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网事 | 教育
社会 | 民声 | 三农
供求 | 部门 | 聚焦

河曲烂腌菜 令人难忘的美味

2018-10-24 03:41:07 来源: 河曲视窗 作者:记者 柳海树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早晨去菜市场走走,你就会看到各种各样新鲜的蔬菜:胡萝卜、蔓菁、芥菜、白萝卜、苤蓝、洋蔓菁、地溜溜、芹菜、茴子白、尖辣椒……红黄白青绿紫橙,鲜嫩悦目、令人垂涎,这些都是腌菜的上好食材。买菜的人也来来往往、络绎不绝,大袋小包地装满了鲜嫩和喜气。

  河曲视窗网特稿(记者 柳海树)随着秋雨淅淅沥沥的脚步声,天气逐渐寒凉,霜降节气也不知不觉来到我们身边。霜降含有天气渐冷、初霜出现的意思,是秋季的最后一个节气,也意味着冬天即将开始。

  “霜降杀百草”是我国北方的民谚,意在告诉人们霜降节气到来以后,就可抢收地里的蔬菜了。因此一到霜降人们就赶紧忙碌起来。而在我们这里,从霜降开始还要腌咸菜,这也是河曲的一个传统习俗,至今仍有不少人还乐此不疲。

  早晨去菜市场走走,你就会看到各种各样新鲜的蔬菜:胡萝卜、蔓菁、芥菜、白萝卜、苤蓝、洋蔓菁、地溜溜、芹菜、茴子白、尖辣椒……红黄白青绿紫橙,鲜嫩悦目、令人垂涎,这些都是腌菜的上好食材。买菜的人也来来往往、络绎不绝,大袋小包地装满了鲜嫩和喜气。

  把精心采买回来的蔬菜一一削切拣择洗净控水,然后就可以根据家人的喜好,或整体整块腌制,或镲成丝状、或切为花样,仔细地分解处理,再混合在一起腌制。腌制时只能用专用的颗粒腌菜盐(过去用的是红盐),不能用日常食用的细盐,因为后者易使菜腐烂,且没有大粒盐独特的淡苦味,这种苦味与菜的味道融为一体回味悠长,而且还有保健作用。将蔓菁、芥菜、红黄萝卜镲成的丝丝菜,配上点儿切成小细段儿的芹菜,放点儿辣椒丝,再用适量的盐搅和均匀(如果喜欢吃酸,盐就搁少点儿;喜欢吃咸,盐就稍多点儿),然后一层层盛入瓷坛子或小瓮中压实,上面再压上一块压菜石;过上半个月,一坛可口美味的烂腌菜就做好了。

  烂腌菜是我从小就喜欢吃的菜,小时候母亲腌制的烂腌菜至今都使我难以忘怀。那时生活条件差,“瓜菜半年粮”是真实的生活写照。每到秋后,母亲都要腌制一大坛烂腌菜,所用的原材料大都是自家地里种出来的蔓菁和萝卜等,坛子底部往往要腌一些洋蔓菁及疙瘩菜。每年秋天,当新山药刨回来的时候,早上最常吃的饭就是大后锅里蒸的山药、葫芦,有时也会有糜子窝窝或饽饽,以及前锅子里熬的小米稀粥。把蒸好的山药在碗里用筷子扎碎,然后夹一筷子烂腌菜,搅拌在一起,就上窝窝吃,那种山药的沙甜绵、烂腌菜的酸咸脆、窝窝的劲道香,形成了独特的风味,吃得人一不留神就噎住了。这时喝一口稀饭或吃一口水甜的葫芦,感觉一下子顺畅多了,也舒服极了。饭后,打几个饱嗝,再蹦蹦跳跳地去上学或劳动,是极其惬意的。再后来,生活好起来了,早上就能吃得上糜米酸粥了,这是河曲人舌尖上的美味,是流传几百年而难以割舍的地方美食。这时的烂腌菜就成了酸粥的绝配,二者结合在一起吃得人津津有味、赞不绝口。现在,仍然记得上初中的时候,母亲几乎每天早上要给我带多半饭盒糜米酸粥,边上空出的地方就放两筷子烂腌菜。到了学校把饭盒放到伙房,等中午下课后,大师傅就把热过的饭盒整齐地摆放在了灶台上,等我们一起热热闹闹地把饭下肚。

  如果要吃凉调山药傀儡和蒸莜面,烂腌菜和酸腌汤是再好不过的调味品蘸汤了,里面炝点儿黄油葱花和调料,吃起来香气扑鼻,令人回味、难以忘记。

  每当腌菜时节,我总会想起已经仙逝的老母亲,想起她老人家亲手为我们腌制的各种酸菜。母亲做的烂腌菜从小到大,我总是感觉吃不够,要是有几天见不到它,就非常想念,好像觉得饭菜也失去了香味。

  冬去春来,天气渐渐热起来,剩下的烂腌菜会起白粕,等实在放不住的时候,母亲就把它捞出来,经过太阳底下晾晒,再上锅蒸,烂腌菜就变成了神奇的红腌菜。春夏青黄不接之时,泡红腌菜又成了一道新的美味,伴随着我们生活好长时间,一直能接到新一年的烂腌菜。烂腌菜和红腌菜,再加上腌酸白菜,早已成为我生活的美好回忆,使我念念不忘、津津乐道。

  现在,生活条件越来越优裕,孩子们对烂腌菜似乎不屑一顾,而从艰难困苦中过来的人无不怀念烂腌菜,他们依然每年会应时腌制烂腌菜、享受烂腌菜带来的美好生活和感受。烂腌菜和红腌菜、酸白菜、泡菜、苦菜等,已经像河曲民歌和二人台一样步入大雅之堂,成为一些饭店和怀旧者的口中美味,跻身于健康养生食品行列,不可小觑。

  烂腌菜,我令人难忘的美味!



河曲烂腌菜 令人难忘的美味

相关热词搜索:河曲 美味

上一篇:河曲王晶散文:与文字倾心相许,共度美好时光
下一篇:最后一页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