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网事 | 教育
社会 | 民声 | 三农
供求 | 部门 | 聚焦

河曲人走河路福地谋生之一

2018-05-14 15:48:02 来源:福在老包头 作者:佚名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河曲人一代一代走西口来到包头,并在包头组成河曲社。他们是西口外商业文明和农业文明的开拓者,没有河曲人便没有“水旱码头”的包头城,老包头的河曲人有说不完的故事。

  河曲人一代一代走西口来到包头,并在包头组成河曲社。他们是西口外商业文明和农业文明的开拓者,没有河曲人便没有“水旱码头”的包头城,老包头的河曲人有说不完的故事。

  西口外农业文明的开拓者

  河曲自古土地贫瘠,《河曲县志》称:“河邑人耕商塞外草地,春夏出口,岁暮而归。但能经营力作,皆足养家糊口。本境地瘠民贫,仰食于口外者无虑数千人。其食糜米、麦面、牛乳、牛肉,其衣皮革、毡褐,其村落曰‘营盘’,蒙古语曰‘达子语’,凡出口外耕商者,莫不通蒙古人语”。

  西口外到处可见河曲人。“黄龙弯弯的河曲县,三亲六眷漫绥远。二姑舅呵三老爷,八百里河套葬祖先。”包头的土默川、大青山南北和黄河两岸都有河曲人,主要从事农耕。在今东河区东30里有一东坝村,就是河曲人郭广明开发的,称“广明玉河头”。清道光四年(1824年),郭家建起东坝,从而将广明玉河头改为东坝村。还有包头的燕家梁,早在元代就是商贸古城,后因战乱成为废墟。清代,走西口的河曲人燕耳如的先辈在此落脚,从此便有了“燕家梁”这一地名。康煕年间,河曲人周、管两姓来到今萨拉齐公布村落户,原住民蒙古族石宝庆先祖出租土地给汉族农耕,后亦由牧民变为农民。乾隆十二年(1747年)蒙汉共同修建龙王庙,庙内大钟上还刻有石宝庆的名字。后来河曲人辛集、辛安、辛黄、辛森四兄弟也来到公布村,日积月累成了当地富户,还起了个堂名叫“兴发万”。光绪年间,辛家后代辛映有土地800亩,种大麦亩产达900斤。家里騾马成群,有轿车和九八幅的四套大马车。有一个长工给辛家放牛不识数,骑在牛身上数牛,结果老是少一头,但跳下来数又对了,骑上跳下,跳下骑上,老是数不清,成为当地一个流传颇广的笑话。

  公布村的河曲人不仅因地制宜耕作,不断改进农耕技术,还制作了测量气象的“九九图”:每年冬至日后,便在一画有宝葫芦的图上划一圆圈,不同天气用不同的符号,以预测来年的气候。如三个九都刮西北风,来年伏天必有雨。伏天有雨,则必定五谷丰登。

  为求得五谷丰登,包头的河曲人还“请”来了河曲的黑龙王神。乾隆五年(1740年),包头大董瓜村从河曲“请”来一尊黑脸龙王神塑像。从此,每年抬着黑脸龙王到后营子、前营子、井坪、西脑包、刘宝窑子等地演“求雨戏”。外村人来到大董瓜村请黑脸龙王,先由本村4个人光脚从庙里把塑像抬出来,前面有一同样光脚的乡老引路,后面跟着鼓匠鸣锣开道,走出百步以外才由外村人用同样方式将黑脸龙王抬走。如求到雨,要进行“谢恩”,把黑脸龙王再从庙中请出,鸣放鞭炮,游街庆贺,热闹一番。

  南海子码头的河曲人

  清末民初,包头的南海子成为黄河西北第一大码头。从河曲河路上行经包头到磴口826公里,下行经包头、河曲至碛口1120公里,河曲至碛口下行可通船,碛口至河曲上行则不能行船,但偶尔也有纤夫拉船载少量货物上行。

  包头号称“水旱码头”,上行运载日用百货,下行运载皮毛、药材、盐、粮食等,从包头至河曲、碛口主要运输粮油、盐等。南海子码头往返木筏约四百余艘,帆船约两千余只。每年下行至包头的皮毛达千万斤,粮食约百万石。每日由包头运粮油至河曲约五十余艘船,每艘船可载两万余斤。盐船约二百余艘,运输盐约两万石。黄河上的船工多来自中卫、宁夏,而包头的船工多来自河曲。

  “黄河流凌凌碰凌,冬至封河一阵阵。”每当冬至黄河结冰不能行船之后,船工们就把船拉上南海子的岸上,在船的的四周培上土,然后回河曲过冬,来年清明前开河时再回到南海子。北方清明时节仍旧天寒,船工们的脚常在水里泡着,只好用七寸宽的牛皮条,垫上蒲草用绳绑在脚上,河曲当地的船工亦如此。上行至包头约需一个月,在河畔上拉船的船工,里边的走河边栈道,外面的走河边浅水,两脚踏着冰渣,在冰冷的河水里浸泡,所受的罪可想而知。船工在船上每日喝的是黄河水,吃的是粗糙米。从河曲上河套,步步走的是“鬼门关”。最要命的“鬼门关”,是龙壕石峡一段,壕窄流急,水浪泛白,看一眼都让人胆颤心惊。船工们在峭壁上的石磴天梯上行走,行一回船抵如转生一回,顺河而下过险滩时,船又成了脱缰的野马,随时都有触礁的危险。“二不溜子东风扯起帆,戗风烈火刮在回水湾。水刮芦根河淘塄,牛腰粗的大浪吓死人。”黄河正流无定,驾驶极难,遇上犬牙交错的河底,常常船毁人亡。

  河曲人跑河路正是“船尾尾摆来棹杆杆响,哪一天不在风浪上?”“风大浪高底底漏,胆小鬼不敢跑河路。”“戗风拉的上水船,苦零丁的日子多会儿完?”但是,河曲人热爱船,“娘娘滩不如太子滩,太子滩不如大帆船。”他们虽然历尽艰险,却无所畏惧。“对住河神爷说绝话,船底迎天我不怕。”“对住河神爷磕三头,咱二人相好顺水水流。”这就是河河曲船夫的情怀。

  来源丨《福在老包头》

相关热词搜索:福地 河曲

上一篇:河曲刘凤珍散文:母亲的嘱咐 灵魂的香气
下一篇:最后一页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