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网事 | 教育
社会 | 民声 | 三农
供求 | 部门 | 聚焦

河曲王敏散文:春天的馈赠

2018-04-25 08:17:12 来源: 河曲视窗 作者:王敏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经历了漫长的严冬,人们的心情如同在地窖中捂了几个月,透着一股子憋闷和沮丧,对春天的呼唤便益发迫切起来。一起寻春去?可是,风里带着的寒意、时好时坏的天气又让人们望而却步了。不知在哪一天,偶尔推开窗户,扑面而来的风儿亲热地绕着我的脖颈一转,我才突然发现,这风儿变得如此温暖而柔情。抬首一望,原来春天已经来了!

  河曲视窗网特稿:(王敏) 经历了漫长的严冬,人们的心情如同在地窖中捂了几个月,透着一股子憋闷和沮丧,对春天的呼唤便益发迫切起来。一起寻春去?可是,风里带着的寒意、时好时坏的天气又让人们望而却步了。不知在哪一天,偶尔推开窗户,扑面而来的风儿亲热地绕着我的脖颈一转,我才突然发现,这风儿变得如此温暖而柔情。抬首一望,原来春天已经来了!

  今年的春天来得悄无声息,她没有用春雷鸣锣,也没有用春雨开道,只悄悄地从天际飞来,轻盈地落在田间地头。你捕捉不到她的身影,但她分明就在那草色遥看的地方向你微笑。有天不是空着手来的,她的裙袂里兜满了沉甸甸的礼物,这是她对天空、对大地、对人类的馈赠。得到了她的馈赠,天空便一碧如洗,大地便绿草如茵,人们便精神焕发。在这馈赠里,诗人获得了想象的灵感,音乐家感受到了节奏的律动,画家收藏了视觉的享受。

  几个小孩子挎着红柳编成的小篮子,在田野中蹦蹦跳跳地寻觅着什么,他们也在寻找春天的馈赠吗?在那嫩绿的地毯上,他们的行动悠闲而快乐,忽而又欢呼雀跃起来。我好奇极了,春天,给了他们什么赠予呢?身旁的同事说:“他们大概是在挖野菜吧?”野菜?时空飞速倒退,我的眼前,顿时出现了与好友一块儿挖野菜的场景……

  那是2004年的春天,我正在某地的私立学校工作。这是一所集幼教、小学、初中为一体的学校,在当地也算得上是小有名气,因此,生源广泛,光教职工就有六七十号人。当时,像我一样二十出头的小青年占了多数。礼拜天的时候,我们就穷极无聊,有人便提议说到山上去挖野菜。大家一听,纷纷赞同,便兴奋地换了运动装,准备了东西,就向山上进发了。

  说是去挖野菜,其实玩的成份更大。大家一路上兴致勃勃、谈笑风生,一会儿折几枝柳条编个帽子戴头上,一会儿采几朵野花饰在胸前,一会儿又为林间飞翔的小鸟而惊呼,真像是回到了童年,意气风发,神采飞扬。

  我们选定了一个地势缓和的小山头作为目的地,到了那儿,都蹲下身子,瞪大眼睛仔细寻找。我们要挖的是一种叫做“甜苣菜”的植物,正是这个时节最为新鲜肥嫩的野生菜蔬。大家一手捏着袋子,一手握着小铲子,在草间拨来拨去地找。不幸的是,这一群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年轻教师,个个都在餐桌上吃过野菜,却竟然没有一个有过亲自动手的经历的。我们皱起眉头,苦苦回想,印象中的甜苣菜应该是有白生生的根,叶片呈放射状摊开的。在草间寻了一会儿,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目标,就很努力地挖了起来。没多大功夫,大家的袋子就变得豉鼓囊囊起来。

  挖完了这块山坡,我们便转移目标,向下一座小山坡“杀”去。一位放羊的老汉看着我们的行为,好奇地问:“你们挖这个干啥呀?”一个同事抬起头来答:“甜苣菜你都不认识吗?凉调上可好吃啦!”老汉失笑地说:“孩子们,那你们可搞错啦!这可不是甜苣菜,这是野草呀!”什么?我们都目瞪口呆地看着手里的“菜”,吃惊得说不出话来。敢情忙了半天,是挖了一袋子草哇!我不相信地折断草根,轻轻地舔了舔,一股子腥涩的味道瞬间弥漫在我的口腔,好难受!我的眉毛打了个结,脸也皱了起来,唉,这还真不是记忆中的那个味道呀!

  真正的甜苣菜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呢?老汉笑着引我们到了地边上,亲手指给我们看。原来甜苣菜的叶脉是泛红的,叶背有淡淡的紫色,根也要更加白嫩一些,嚼起来甜中微微带着点儿苦味。这可不好找!我们在草丛中努力地寻觅着,小心翼翼地挖掘着,将自己的每一点收获都珍而重之地放进袋子里。

  一个小时过去了,野菜也不过刚刚盖住袋底。正在焦躁,忽然一个同事惊呼:“这里有好多甜苣菜!”我们循声望去,原来她跑到了一块玉米地的旁边。刚翻过的土地酥软极了,一踩就是一个大脚印,玉米苗刚刚长出一寸多高,在风中微微摇晃。在整整齐齐的玉米苗中间,那嫩绿的不正是许多甜苣菜吗?我们赶快争相上前去挖。这么疏松的土壤,这么嫩的野菜,根本不用小铲子,用手指都能挖出来,看着都喜人!不到一个小时,我们就装满了袋子。中午的太阳热热地照在头顶,我们的浑身都冒了汗,但还是恋恋不舍地挖了一棵又一棵。正挖得高兴,忽然远远地传来一声叫喊:“那是些谁们?在我的地里干什么?!”抬头一望,一个老农正气急败坏地向我们跑来。四处一看,啊呀!好好的玉米地被我们踩出了好多的脚印,着实不像话!不敢说话,吐吐舌头,拎起袋子,一群人赶快溜之大吉了。

  那天中午,我们亲手洗了自己挖回来的野菜,看着做饭的大娘把它们用滚水焯过,又晾冷,切成碎末,用油盐酱醋调出来。真没想到,那么多的甜苣菜,经过料理以后,就只剩下了这么一点儿!这非同一般的蔬菜,似乎带着别样的美味,大家自然倍加珍惜,吃得小心翼翼又心满意足。

  在那年,春天给大地馈赠了野菜,野菜给我们馈赠了欢乐。在流逝的岁月里,我曾一度忘记了这慷慨的赠予,然而,今天,看到孩子们在田野上寻觅着的小小身影,当年的快乐便又不由自主地涌上了心头。时光会消磨记忆中的场景,却消磨不掉心底的温馨和快乐。赠人玫瑰,手有余香,作为馈赠者的春天,想必一定是最快乐的吧!

相关热词搜索:王敏 河曲 散文

上一篇:河曲柳增义散文:三个女人一台戏
下一篇:最后一页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