑到刘继继的摊子旁,递上五分钱,把鞋一扔,光脚跑一圈回来,鞋帮子缝好了,崭新的牛鼻子也缀上了。还把鞋里头一指厚的垢土凿了剔了,露出来细密的麻绳梗儿。

  那时候刘继继喝酒不多。手头没活儿时,从腰里掏出一个锡制的酒别儿,“吱”地抿一口,脸便红扑扑地,眼窝里漾出笑丝儿。一旦有活儿,他便把酒别儿藏起,一心一意做他的营生。

  刘继继成为醉汉,大约在1958年。那时候我刚读小学四年级,便让老师领到一座大山底下炼钢铁去了。一个月以后回来,见当街躺着一个醉汉,四仰八叉,满身污泥。污泥里露出一圈嘴唇来,一个劲地哼哼:“不让爷爷走西口,不让爷爷走西口……”

  回家后娘对我说,那就是刘继继。一城人都炼铁去了,他倒好,背起箱子过黄河,一个人跑到了西口外。县里民兵在内蒙古准格尔地界逮住他,连夜押解回来。正要往工地上送呢,一眨眼工夫,他把一瓶子烧酒灌进肚里头,人立马醉成一滩稀泥,倒把民兵们闹得没了办法。

  从此以后,我天天能看见刘继继。他家的大门,正对着我们学校的操场。那大门好气派,下有层层青石台阶垫着,上有飞檐斗拱砖木石雕罩着,分明是有钱人家的宅院了。只是我始终没有打听过:是刘家先人走西口发了财回来盖的呢,还是刘继继沾了他穷爹的光,土改时候分到如此风光的果实?

  刘继继再也不好好地干他的钉鞋营生了。只要赚够喝酒的钱,他便收了摊子买酒去。还是那个锡制的酒别儿,打满了也不过二两酒。他走一步抿一口,抿着抿着便醉了。头一节课下来,见他摇摇晃晃地上了台阶。第二节课下来,见他又打开了“醉拳”。刘继继的醉拳,是他自家酿制的。开始时,犹如是蒙古人摔跤的架势,两腿半蹲着,身子晃悠着,两手如鹰翅一般起来。接着踢几个飞脚。腿又抬不高,好像是娃娃家拍自己的脚一样,引得我们一阵哄笑。继继闻声瞪圆了眼,嘴里含混不清地嚷道:爷爷就要走西口,爷爷就要走西口,走西口……然后颓然倒下,呼呼地睡着了。

  继继醉了,不骂人,不打人,就是嚷着要走西口。

  往后阶级斗争的弦越绷越紧,却始终没听说有人批斗刘继继。那么,钉鞋匠刘继继肯定是走西口穷汉的后代了。刘继继生不逢时,自在的路让政府给掏断了,便自家寻找不自在。后来他一把火烧了钉鞋箱子。再往后又一把火烧了他自己。

相关热词搜索:继继 醉汉 作品

上一篇:我挑苦菜的感悟
下一篇:最后一页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