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网事 | 教育
社会 | 民声 | 三农
供求 | 部门 | 聚焦

河曲刘建明散文:记忆中的河曲小城往事

2018-06-04 14:57:52 来源: 河曲视窗 作者:刘建明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盛夏来临,每当周未的傍晚河曲的城关人都有一个时髦的去处_那就是临隩公园。你看那年老的、年少的、推着育儿车的年轻爸爸妈妈们三五成群迈着悠闲的步伐从向阳街、黄河大街和长城大街的四面八方汇入了这个灯火辉煌的公园。

  河曲视窗网特稿(刘建明)盛夏来临,每当周未的傍晚河曲的城关人都有一个时髦的去处_那就是临隩公园。你看那年老的、年少的、推着育儿车的年轻爸爸妈妈们三五成群迈着悠闲的步伐从向阳街、黄河大街和长城大街的四面八方汇入了这个灯火辉煌的公园。

  我倚着沿河的不锈钢护栏举头仰望着公园标志性建筑隩曦楼,它虽说够不着有多雄伟壮观,但它高大典雅的造型总能给一点爱吹小牛的河曲人一个能说出口的面子。噢,我可不是恶意损毁河曲人的形象,我还是一个河曲地道的城关人呢。我只是看着这高大耸立的隩曦楼让我想起小时候爸爸给我讲起让我笑的直不起腰来的故事。故事讲的是河曲人、偏关人和保德人去内蒙做买卖住到了一个旅店,那时北方的冬天天气寒冷没有暧气,住店就要争着睡炕头,于是乎河曲人想到一个解决分争的主意,那就是比谁家地方标志性建筑最高谁就可以睡炕头。保德人最勇敢第一个站出来说:“保德有个塔离天只剩丈七八。”“啊,好高呀!”当时听了爸爸的话不不禁脱口说出了我的想法。偏关人不甘落后,马上讲道:“偏关有个寺把天磨得吱、吱、吱。”不用说偏关人赢定了一定睡炕头,偏关人当时很得意,心想你还能有高过磨天的建筑。可那个河曲人不紧不慢地说:“河曲有个魁星楼,半节伸进天里头。”听了爸爸讲的这话我最后断定这个河曲人稳赢,可我笑的流着眼泪问爸爸:“那个魁星楼还没护城楼高呢,他怎能说呢?”爸爸回我说:“现在看到的那只是一少部分,伸进天里的那部分听老人传说让雷劈了,还有一部分当年日本鬼子飞机来城关炸躲到那里的老百姓掷炸弹给炸了。”听了这一解释我几乎信了,雷劈神的力量,就在爸爸给我讲这故事的前一年夏天我亲眼所见黄河里一大股水被吸到天上持续了好长时间。至于日本鬼子飞机掷炸弹的事有民歌为证“船不死鬼日本鬼子的瞎眼飞机来到河曲,先炸营盘、后炸城关……”我当时知道的魁星楼就座落在黄河大街的街心公园那里,在修黄河大街时把剩下的那部分推平了。

  我正在想如果当时有隩曦楼的话那个河曲人说不准会提到它,这时从我身旁经过的人群中几句热烈的寒喧打断了我的暇想。

  “你婶子,你也窜来啦!”“哦噢,他姨姨哇,你看我只顾推着和这个船孙子说话还没看见,你那相跟的是谁兰?”“是女子和女婿,快叫婶子。”“婶子好!”“好、好,看长的水葱似得又找了这么好的女婿,你妈可称心了。”“噢是力哇,人家各找的。她婶子多时不见你在哪力?”“不说哇,在上海哄孙子哩哇,这不天热了就让我带回咱这哄。”“呀,多袭人,和他爷爷真像。她婶子你可是越活越年轻了。”“"哈哈……”

  越活越年轻这句河曲女人见面恭维对方的口头语用在我们生活的这块地方那是在恰当不过了,不是么?你看咱这河曲城关、且不说两条年轻的长城大街和黄河大街有多气派,多繁华,单讲城关最古老的向阳街也是旧貌换新颜几年一个样,管叫你出几年门回来认不得它。

  小时候我家住在上马茔围和西楼口相交之间,那是因为父亲在机械厂上班,住在那里对当时靠步行上班的人来讲是在方便不过的了。什么时候也爱逛街是女人们的天性,打我记事起妈妈为我已经辞去了和爸爸同样在机械厂上班的工作,隔三差五地带着我去上街,也就是当时城关唯一的繁华地段向阳街。记得那时妈妈留着两条大长辫,穿着花格布外套或抱或引着我上街。在隐隐约约的记忆中妈妈的迷人和美记得不太清楚,清楚地记得的是我怎样变着法儿整妈妈。每次上街开始从家里出发是妈妈牵着我的手走,可是到了南洞黑廊妈妈总是嫌路不平怕我拌倒或嫌我累着就抱着我走,当到了老爷庙的戏场口就把我放下来让我跟着她穿过排楼走向大街,有一次我走到乔儿街和向阳街的交叉口又让妈妈抱,妈妈说让我在走一会,可我不高兴地边走边跺脚,妈妈见状弯下腰来要抱我,而我转身往回跑,妈妈喊我去哪?我说要让妈妈到我刚才喊抱的那地方去抱我,说着我便跑到了刚才叫妈妈抱的地方站住。唉,现在让我来揭穿小时候那个顽劣的我还有点汗颜呢。妈妈拗不过我,为我的小聪明又好笑又好气地过去把我抱起。这件事只所以让我记得那么深刻是因为妈妈随后带我到进入街道不太远的果梅子照像馆照了一张像,我站在妈妈身旁噘着小嘴的照片至今还保存着呢。

  在儿时记忆中的向阳街是土路而且也不宽,两边商家店埔里的东西琳琅满目,卖的什么也记得不太清楚,只是记得大街上车水马龙,人群熙熙攘攘。只所以这样说并不是因为那时比现在人多繁华,而是因为当时河曲城关的商业、小贩、人流都集中于这条街。南来北往的都是邻省从黄河渡船过来卖点山货、水果、土特产的沿河农家,只有从东边顺着三道坡或一新楼出来顺着雁坡下来穿过沙梁城门进入向阳街的才或许是远路来城关办事的。有一次跟着妈妈逛街逛饿了,妈妈就带我顺着叫卖“焖肉吃来、吃来,一毛一碗。”声来到了北边小埔一个风箱炉前,一大锅香味扑鼻的焖肉在那个叫五毛眼卖焖肉老者手中的勺子搅动下而转动。我和妈妈挨着几个正在吃焖肉的人座下,当那一小碗连汤带水的焖肉端到凳前小桌上时,我早已看着别人吃的那么香而咽下了几口口水。在我吃的当儿妈妈已买好了中午吃的麻叶和麻花,妈妈说今天窜的迟了、在顺路回的街那边在买上两个碗托中午饭就省事了。当我吃了并把小碗里的汤喝的一点不剩后跟着妈妈离开走到银行对面的街上时,我们被围着的一群人挡住了去路。原来是有一个叫唐连红的自己闭着眼睛去偷人家卖桃子的一个桃子被逮住了,好事的人非叫那个唐连红画武孙打虎才放他,他就拿着别人给他的白泥在地上画了一幅我至今还认为非常好看的武孙打虎。唐连红画完就笑迷迷地央着卖桃子的人要一个桃子吃,围观的人就嚷道打一套拳就给你吃一个,那唐连红就左手拍右腿、右手拍左腿,然后回转一圈左手压腹右手举过头顶亮出一个相。惹的众人一阵哄笑,卖桃子的河那厢人随手就给了唐连红两个桃子把他打发走了。

  随着我的年龄渐渐长大向阳街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街面拓宽了,并且铺成了柏油马路,两边的土木结构商店门市逐一被水泥结构的商场门市所取代,当时向阳街最走红的当数河曲百货公司了。那里除了一应俱全的百货让爱逛街的河曲女人流连忘返外,男小伙子有空也老往那里钻。那时我还小,只是听说那里的售货员都是风华正茂的女孩子。其中有两个北京女知青长得更是漂亮迷人吸引小伙子,而且留下一则笑话就是一个男青年为睹人家芳容和人家啦一句话,不惜每天去一次花二分钱买一个暖水瓶塞,直到后来家里的瓶塞买的积下一麻包。

  时光在流逝,百货公司的门市已经翻新修建了几次,向阳街在不断焕发着新的生机,随着黄河大街、长城大街的诞生,河曲城关正在时时日日以新的姿态展现在人们眼前。我虽渐渐老去,但生我养我的这块地方且变的一天比一天年轻,一天比一天更加漂亮。

 

相关热词搜索:河曲 刘建明 小城

上一篇:河曲王文才散文:漫步源头湾
下一篇:最后一页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