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 网事 | 教育
社会 | 民声 | 三农
供求 | 部门 | 聚焦

那年那月 饺子里的母爱

2018-10-31 04:02:34 来源: 河曲视窗 作者:窦占伟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小时候,我最喜欢吃的就是妈妈包的饺子,慢慢长大了,对饺子这种美食更是越来越热爱。只是热腾腾的饺子对我而言早已不再单纯的是一种食物,更是团圆的渴望,是家的情怀和思念,还有浓浓的亲情在里面。

  河曲视窗网特稿(窦占伟)小时候,我最喜欢吃的就是妈妈包的饺子,慢慢长大了,对饺子这种美食更是越来越热爱。只是热腾腾的饺子对我而言早已不再单纯的是一种食物,更是团圆的渴望,是家的情怀和思念,还有浓浓的亲情在里面。

  1985年我参加工作后,每次回家看望父母,母亲总要给我包饺子。在母亲的心里,给孩子吃上她亲手包的饺子似乎就是她最幸福的事儿了。吃完饺子,母亲总要给我打包,让我临走时带上剩下的饺子和一小瓶蒜泥。母亲细细地嘱咐我:“回去一定蒸热吃,不要冷吃。”如今想起她临别时不厌其烦笑语叮咛的温柔面孔,回忆像泉水涌上了心头。

  小时候,吃饺子的奢望只有过年才能实现。当天色渐渐暗下来,爆竹响起,妈妈就开始包饺子了。我就伏在枕头上,两只手支着小脸蛋,看妈妈和面、剁馅、配菜、调馅、擀皮儿,就连包完的饺子要怎么摆放也要讲究自己的一套方法。那一道道近乎于繁琐的工序,对母亲来说却早已是轻车熟路。那时候,年幼的我觉得饺子和母亲都是带着光芒的。刚出锅的饺子母亲总是舍不得吃的。首先让我们弟兄三个吃,不到二十分钟,一盆饺子就让我们吃光了。没有动筷子的父母看着我们狼吞虎咽的样子,宠溺地笑了,孩子们的开心快乐就是他们的全部。

  最难忘的是1988年腊月二十六,我回家乡瓦尧坡看望父母,临近中午,父母为我包饺子,记得馅子主要是黄萝卜和葱,那年头农村人一年到头只能吃上一顿肉,用以改善生活。只见母亲把切好的萝卜、葱段和半斤猪肉搅在一起,洒上调料用刀剁了起来。那刀上上下下地飞舞着,咚咚咚地剁馅声像动听的乐声,给清贫的家庭带来了些许欢乐。馅子调制好后,母亲就擀皮儿,包饺子。她一手握着擀杖前滚后动,一手不停地转动着饺子皮,就像在表演一种手艺。刹那间,一张张又薄又圆的饺子皮便从母亲手下飞在了案板上。母亲包饺子非常认真,装馅、扶皮、捏缝,都是一丝不苟地干。包好的饺子有棱有角,被整齐地排列在案板上,形成了一队饺子方阵,使人有一种美的感受。母亲包得饺子皮薄馅饱,所以整个饺子的味道是咸味中带着一丝甜,再加上油渣的香味,吃起来觉的又香又鲜。在当时,这算是一顿美味了。我的弟弟高兴地说,他们跟我沾了光,要不是我回来,母亲还舍不得那藏了一个多月的半斤猪肉呢。

  我总想,或许每个父母亲都有自己的一种特殊方式,像仪式一样存在于生活中,默默守护着对孩子的那份爱吧。三十多年过去了,我总觉得无论吃过多少美食,尝过多少味道,母亲包的饺子却是无与伦比的。在我的记忆里,母亲亲手包的饺子永远无法替代。

  其实一大家人围在一起包饺子、唠家常,是一家人最幸福的享受。无论时光怎样流转,我想,那一张张薄薄的面皮其实也包起了无数生活中的琐碎艰辛和酸甜苦辣,包起了父母养育了三个孩子的伟大。人生有了春也有了夏,更有秋和冬,母亲包的饺子那馨香的味道在漫长的时光里,定会成为我这辈子最恒久的记忆。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河曲尹海清散文:慈母的童年
下一篇:最后一页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
---