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网事 | 教育
社会 | 民声 | 三农
供求 | 部门 | 聚焦

那年 那月 我的百宝箱

2018-06-24 14:16:11 来源: 河曲视窗 作者:特约撰稿人李军利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读小学二年级时,有一次在杂物堆里发现一只缺失推杆的风箱,风箱是一种用来加旺炉火的灶间工具,木质,呈长方体,体积不大,失去推杆,它成了一只名副其实的小木箱,前壁上还留着推杆穿过的两个小孔和一孔圆形小进风口。它的上盖并不牢固,用力一拉便与箱体分离。我看着这只小箱,心里立时就给它分派了角色——做我的“小书桌”兼“小书箱”!

  河曲视窗网特稿:(特约撰稿人李军利)读小学二年级时,有一次在杂物堆里发现一只缺失推杆的风箱,风箱是一种用来加旺炉火的灶间工具,木质,呈长方体,体积不大,失去推杆,它成了一只名副其实的小木箱,前壁上还留着推杆穿过的两个小孔和一孔圆形小进风口。它的上盖并不牢固,用力一拉便与箱体分离。我看着这只小箱,心里立时就给它分派了角色——做我的“小书桌”兼“小书箱”!

  我像捞宝贝似地把它从杂物堆里捞出,擦去厚厚的灰尘,连盖抱回屋里,它便属于我了。其时,每晚我在炕上以叠放的两只枕头为书桌学习,我多么渴望有一只小书桌呀!

  灰不溜秋的小木箱蹲在炕上,我情不自禁想到了自己积攒已久的宝贝——一沓花花绿绿的香烟包装盒纸!当时的香烟,包装盒由双层纸构成,纸质较普通纸稍厚一些,拆开来,呈长方形,外层带彩色插图,内层为清灰色。村里人抽烟以自种小兰花旱烟为主,香烟算是奢侈品,那时我总盼着父亲抽香烟,父亲每打开一包香烟我就眼巴巴地等着那个空烟盒,空盒到手,我赶紧拆开,将盒纸抚展压平,内外两层分类保存。外层带插图那一张,我是当图画收藏的。那时,香烟就那么有限的几个牌子,蝴蝶牌较常见,大红底上飞着两只漂亮的蝴蝶。其次,还有“吊金钟”和“黄金叶”牌也是同样的情形,大红底子衬一枚金色树叶或吊一朵金钟花。如今积攒多时的这些宝贝就要派上用场了,它们可以让灰不溜秋的小木箱变成我心目中美丽的“小书桌”!

  一小碗自制浆糊就将这一沓宝贝贴满了小箱内内外外以及它的上盖,飞舞着的“蝴蝶”和“黄金叶”以及“吊金钟”遍布小木箱,小木箱顿时漂亮极了。我特意将它置于当炕,向人们炫耀着它的光辉!

  我迫不及待地让自己的全部书本进了这只钟爱的小木箱,一个二年级小学生,所有书本集中也没超过十本。盛了书本的小箱还显得空荡荡,我又心生念想,何不让我那些玩具和零食也进到小箱?

  我找来硬纸板给小箱内里做了两个隔断,于是箱内空间一分为三,一方已放置书本;一方为玩具备用,我的玩具诸如羊拐、空火柴盒、糖块包装透明玻璃纸、“四角”等等,这下它们都有了归宿。剩下那三分之一方的小空间则成了我的零食领地。

  这只由坏损风箱改造而来的小木箱兼做了我的小书箱、小书桌、玩具盒、零食盒,它便成了名符其实的“百宝箱”!

  那时,村里尚未通电,靠小煤油灯照明,由小墨水瓶改装而来的小油灯举在木制灯座顶端。每到晚上,村里人家带座的小油灯就蹲在炕头,大人做针线活,孩子学习。每晚,我的“百宝箱”就被移到小油灯前充当“小书桌”,从而结束了我以两只叠放枕头为桌的历史。

  我的“百宝箱”零食那一方可以说常年飘香。若是寒食节过后,就有烤馍香飘出。寒食节,家家户户要拿出珍贵的白面蒸花馍,节日过后,我手里就会有几只烤得喷香的花馍,舍不得吃掉就存放在我的“百宝箱”里。春季山坡上的果树由花而实,眼瞅着果实慢慢长大,小伙伴们就冒着屁股上挨巴掌的危险偷袭那些没长成的青涩小果实,我们很有经验,存放一段时间,那些小小果实就由绿变成金黄而发出诱人的果香。自然,那一时段,我的“百宝箱”就会飘出诱人的果香味……

  我克勤克俭不知抵制了多少美食对胃口的召唤才使我的“百宝箱”存粮不断,在那个对吃充满渴望的年代,有小吃存放于自己的领地,那颗年幼的心总是美滋滋的,如同叫化子兜里揣了几张钞票的那种幸福感!

  “百宝箱”里玩具那一方也牵动着我的心。“四角”是小伙伴们结对玩的玩具,以输赢见高下,眼看着那些由普通纸片折叠而成的“四角”被人赢得少下去,心就揪起来,不免有些疼痛感,总之,一个十来岁孩子的心就随箱中这些“四角”的增增减减而快乐而烦恼着……

  “百宝箱”一直陪伴我走完了小学生涯,升入初中,我拥有了一张高脚书桌,我的“百宝箱”才退居二线。

  退居二线的“百宝箱”大红底色不再鲜亮且有些斑驳,但那些残缺或不残缺的“蝴蝶”和“黄金叶”、“吊金钟”依然美丽!

  那只“百宝箱”给我简朴的童年生活带来无限快乐……



作者李军利近照

相关热词搜索:百宝箱

上一篇:河曲王红梅散文:四季戏韵
下一篇:最后一页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