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网事 | 教育
社会 | 民声 | 三农
供求 | 部门 | 聚焦

河曲张松叶散文:十八年前的日记

2018-07-23 15:13:38 来源: 作者: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2000年真是一个特殊的年份,那年我已六十周岁了,丈夫比我大三岁。那时,我有病,他的身体也不太好,俩人常常絮絮叨叨,说一些闲话。如今,丈夫早已仙逝,独留我一人在这红尘中度过余生。现在读当时的日记,多么无聊却又多么有意思啊!

  河曲视窗网特稿:(张松叶)2000年真是一个特殊的年份,那年我已六十周岁了,丈夫比我大三岁。那时,我有病,他的身体也不太好,俩人常常絮絮叨叨,说一些闲话。如今,丈夫早已仙逝,独留我一人在这红尘中度过余生。现在读当时的日记,多么无聊却又多么有意思啊!

  2000年4月3日 阴天

  丈夫呀,你是咱家的天!在人们眼里,你温文尔雅,女人作派,他们哪里知道,你的骨头是钢,你的浑身没一块软骨和媚骨。你心地纯正,不卑不亢,你坚持正义,坚持原则,维护国家利益,你清正廉洁,不贪不占,办事公正。你经得起考验,受得起苦难。只因你太钢太直,领导不赏识你,甚至对你不满。但是老百姓爱你、夸你:办事公正,讲原则,认死理。同时我也认可你。只是在性格上,我不能接受你的孤傲与不懂人情事理。

  我虽是公认的女儿身,男儿的性格。但是我承认我做不了“大丈夫”。我外强内弱,承受不了太多的苦难,挑不起家庭这重担!我受不得委曲,听不惯闲言碎语,看不惯不平事。我家务活不上心……

  假如有一天你走了,丢下“假小子”怎么办?

  相聚的时候,碍了“妻不夸夫”的古训,我从没说过你半个“好”字,你也不敢在人前夸我对家庭的贡献!但是功过是非,心知肚明。盖棺定论时,我们都可以为对方正名。

  有道是:夫妻是冤家转世。我俩可以说是典型的冤家碰头。尽管几十年,我俩凭借自己的力量,营建了一个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窝。冤家归冤家,日子还得过。你的孤僻与怪脾气碰上我的乐观、积极向上的性格和乐善好施,你算得福了。但是,我们还是导演出数不清的悲喜滑稽的闹剧。尽管只在你我之间上演,没人评说。但是,我们也不放在心上,没把谁怎么样。我们都习已为常,以为所有家庭都应该是这个样子,吵吵闹闹,分分合合,才是真。

  假如,有一天一个冤家走了,留下一个长期受冤的人,孤孤单单,冷冷清清,只能演独角戏,又有谁能说三道四品评。我说我冤,肯定有人不信。

  可有谁知道,我责怪你,为难你,要求你甚至骂骂咧咧,我都是想改造你,改变你,决不是厌恶你,想离开你……

  走了的,就好了。谁留下,谁就受罪了。如果是这样,那一定是上帝不公平的惩罚。这决不是你和我的初衷。

  父母在时,娇惯我,宠着我,扶持我长大成熟。你又放纵了我的任性,惯坏了我的懒,且不说天天的擦擦洗洗,忙里忙外的话。单就一日三餐,一年1095餐,都得我一人承担,重大的事,也得我撑着,孩子们山高路远,远水不解近渴。天啊,“光棍忍饥,神鬼莫测”我怎么面对,怎么承担?

  人道是:我们的儿女都有出息,都孝顺、这也只能享受虚荣,抚慰受伤的心灵,至于我一个人的生活,我的痛,家里柴米油盐酱醋茶,自己的病痛......面对远隔千里之外的儿女还是望梅止渴。自力更生为妙!

  是你放纵了我的任性,惯坏了我的懒。有你在,我能自由自在享清闲潇潇洒洒度日月。没有外界干扰,不用儿女操心,安安静静,轻轻松松想干啥就干啥。家里家外的事,你大事办,小事管,不让你干,你才心烦。而如果上帝不让你陪我,不让你再帮助我,那就会打乱我的平静,粉碎我的梦。儿女要劝我跟他们过,我又苦于大小事情都得我动手,里里外外都得我打理,我怎么能享轻闲?人走了,屋空了,心碎了。月不能圆,吃蜜不甜,看不进书,写不成文章,教不成课外的学生。再没有安稳的觉,打游击的日子怎么熬?

  说真的,我记着你的好处,知道你的功劳。你曾经三十几年来,又当女婿,又顶“儿”,孝敬了我的父母,安葬了他们的灵魂,外人谁不夸你?你虽是严父,但是,你对我和孩子也都尽心尽力尽责了。我们含辛茹苦地培养了他们,现在他们都成家立业了。正因为我们没有娇宠他们,他们才一个比一个懂事,一个比一个孝顺我们。我们知足了,就是死,也能暝目了。因为,只要他们比我们过得好,我们就幸福了!

  忆当年,我俩活像两只好斗的鸡,斗过三十多年,我知道你未出口的话,你懂我想干的事。外人以为,我们分居不同心。其实,我们是在尝试科学的生活方式,也是城市人独特的生活方式。文明,卫生,互不影响睡眠质量。我们没有因为分居,影响了应有的夫妻生活。倒是因为疾病,让我们失去了许多美好的生活。可是我从未抱怨!理解万岁!你的内疚,让我心疼你的苦衷。

  其实,夫妻之间,谁走得早,谁好!只是天意难测,我才今天向你倾诉了这么多。我多希望:

  三十五年风和雨,

  春夏秋冬恩与情。

  嬉笑怒骂都是爱,

  相依相伴夕阳红。

  谁都怕:

  风吹雨打折栋梁,

  电击雷霹伴西归。

  呼天抢地唤不醒,

  孤苦零丁命难随。

  你曾说:“我如果先你走,你要多保重,健康地活。可以和孩子们过,必要时,可以找个伴!”我记着你的话,知道你的心思,更感谢你的这份深情。但是,我今天告诉你:“你走了,我一不会和子女过,二不会再找个伴!你知道我是个爱自作主张的人,我又是酷爱自由,乐观向上的人,我要活,就要坚强的活,活出自己的真性情,活出自己不一样的人生!”

  今天,我也要郑重地告诉你,假如,你先走了,我会照你的意愿,和孩子们一起,让你体面地走;假如,我先你走了,你就定要和过去一样,有尊严地活着,花大价钱,雇人侍候着你。有条件和机会时,住养老院!这是我对你的最后希望!

  张松叶

  写于2000年4月3日

相关热词搜索:松叶 散文 年前

上一篇:河曲赵来存散文:那年那月 子女转户记
下一篇:最后一页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