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网事 | 教育
社会 | 民声 | 三农
供求 | 部门 | 聚焦

河曲王敏散文:秋日娘娘滩

2018-10-06 04:11:01 来源: 河曲视窗 作者:记者 王敏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这是一个秋雨蒙蒙的上午,天空被阴云遮得严严实实,晦暗不明的空气里夹杂着丝丝凉意。我们打着雨伞,来到黄河岸边,准备到娘娘滩游玩。

  河曲视窗网特稿(记者 王敏)这是一个秋雨蒙蒙的上午,天空被阴云遮得严严实实,晦暗不明的空气里夹杂着丝丝凉意。我们打着雨伞,来到黄河岸边,准备到娘娘滩游玩。

  天气并没有影响到人们出游的兴趣,等我们到来的时候,河畔已经停有不少车辆了。一只只红色的小船载着吵吵嚷嚷的人们,慢悠悠地朝对岸飘去。大家赶紧拾级而下,沿着舰板鱼贯而入。撑船的汉子是本地的农民,晒得黝黑的脸上带着憨厚的笑容,他站在船尾,用手中的竹篙轻轻一点,船便滴溜溜地在水面画了个半圆,船头已经朝向对岸了。船头的老人发着了柴油机,船儿便慢慢地开始行进了。机器低微的声音让水面荡起了层层涟漪,微波荡漾着,轻轻地拍打着岸边的台阶,湿润的沙滩上留下了一圈又一圈湿湿的印迹。船不算大,人们只得立在船里,向四周东张西望着。

  天上看不到其它的颜色,只是一径儿的浅灰色,时不时地有雨丝从云层中漏下来,落在人们的脸上,凉凉的。娘娘滩离此并不遥远,但在茫茫的雨幕中,倒显得有些缥缈了。杨柳如烟雾般笼罩了小岛的边缘,朦胧得像是一个美丽的梦。几只小船紧挨着林边的沙滩搁浅着,就像是几个沉睡的精灵,显得那么安宁,那么恬静。船近岸了,我们踩着柔软的沙滩走向通往小村的道路。路是水泥路,或许是年道久了,中间裂开了一道细细的缝,许多绿草从缝隙中调皮地冒出脑袋来,在风中摇曳着,就像是给这路画了一条绿色的分界线。路的两边树影婆娑,湿迹宛然,不见鸟影,却有鸟鸣声此起彼伏地歌着,惹得人们不住地向林间张望。

  据说娘娘滩是黄河流域唯一有人居住的岛,再加上薄太后在此曾经避难的传说,自然让这小岛增添了许多神秘色彩。一路走来,熟知典故的本地人便为客人们一一讲解此中的故事,但在我看来,更吸引人的,莫过于这岛上的自然之趣。如果抛却娘娘滩独特的地理位置与人文历史,这里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村庄,是一个未经污染的,充满了河曲自然风情的小村子。村里到处可见大树林立,浓密的树叶遮天蔽日,在地上投下一片片阴影。长满野花的藤蔓胡乱地生长着,有时缠绕在粗大的树干上,有时又从谁家的墙头悄悄探出头来,显得野趣盎然。村民们居住的地方也无甚特殊,跟所有河曲农村的民居差不多,结构简单,却又从破败的门窗中依稀可见旧时做工精致的花纹。房子四周有一些果树,红彤彤的山楂果、金黄的酥梨、油亮亮的枣儿,看得让人眼馋。

  我们来到岛上的圣母殿,看了一旁的碑文,又观赏了建筑结构,有几个便跪在蒲团上,虔诚地磕了头,嘴里喃喃着,许下自己的愿。圣母殿过去又叫娘娘庙,据说有些年头了,这话我信。我看见那些黑色的瓦片上长满了岁月的颜色,屋檐下充满了饱经风霜的痕迹,就连院子一角的石磨中央,都有小草潜伏进去,在那里演绎着生命一年四季的兴衰更替。

  从庙里出来,我们随意拣了一个方向走了出去。这是一条宽不盈尺的小径,路的两旁长满了半人高的野草,人一走上去,草叶上的雨水便滚落下来,打湿了我们的衣服。然而,草丛里还是时有惊喜蹦出来,让大家不时地驻足欣赏。先是有一个巨大的石龟,背上平平的,好像应该驼着什么东西,却又光秃秃的。大家围着这东西评头论足,有人猜测,这龟应该是驼着一块碑的,但年长日久,它给弄丢了。这话是不是真的,我不清楚,不过,我知道这是龙的九个儿子之一,名叫赑屃,又名霸下,生平最爱负重,传说能够载着三山五岳行走。这条龙不知在这儿呆了多久了,面对着人们的议论,它也只是默默地蹲守在那里,不言不语。

  从杂草间穿过的时候,我们来到了几处民居的旁边,看到了大片大片的庄稼地,也看到了寂然无声的房子。在这房子旁边有一根长长的木头,一头坠着大石,一头带着钩子,有人告诉我们,这是过去人们用来打水的杠杆,现在吃水方便了,也就废置不用了。有好奇的朋友上前试了试,果然很好用。我们不禁感叹,古代人民的聪明与智慧较之今人真是更胜一筹啊。或许是人们都下地劳作去了,尽管我们一群人走得热热闹闹,但并没有看到半个人影。有几户人家的枣树从墙头探出来,将一颗颗红玛瑙似的枣儿沉甸甸地坠下来,碰得我们的额头“咚咚”作响。我们不禁停住脚步,伸手去摘红枣。那些长满了小刺的柔枝,叫我们用手一拉,便有满天的水珠劈头盖脸地落了下来,打了我们个措手不及。大家笑闹了一阵子,便捏着手中的枣儿,心满意足地离去了。

  临别的时候,我们特意跟着主人去看了看岛上的文物展览室。沿着狭窄的楼梯上到二楼,那些充满了历史沧桑感的东西便一一映入眼帘了。在这里,我看到了半块汉代瓦当,原来不是我想象中的一小块,而是一尺多长的大瓦,与之相配的,是两块反扣的圆柱状的瓦片。展览室里还有小石磨、酒壶、竹篓、梳妆匣、煤油灯等小家具,最吸引人的是一辆旧纺车,上面还绕着纺好的密密匝匝的细线。我试图将它摇动起来,但灰尘马上簌簌落了下来,让我打消了这个主意。墙角还有一只摇摇晃晃的大圈椅,与旁边的老式桌子相衬。我暗自心想,这大概就是当年薄太后落难时吃饭用的桌椅吧!除了这些东西,展览室里还有一些叫不上名号的东西,连碎瓷片也保存了不少。客人们围着这些东西看了一遍,一边感叹,一边在脑海里遥想薄太后当年在此生活的情景……

  我们离开的时候,天光开始明亮起来。太阳隐隐约约地在云层后露出了一点儿影子,就像是隔着毛玻璃的灯泡一般,散发出柔和的光芒。远处山头上的古长城沉默着,与娘娘滩遥遥相对,就像是一对守望了千年的恋人一般,谁也离不开谁。河水卷着暗黄的浪花,“哗哗”地奔流着,在下游方向,有一大片杨树。那些叶子有的还是绿色,有的却变成了金色,远远望去,就像是一副浓墨重彩的油画一般,将这黄河点缀得如此美丽。



河曲王敏散文:秋日娘娘滩


河曲王敏散文:秋日娘娘滩
 

相关热词搜索:王敏 河曲 娘娘

上一篇:河曲王美花散文:国庆真好,祖国真好!
下一篇:最后一页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