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网事 | 教育
社会 | 民声 | 三农
供求 | 部门 | 聚焦

河曲王红梅散文:那年那月 月饼飘香

2018-09-23 04:08:36 来源: 河曲视窗 作者:记者 王红梅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秋风起,饼香飘,岁月一路噙蜜吟歌,中秋鼎盛,神州如一帧喷薄欲染、活色生香的画卷,纵深展现它情到深秋惟有醉的风姿绰约。站在季节的繁华处深情回眸,朦胧中看到的依旧是那个小小的山村,突然竟有柔意疯长。

  河曲视窗网中秋特稿:(记者 王红梅)秋风起,饼香飘,岁月一路噙蜜吟歌,中秋鼎盛,神州如一帧喷薄欲染、活色生香的画卷,纵深展现它情到深秋惟有醉的风姿绰约。站在季节的繁华处深情回眸,朦胧中看到的依旧是那个小小的山村,突然竟有柔意疯长。

  那一年,我刚十岁,父母正风华,过八月十五村小学正好放假第一天,十五天的抢秋假拉开风风火火的序幕。着齐肩短发的母亲从低矮的柴房走出来时,午后的阳光正斜斜地照着她的周身,随她一起走出来的是一股混合的油炸香味,惹得我直吸鼻子,口水也要流出来了,看着睡眼惺松的我,母亲脸上有着浅浅却是克制不住的兴奋,“等着,娃”高大的母亲低了头又钻进柴房,也就两三秒的时间,她拿了一双筷子出来,还没等我看清是什么,直接送到我的嘴里,真香啊,我贪婪地咬下去、咀嚼着,完美地无可挑剔的香,顾不得问母亲这是什么,直到嘴里没有余香,母亲说道:“今天是中秋节,你爸上午在田里看到了一只肥兔子在奔跑,他追啊追,最后你爸赢了,兔子自己跑得累死了……”我想笑又想哭,可怜的兔子,“所以趁中午给你们煎了肉丸子吃,咱过个有肉的十五”,听母亲说完,我转念为喜了,是啊,是个有肉的节,好长时间没有吃到肉了,我把头探进挂有门帘的柴房去一看,满满的一铝盆,这一顿可吃不完,母亲得意地说,她用了很多的白面和粉面裹肉,这样显得多。

  父亲拉了一骡车深黄间绿的南瓜回来的时候,西边已是云霞黛天,我和弟弟已经吃得肚儿滚圆,似乎用两指弹上去就会发出铮铮的金属音,炉膛里的火苗明一下暗一下,越来越暗的窑洞像是打开了霓虹灯一样神秘美丽,我们一动都不想动,坐在热热的炕头眼巴巴地看母亲包月饼,记得那时没有饼模,也没有很多的油,不像现在的油面,黄灿灿的,母亲只是把一块倒了些许油、变得微黄的面记擀开,抓了一把黑黑的糖包起来,团成饼状,然后在灶台上那口黑黝黝的大锅里涮了一层黄油,把几个白饼放进去,盖上木头锅盖,很快锅里就滋滋作响,高温下的糖化作甜蜜的雾气从不严实的锅盖上窜了出来,窜到我们的衣服上,也窜到了房顶粗壮的横梁上,氤氲着整个屋子。等父亲把几个大的南瓜运到房顶上,站在檐上吹着明快的口哨的当儿,母亲的月饼出锅了,我听母亲的吩咐出去喊父亲,才发现夜黑下来了,村里很静,仰头间,一个硕大的月亮从山的那头蹦了出来,如一个温润的玉石盘,发出清澈的光芒,照亮了村里的每个角落。父亲扫了院子,因为过中秋,他特地给骡子多加了夜间草料,收拾完毕,进屋洗了手,往院中央放了一张方方正正的红桌子,然后把母亲烫好的月饼放在一个小瓷盘里,恭敬地端到院子里的桌上,又去厢房抱了一颗又大又黑的西瓜,小心切开,把一半谨慎地拿到桌上,点上了三柱香,喊我们去给月儿爷爷磕头,我们姐弟便顺从地跪下,看着烤得焦黄的月饼,实在有点心不在焉,毕竟一年才能吃一次啊,跪拜完毕,“还是要等,”父亲说,“先让月儿爷爷吃好了月饼,咱们才可以吃。”我们便虔诚地看月亮是怎么把月饼吃进嘴里的,山村的夜很单纯,月亮似乎是头顶唯一的风景,暇想中,院外的海红树忽然摇曳着,婆娑的影子在月光下分外脱俗,一定是嫦娥姐姐下凡了,站在树梢吃供饼呢!终于可以吃月饼了,母亲很“吝啬”地只拿出两个饼子让我们尝,尽管这样,我们已经很满足了,全家人乐融融地坐在炕头,享受那咬一口满嘴甜的激动和幸福……

  十五的夜真短,一晚上甜蜜包裹的味觉要等到明年此时才会有,睁眼的时候,父母亲已准备好了镰刀去割谷,让我俩跟着抱谷穗,我们很高兴地跟了去,一上午跑来跑去抱谷的疲惫很快把我们的兴致浇灭了,午后真是又饿又困,母亲从一个小黄布包里拿出两个月饼在我们眼前晃的时候,我们正躺在谷垛上眯着眼偷懒,“月饼”我们几乎同时惊呼道,抢过来就吃,旷远的田野里,偶尔一阵秋风刮过来,从我们大口咬饼的牙缝里掠去了它也想要的丝丝甜,也有蜜蜂闻到了甜蜜在我们上方一直盘旋,“十五的月饼十六才香”,饥肠辘辘的我们就这样就着呼呼的风声,就着各种昆虫的低鸣,就着秋阳下晒爆的豆角突然裂开的调皮声,就着庄禾老气横秋的陶醉声,狼吞虎咽地吃着无比珍贵的月饼,似乎此刻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所有的向日葵都把脸转过来在向我微笑,整个地里的谷穗都向我抛着饱满张扬的橄榄枝,我顿时精神抖擞,甚至有着奢望,在这十五天的抢秋假里只要天天能吃到一个黑糖馅儿的月饼,黄昏时分再回家我也愿意,但想想那是不可能的,母亲总共也就烫了二十来个,还准备去看外婆,去看奶奶……

  那是改革开放第十个年头的事,我还是记得那么清楚,因为那时中秋的月饼和肉对于农村的孩子来说真的是犹如昆山片玉般珍贵,是一次难有的盛宴。如今的百姓总是赶着过节,我想是因为日子好过了,钱宽裕了,人轻闲了,所以才有这样的心理:这个节刚过就时常盼想着下个节的到来。你看,城市的商场,农村的饼屋和超市在中秋的前一个月就已经弥漫着月饼的香气,各种味道各种包装天南地北的月饼要多少有多少。中秋节礼尚往来或是孝敬亲人送月饼的仪式,等八月一露头就开始了。尽管现今的月饼仅仅是传统节日的一个气氛煊染和象征,无论父母还是我们姐弟已经对吃月饼不再感兴趣,但我心里还是生出无限的感慨和浓浓的感恩!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愿祖国昌盛,人民幸福,中华百福齐臻!

相关热词搜索:河曲 红梅 月饼

上一篇:河曲王晶散文:恋上这平凡的小日子
下一篇:最后一页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