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网事 | 教育
社会 | 民声 | 三农
供求 | 部门 | 聚焦

河曲王敏散文:养儿方知父母恩

2018-05-13 05:00:17 来源: 河曲视窗 作者:王敏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小时候,“妈妈”于我而言是一个非常刚性的词语。在我的记忆里,温柔地抚弄我头发的是我的奶奶,帮我穿衣做饭的也是我奶奶,甚至我在学校受了委屈,第一个想到的倾诉对象,还是我奶奶。印象中的妈妈总是一身泥一身水的,像一个男人一样地在地里忙活着。那山一样的庄稼捆子被她用一根扁担挑着,健步如飞地就走回家中来了。她干活利索,脾气急躁,打起我来手劲也很大。因此,小时候我非常畏惧她,不愿意偎到她的怀里去撒娇,就连称呼,也是一声硬梆梆的“妈”。

  河曲视窗网特稿( 王敏) 小时候,“妈妈”于我而言是一个非常刚性的词语。在我的记忆里,温柔地抚弄我头发的是我的奶奶,帮我穿衣做饭的也是我奶奶,甚至我在学校受了委屈,第一个想到的倾诉对象,还是我奶奶。印象中的妈妈总是一身泥一身水的,像一个男人一样地在地里忙活着。那山一样的庄稼捆子被她用一根扁担挑着,健步如飞地就走回家中来了。她干活利索,脾气急躁,打起我来手劲也很大。因此,小时候我非常畏惧她,不愿意偎到她的怀里去撒娇,就连称呼,也是一声硬梆梆的“妈”。

  我想:等我长大后,一定要做个好妈妈,要比她出色得多。

  很多年后,我结婚了,有了自己的女儿。我把这个小肉团团抱在怀里,视若珍宝地照看着。从月子里开始,我就开始记育儿日记。一天睡几次、每次睡几分钟,吃了多少奶、拉了几次、干的还是稀的……这些都是我的记载内容。或许每一个母亲都能说出孩子学会坐、爬、走、说话的大致时间,但我的日记更详细,甚至可以精确到哪一天哪一时。我每天给孩子做婴儿按摩操,为她放好听的音乐,讲故事给她听……我要尽全力在产假期间付出自己所有的爱。

  孩子三个月大的时候,我带着她回娘家小住。母亲甚是欢喜,一整天都把孩子抱在怀里,爱不释手。晚上,母亲把熟睡的孩子轻轻放在早已准备好的被窝里,让我挨着她睡。我躺下后,很快把自己跟孩子的位置调了个个儿。母亲问我为什么,我说:“不能让孩子睡靠墙的那一面,墙上冷呢。”母亲愣了愣,有些惭愧地感叹:“你比我会亲孩子,你小的时候,我哪里懂这些呢?”我笑了笑,没有说话,心里却得意洋洋地想:那是因为我更亲孩子的缘故吧!

  一家三代人睡在炕上,母亲开始回忆我小时候的故事:“你呀,小时候可胖了,又老粘着人,可难带了……”母亲从我出生办满月酒讲起,一直讲到我七岁以后的故事。有好多模糊了的记忆,在她的讲述中渐渐重现了。譬如母亲讲的我小时候体弱多病的事,确实让我印象深刻。记忆中我老是跟着母亲在各个医院中周旋,从村里到镇上,再到市里,母亲把我拖到穿着白大褂的医生面前,在我的哭嚎声中将我的食指交给对方。我一边死命地挣扎,一边看着殷红的鲜血渐渐注满那个玻璃管子。或许还做过许多别的检查吧,但这一幕由于太过恐怖,而且在各个医院被重复过许多次,所以就深深地刻在内心深处。

  生病的日子,似乎持续了好几年。那么,我到底得了什么病呢?成年后的我好奇地问母亲。她顿了顿,说:“根本不是病,是闯了泰山爷爷。”我听了,不禁笑出声来。母亲连忙申辩:“是真的!哪个医院也说没病,但你一直发烧,一直发烧,还上吐下泻的,差点儿连小命都没了呢!”她看了看我,脸上浮起了一股虔诚的神色:“我去问了老神仙,人家说,你是闯了泰山爷爷啦。只要去诚心祈祷,七岁以后就会没事。”“后来呢?”“后来,我背着你去庙里请愿,请神仙做了法,后来又还了愿,你也就好了。”我仔细回想了一下:我六岁上学,还真是从七岁开始起健康起来的。从那以后,我百病不生,甚至连感冒都很少得。我不愿把自己的病好归功于那个虚无缥缈的“泰山爷爷”身上,但我也解释不清个中的缘由,毕竟,连医生都没有给过一个明确的结论呢!

  我在心里默默想着自己小时候的情景,耳边是母亲絮絮叨叨的诉说:“小时候你真胖,可重了!我背着你呀,爬了两座山去找那个庙。山路那么陡,我累得衣服都湿透了,叫你下来走两步吧,你死活不肯。一摸额头,又开始烫了,我急得一路哭一路走……”母亲以前从未跟我讲过这些事情,我也从来不知道自己治病的过程中还有过这样的曲折。听了她的话,我的眼睛有点儿发酸,禁不住扭过头去。我不知道,当年她带着我满怀希望地走进一所所医院,又绝望地走出来后是什么心情;我不知道,她看着医生将尖锐的针头刺进我的手指时是什么心情;我也不知道,当她背着我艰难地跋涉在崎岖的山路上,汗水与泪水交织着流淌的时候又是什么心情!母亲太刚强了!在我的记忆中,她同男人一样劈柴、挑水、种地,从来没有叫过一声苦一声累。我印象里满是她在风雨交加的夏夜冲进雨幕抢盖粮食的情景,是她一身泥水脊背却挺得笔直的情景,还有她挑着山一样的麦个子衬衫上润出圆圆一块盐渍的背影……

  “哇——哇——”孩子突然醒了,在被窝里踢腾着小脚大哭。母亲连忙爬起来,低声说:“肯定是饿了,赶快喂奶吧!”她熟练地将婴儿抱起来,小心翼翼地递到我怀里。看着孩子止住哭声,她的脸上露出了慈祥的笑意。我看着母亲,情不自禁地问了一句蠢话:“妈,我小时候你也这样喂过我吗?”母亲瞟了我一眼,嗔怪地说:“看你说的!我不喂你你能长这么大呀?”她的眼光温柔地盯着孩子的小脸,轻轻地说:“你小时候也长得这样漂亮,白白胖胖的,跟个芭比娃娃似的。大家都喜欢逗你,捏你的小脸蛋。你也乖,不但不哭,一捏,反倒笑了……”我从来没有听母亲用这样温柔的语调说起过我,在她的讲述中,我好像又变回了那个白白胖胖的小小婴儿,在她的臂弯里“咯咯”地笑。我禁不住微笑了起来,在脑海里想象着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一幕幕……

  做母亲是幸福的,这幸福中却掺杂着不少烦恼和忧愁。产假期满的时候,单位通知我去上班,如果不去的话就要将工资全部扣掉。其实那阵子离放暑假也只有一个多月了,孩子才吃了六个月的奶水,我实在不忍心就这样中途给她断掉,于是,强忍着被扣工资的心伤又请了三个多月的假,直到九月开学才强行把母乳改成奶粉。断奶的时候,孩子哭得很厉害,不住地摇头躲避着塞进嘴里的奶瓶。炎炎夏日,天气那么热,我一次次地尝试给她喝奶粉,一边流着汗,流着泪,伤心得不能自已。母亲陪在我的身旁,比我还要难受。她一会儿帮我抱着孩子在屋子里来回踱步,一会儿给我倒一杯水递过来。或许是哭累了,也或许是饿极了,孩子终于肯喝一点奶了,由最初的15毫升渐渐到50毫升、100毫升。母亲如释重负地松一口气,高兴地说:“你看,她开始吃了!”她笑容满面的样子,竟然比我还要欢喜几百倍。

  孩子最后还是由婆婆和母亲两人轮流喂养,我一心扑在工作上,直到她上小学时才接到身边。孩子大了,我的烦恼却更多了,她的衣食住行,她的上学读书,她的喜怒哀乐,一件件琐事常常把我弄得焦头烂额。打电话向母亲倾诉的时候,她总是柔声安慰我:“谁家孩子不是这样呢?咱家娃娃已经乖得不像话啦!你小时候……”于是,更多我小时候的故事从电话的那端娓娓地传来,我小时候如野马般的顽劣情形渐渐浮现在眼前,对比一下女儿,我的心便渐渐宁静下来了。

  人们都说,孩子是隔代亲。这话确乎有理。母亲对我女儿的宠爱,超越了我的想象。她既教她好好读书和别人和睦相处,又教她勇敢反击别人的欺辱。她让她勤俭节约不要挑三拣四,又嫌我没有好好给孩子买几件像样的衣服。我常常为她前后矛盾的话感到哭笑不得,但我深深理解:她是发自内心地爱我,爱我的孩子。而我,当年竟然以为她没有好好爱我,这是多么可笑的想法!

相关热词搜索:王敏 养儿 河曲

上一篇:母亲节,想吃母亲做的炸油糕
下一篇:最后一页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