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网事 | 教育
社会 | 民声 | 三农
供求 | 部门 | 聚焦

【乡情.乡音】我的河曲情结

2018-07-18 08:29:41 来源: 作者: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我出生在内蒙古准格尔旗,人生的大部分时光是在那里度过的。山西省河曲县是父亲的出生地,古老的黄河环绕着城池,缓缓流向远方。小时候每年都会跟父亲到那里走亲戚,游览街景,观看“西口古渡”,因此对河曲有不解的情缘。父亲去世后,只要有机会我就会去那里走走看看,探望亲戚,思考儿时父亲口传的家族历史,对家族 “走西口”到内蒙古西部与河曲的关系有了深刻了解,对河曲的情结更加难以忘怀。

  河曲视窗网特稿:(段秉仁)我出生在内蒙古准格尔旗,人生的大部分时光是在那里度过的。山西省河曲县是父亲的出生地,古老的黄河环绕着城池,缓缓流向远方。小时候每年都会跟父亲到那里走亲戚,游览街景,观看“西口古渡”,因此对河曲有不解的情缘。父亲去世后,只要有机会我就会去那里走走看看,探望亲戚,思考儿时父亲口传的家族历史,对家族 “走西口”到内蒙古西部与河曲的关系有了深刻了解,对河曲的情结更加难以忘怀。

  我的祖籍在陕西府谷县段家寨。二百多年前,我的六世祖段腾杰(腾杰公)携妻小迁入黄河对岸的山西河曲县“崇宁都二甲”的地方居住。我的四代祖宗都葬在河曲县。

  1940年2月下旬,侵华日军占领河曲前夜,13岁的父亲(父母皆去世)和他的奶奶跟随他的叔伯二爹乘船渡过黄河逃离了祖宗居住了100多年的河曲县,踏上辗转“走西口”到内蒙古的路子。此后至今近80年我们家族再没有回那里定居。

  要说家族与河曲的情结,还得从清朝中后期说起。

  一、清朝平定“回乱”,我七世祖为国立功

  据史料记载,清同治二年由陕西关中地区引爆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回民暴乱,民间叫:“回乱”(官方称:回民起义)。由于清廷忙于镇压南方的“太平天国”运动,抽不出兵力处理西北“回乱”,以致回民起义运动迅速蔓延至陕、甘、宁、晋、蒙、青、疆各省,形成一定的声势。据《府谷县志》《河曲县志》记载,回民“义军”曾三次横扫陕西府谷县东北部和时属山西河曲县的马栅、长滩。

  同治七年(1867)夏四月,回乱首领马化龙进攻准格尔旗,随后攻陷哈拉寨、古城、马栅、十里长滩、沙梁、镇羌、麻地沟各堡镇,骑哨纵横七八十里。所到之处,烧杀抢掠、十室九空,民众避乱逃亡四十余日不举烟火。

  据山西《河曲县志》记载:

  “同治六年,陕甘回民义军逼近山西(河曲),大同镇总兵阎文忠统带清兵1500名赴河曲防堵。”

  “同治七年正月,占领神木县城,河曲告急。

  润四月初二,回军数十人拥树大旗,欲渡黄河,河曲知县金国增率团丁沿河固守,回军不得渡河。初五回军千余转战长滩(时属河曲县管辖),驻长滩120名团丁即溃逃。初六日,河曲县府派“练勇”三十人,募河西(今马栅)100多兵丁增援长滩途中与回军交手,被回军杀二十多人。”

  “十一月,回军复经神木府谷至河曲县城对岸,时黄河已封冻,金福增令凿冰断路,回军不得过。十一月十七,回军千余再占长滩。十二月初七,都提张曜统带河南嵩山武军数十营赴河曲,又招募兵丁160余人。总兵王连三乘夜履兵至陕西(府谷)“发梢胡湾”,抬着神功大炮四门,每门可装火药7斤,射程4-5里,袭击回军营寨,夺骡马二百余,回军败。由杀虎口副将风纪随带大同镇统兵千余莅河曲助阵。回军遂撤走西北。”

  据我家族代代祖传:七世祖鸣谦公(段鸣谦)自幼随父腾杰公学武,常年寒暑不避。练就“耍碌碡”、“滚石锁”、“三节棍”、“七节鞭”、“马步剑”、“一弓三剑”、“流星赶火珠”、“八卦梅花掌”、“阴阳十三枪”、“三十六路赶鞭拳”、“七十二宗擒拿术” 等武术拳路,武功功力达到“单掌劈石碑”水平。他特别擅长短兵刃,十步之内掷匕首百发百中,可匕首擒枪,以短胜长。曾参加清朝武进士考试,应考科目全部过关。 鸣谦公年轻气盛,喜好打抱不平,常招惹是非,给家里找来不少麻烦。

  清朝同治年间(1862---1873年),大清西部陕西、甘肃、宁夏一带回民发生暴乱,叛军在同治七年(1868年)入侵晋、陕两省的河曲、府谷、神木地区,所到之处“烧杀抢掠,十室九空,民众逃亡四十余日不举烟火”。朝廷急召兵丁平叛,七世祖因有武术功底被河曲县官府征召,与从河南嵩山调来的武军一起参与驱赶叛兵的战斗,并远赴西夏地区(今宁夏、甘肃一带)剿灭叛军有功,被晋升为“把总”官衔。(民间说的“把总”也称校尉,是清朝的正式武官级别,相当于现代军队中的连长级别)。

  平叛结束后,七世祖荣归故里。当时朝廷规定:满族八旗兵不上战场打仗,退伍后有官晌俸禄。汉族武官上战场打仗立了功,也不给官晌俸禄。仅有一项特殊待遇是:穿着“把总” 衣冠到县衙拜见县官可免叩头行礼。此后,我鸣谦公也接受朋友之邀,穿上“把总”衣冠到河曲县衙代别人打官司。

  二、爷爷辈刚正不阿,保烈士完尸,不帮日本人干事。

  我的祖宗们曾代代有武功,我的叔伯二爷爷段德胜(又名:段福才)从小继承了祖上传下的武功,年轻时为维持生计被招入民国政府河曲县警察局负责维护社会治安。

  民国26年(1937年)农历二月初七府谷县段家寨同宗族人共产党员、村农会主任、赤卫队长段万庆被国民党河曲县长朱五美押往刑场枪杀后,刽子手为杀一儆百还要挖他的心肝五脏炒菜吃。闻讯赶来的段德胜大声喝道:我们那个人活着是“犯法”了,由你们处置,死了还要挖心肝五脏,哪有这个道理!我看谁敢动手!段德胜的武功也在山西河曲县远近闻名,看着满脸怒气的段德胜,刽子手灰溜溜地走了。靠着一身胆略,我的二爷爷保住了革命英烈段万庆的遗体没被侮辱。

  1940年2月,听到日军要入侵河曲县,国民党河曲县长王庆轩率县府千余人逃往陕西榆林,河曲县警察局散伙。当地商界重量级人士出面天天扰着有警察身份和有武术功底的二爷爷段德胜,要推举他当“维持会长”应付日本人。我的二爷爷坚决不给日本人办事,连夜乘船渡过黄河逃到府谷县麻地沟避难。2月28日,驻三岔之日军竹内联队及伪军一千多人从偏关、保德、三岔三路进军河曲,驻河曲县城的国民党骑二军(何柱国部)弃城而逃。日军未放一枪占领了河曲县城。时当地商家又推出一个叫“张友余”的人作了“维持会长”。谁知,入侵河曲县城的日军未能达到从河曲渡黄河攻占陕北的计划,不利于日军防守的地理环境让占据河曲县仅仅21天的日军全部撤退到五寨县。还在国民党河曲县府官员闻讯从榆林返回河曲县途中,驻扎河曲东山开展抗战的共产党河曲县“牺盟会”“动委会”和抗日游击队500多人立马解放河曲,首先处决了“维持会长”汉奸张友余。二爷爷刚正不阿,不当汉奸,可以说捡了一条命。

  三、日军飞机多次轰炸河曲,爷爷命丧战乱

  我的太爷爷段秀章曾是山西河曲县民国初期有名的“段三银匠”,我的爷爷段生才继承父业当了银匠。据祖传,到上世纪三十年代,两代银匠含辛茹苦挣下三大瓮银元。奶奶因病在父亲九岁时去世。爷爷早年患吐血病,也舍不得花钱求医治病,是按民间说法喝了“乌鸡血”病情得到缓解。

  1938年2月19日,9月12日,12月3日,日本军机若干架三次轰炸了河曲县,那些留在家中的百姓累计死伤一百多人。爷爷和邻居都躲到大东梁避难数日。因他是银匠,宅院早已被人“惦记”,轰炸过后,他藏在屋里院内的三大瓮银元财宝早被人撬门打劫一空。轰炸过后,爷爷回家看到一片狼藉,因气引发旧病,再次喝了乌鸡血也未能见效,几经延误,错过了最佳用医治疗机会,于1938年去世才活了34岁。

  爷爷去世那年父亲年仅11岁,是众亲戚帮忙买了棺材,把爷爷安葬在河曲县大东梁。九岁丧母,11岁丧父,13岁离开河曲时年幼不记得祖坟,成年后父亲多次回去河曲未找到祖坟准确位置,只知道大概位置。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农业学大寨”中,那片疑似祖坟地也被修整为农田。现在只能说,我家的祖坟在河曲县,在大东梁。

  永远忘不了我的祖宗们在河曲留下的足迹,作出的贡献,我和河曲有难解的情缘。

相关热词搜索:河曲 情结

上一篇:河曲王晶影评:《我不是药神》之闲谈
下一篇:最后一页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